娛樂
2024-07-11 20:00:00

島嶼協奏曲專訪|Stanley邱士縉與Stephy鄧麗欣陰影有共鳴 Sica何洛瑤不抗拒徵婚 毛曄穎裸辭讀演藝(有片)

分享:
MIRROR成員邱士縉(Stanley)、鄧麗欣(Stephy)、何洛瑤(Sica)和毛曄穎(Wing)合演港劇《島嶼協奏曲》。

MIRROR成員邱士縉(Stanley)、鄧麗欣(Stephy)、何洛瑤(Sica)和毛曄穎(Wing)合演港劇《島嶼協奏曲》。(蘇文傑攝)

為了追求理想的生活,可以去到幾遠幾盡?由MIRROR成員邱士縉(Stanley)、鄧麗欣(Stephy)、何洛瑤(Sica)和毛曄穎(Wing)合演的港劇《島嶼協奏曲》,講述3個處於人生不同階段的香港女生,嘗試札根於台灣這島嶼的故事。StanleyWing演的夫妻投資移居綠島開潛水店,StephySica演隻身赴台的單身女生,欲透過假結婚和徵婚在當地定居。現實中4人也曾為演藝夢豁出去,曾是怕醜女的Stephy參加校花選舉,StanleySica則先後參加《全民造星》,Wing則裸辭入讀演藝學院。4人受訪分享台灣拍劇趣事和從中的啟發。

Sica、Stephy、Stanley和Wing(右至左)為港劇《島嶼協奏曲》往台灣逗留約一個月。(蘇文傑攝) Stanley自言在《島嶼協奏曲》角色是小男人。(蘇文傑攝) Stanley在綠島拍《島嶼協奏曲》期間,不時潛水和看流星。(蘇文傑攝) Wing在綠島拍《島嶼協奏曲》與Stanley合演夫妻。(蘇文傑攝) Stanley和Wing在《島嶼協奏曲》與合演夫妻。 Stanley在《島嶼協奏曲》是好好先生,擔當調停者角色。 毛曄穎在《島嶼協奏曲》演潛水教練。

自爆閒時唱《流星花園》主題曲

《島嶼協奏曲》以女性角色為主軸,Stanley自言演無所事事的丈夫,負責享受綠島生活,他更自爆不時偷閒潛水,更邊看流星邊唱台劇《流星花園》主題曲。Wing演的太太Lydia則是完美主義者,要剷除所有阻礙工作的人事,當太太為疫情影響生意而憂心時,老公就調停太太與員工和居民的矛盾,名副其實的小男人問到他本身可算是小男人嗎?他笑言自己多元化,「當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會做小男人,但有時覺得要堅持原則,就會據理力爭。」

 

Stanley爆毛曄穎嘔到似軀魔人

Stanley演的Leo是情緒智商高調停者,很多感受都寧願埋於心底,情感表達的篇幅不多,他嘗試寫信給太太梳理角色情緒,「我覺得他一定有很多話想跟老婆講,不過往往有口難言,可能有些話說了出來,會導致不良結果,但我要把這些情感表達,有時寫信很有幫助,可令角色立體一點。」不過只是自用,沒交到太太手上,Wing大感失望之餘,並投訴出海拍潛水戲時,暈船浪卻不獲安慰,「我嘔吐以為有人安慰,結果他用手機拍片!」Stanley辯解說:「她嘔到似軀魔人,我安慰都冇幫助,(拍片有幫助?)可給她重看。」

adblk5
Sica、Stephy、Stanley和Wing(右至左)分享在台灣拍《島嶼協奏曲》的趣事。(蘇文傑攝) Stephy繼《男排女將》後,再次主演ViuTV劇集。(蘇文傑攝) Stephy逗留台北拍《島嶼協奏曲》期間,最欣賞當地劇組預備的飯餐。(蘇文傑攝) Sica在《島嶼協奏曲》挑戰演單親媽媽角色。(蘇文傑攝) Sica為《島嶼協奏曲》剪短頭髮。(蘇文傑攝) Stephy在《島嶼協奏曲》演美術老師。 Sica在《島嶼協奏曲》徵婚。 Stephy在《島嶼協奏曲》演美術老師,突然不獲續約。 Sica和樊沛珈在台北逗留一個月拍《島嶼協奏曲》。

Stephy出歌有新啟發

Stephy演的Yvonne帶著不被母親和前男友認同的陰影,獨留台北擔任美術老師,原本生活寫意卻突然不獲續約,用盡千方百計要留在台灣,甚至考慮假結婚,而最弔詭是其母親本就是台灣人,「她可以簡單方法留台,但因自己的執著或跟家人的關係唔好,繞了個大圈。」她指角色的畫作屬寫實派,因而被指缺乏原創性,有很多掙扎和心結,演繹過程令她有所啟發,「例如我應該會出新歌,但會思考麼類型或內容,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粉絲一定會想聽情歌,或聽某類型勾起回憶的歌,但自己經歷咁多,已有一段長時間冇出歌,可能有些訊息所講,或試沒做過的類型。」

被拒絕 迴避眼神

談起陰影與心結,Stanley演的Leo因某些陰影而不再潛水,他剖白出道逾5年的陰影,由於曾被質疑沒資格加入MIRROR,團隊派卡片又被拒絕,「他們會避開你眼神或者索性望你後面的人,會好受傷害。其實早前的粉絲聚會,上台握手都會跳過你,我已好努力去消化這事,現已大有改善,粉絲給我力量,拉我出陰影。」女團Cookies出身的Stephy有表認同,「好明白,尤其粉絲之間,很難控制支持這個或那個,我都試過只敢跟舉自己牌的粉絲打招呼,其他就避開不望。」

Sica自爆在台北拍《島嶼協奏曲》期間遇靈異事件。(蘇文傑攝) Sica分享在台北拍《島嶼協奏曲》的驚險遭遇,原來是虛驚一場。(蘇文傑攝) Stephy自言參加校花選舉是人生一項極端決定。(蘇文傑攝) Stephy自爆在女團的日子,也擔心被隊友的fans拒絕。(蘇文傑攝) Stanley坦言,初加入MIRROR出道時被fans拒絕,受很大傷害,仍未完全擺脫陰影。(蘇文傑攝) 毛曄穎為做演員毅然裸辭報讀演藝學院。(蘇文傑攝) Stanley為做演員參加《全民造星》。 曾是女團Cookies成員的Stephy很明白Stanley的感受。 Stanley特續進條演技課程,早前剛完成由張錦程教授的半年課程。 Stephy自言參加校花選舉前,連站台說話都不敢。

Sica遇靈異事件 立遺願

年僅24歲的Sica則挑戰演育有3年級兒子的單親媽媽,為開展新生活遠赴台灣徵婚,被問到可想過徵婚時,她爽快答道,「現實不抗拒,純粹想體驗那過程。」坐在旁邊的Stephy聞言大感驚訝,笑言應趁年輕時徵婚。Sica大談在台北拍劇一個月的靈異驚險事,「基本上都是獨自住一間房,晚上電視會突然開,或者整張床褥會自己跳。某晚我聽到電鋸鑽門聲,喊住同隔房的阿Gi(樊沛珈)講,有人要殺我!」適逢她在出發前剛錄完首支單曲《天氣之女》,她更錄訊向經理人留下「遺願」,「我話如新歌推出時,我不幸死了,記得將MV變黑白。」事後才知旅店員工在鄰房拆門,虛驚一場,Stephy聽到O嘴,忍不住冷笑,「我真係要追回(年輕人)進度!」

曾是《正義迴廊》「演出指導

現實中4人雖不像劇中角色為理想生活,移民、徵婚甚至假結婚,但也試過不顧一切豁出去自問理智的Stephy笑言,「最極端是選校花,小時候我一定拒絕上台說話,直至參加校花選舉。」Stanley和Sica則憑《造星》出道,Stanley自言執著倔強,為了練成「大表波」不惜增肥、操肌再減磅,為演員夢持續進修演技課程。曾擔任《正義迴廊》「演出指導」的自由身演員阿Wing,其實做過1年電視台娛記,「我為了做演員辭職,全職演藝學院,都好極端,4年要交學費又冇收入,那時已不算年輕。

 

邱士縉、鄧麗欣、何洛瑤和毛曄穎接受am730訪問。

邱士縉、鄧麗欣、何洛瑤和毛曄穎接受am730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