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2-04-30 21:00:00

把悲傷留給電影|拍《衛斯理傳奇》遇急流+空中意外 兩次與死亡擦身而過

分享:
把悲傷留給電影|拍《衛斯理傳奇》遇急流+空中意外 兩次與死亡擦身而過

把悲傷留給電影|拍《衛斯理傳奇》遇急流+空中意外 兩次與死亡擦身而過

因為簽證問題,我必須回來。

在等候續證期間,曾在電影《邊緣人》工作時認識的泰廸羅賓導演〔注1〕主動找上了我,請我當他新片的副導演,原來他正準備開拍由倪匡先生〔注2〕的小說改編成電影的《衛斯理傳奇》〔注3〕。電影由許冠傑、王祖賢和狄龍擔演;在當年而言,《衛斯理傳奇》的製作費是非常的高昂,而且也算是本土首部充滿高科技的電影。

這讓本來打算回台北當故事人的我改變初衷,雖然我很享受在台北被認可的感覺,但《衛斯理傳奇》的拍攝將會去台北、尼泊爾和埃及等國家實地取景,這對於20多歲的我來說,實在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因為如非拍電影的話,我怎會有可能踏足尼泊爾和埃及這兩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國家?

花蓮拍攝遇上急流

我沒花上幾天的時間便接了這份工作,加入拍攝團隊。

沒想到,《衛斯理傳奇》會為我的副導演生涯,添上一個永不忘記的冒險經歷,因為在拍攝的過程中,我兩次跟死亡擦身而過……

第一次跟死亡有近距離接觸的地方是在花蓮〔注4〕勘景。

當時導演泰廸羅賓、攝影師鮑德熹〔注5〕,武術指導柯受良〔注6〕及一些重要工作人員,連我在內大概七八人,在花蓮的秀姑巒溪〔注7〕的急流看景。公司本來特別聘請了導遊來協助我們,但當地的導遊公司為了隆重其事,竟然另外派了公司經理來全權負責這件事情,反而沒有讓真正的導遊來協助我們。

秀姑巒溪總共有24處急流,我們坐船出發,沿途已經經歷了六個急流處,但一切都相安無事,水流一點都並不洶湧,感覺上,秀姑巒溪的急流也不外如是,就連經理也因為沒法讓我們見識到急流的磅礡及危險度而感到頗為失落。

其實也難怪他,這位經理平日都是在辦公室上班,所以根本沒有實地經驗。當船駛到第七處急流時,水流一下子很急,浪也變大,經理一直坐在船頭面向著我們、背對著溪流,突然一聲巨響,原來船撞到了大石,經理瞬間即被拋出船外,然後跌入急流裡,而我就坐在最接近他的位置……

   那一剎那,我看到他那一張驚惶失措的臉拼命在水中掙扎大叫,就在千鈞一髮間,情急的我撲向前,一手緊握著船邊,另一隻手伸入溪流裡抓著經理的西裝領子,也不知道哪來的神力,我竟然一手把經理從水中拉回船上!

船終於回到岸上,但我的手足足有六小時不能動彈,之後還紅腫得像元蹄一樣,這可能就是人們稱之為突如其來的無情力。

花蓮「秀姑巒溪」勘景現場

花蓮「秀姑巒溪」勘景現場

第二次的生死關頭的拍攝地點是在一萬呎高的尼泊爾山上,山上的空氣本來就很稀薄,我們要在呼吸困難的情況下工作,還要抵抗零下20多度的氣溫。晚上禦寒被子根本就不足夠,我又習慣晚睡,就索性在民宿的飯堂坐在壁爐旁喝茶取暖,因而認識了在電影裡負責駕駛小型飛機拍攝的印巴籍機師,他還請我喝接近50度酒精的伏特加酒,說喝了特別暖和,這酒濃度之高倒在桌上點上火是可焚燒良久,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自然地成了好友。

來到最後的一個拍攝天,也是許冠傑得到高山症〔注8的同一天,由於天氣非常惡劣,拍攝進度變得很緩慢,但我們必須要在這一天完成反派騎著駱駝追著主角許冠傑駕小型飛機的一場大型動作戲。

正當駱駝和小型飛機都準備就緒之際,飛機師卻不願起飛,製片組跟機師和控制塔瞭解後,知道當時的風速甚高,而且風向是迎面吹向飛機起飛的方向。我們沒有任何的航空知識,當然不曉得情況是有多麼的危險,但導演堅持要在這一天內完成該場重頭戲,製片與導演開始爭論,機師又不明白我們用中文在爭論什麼,最後機師願意妥協幫我們完成這個鏡頭,並用英語和製片組同事說:

   「我願意冒一次險,但你們要派一個人來陪我!」

機師才剛把話說完,全部同事包括導演都同時看著我,原因是我和機師每晚喝酒聊天份屬老友,這個任務自然非我莫屬!

年輕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為了完成這場戲,我竟欣然答應坐進飛機裡。在飛機關上門發動引擎高速向前滑行之際,機師跟我說了一句:

“Good Luck

飛機頑強地迎向巨風驟然起飛,在半空中的飛機不住抖動,那一刻的我才知道自己是名副其實的身陷險境,機師卻只繃緊著臉握著對講機向著控制塔緊張的對話,而三魂不見了七魄的我,感覺到飛機不是在飛行而是和巨風在角力,感覺我的靈魂已經出了竅⋯⋯

與此同時我的對講機傳來地面工作人員的歡呼聲,把我的神智一瞬間喚回人間,我隱約聽到導演說鏡頭拍得非常成功,但空中的我感到飛機外的風速彷佛要把飛機撕裂,突然我整個人向下滑,我看到飛機正迎向著一座高山,機師不斷用力拉起飛機軚盤,就像努力地想把飛機爬升,但飛機像是不受控般的被大風推向山峰中,機師又再神色凝重地跟我說了一句:

   “Good Luck

然後他突然伸手把引擎關掉,我看著左右兩邊機翼上的螺旋槳瞬間停止運作,整個世界彷佛靜止得只剩下颼颼的風聲,我的淚水徐徐落下,腦海裡傳來數支慢歌及和家人相處的畫面,依稀記得當時的我是在跟他們道別!

其實機師關掉引擎是不想跟巨風對抗,他想用滑翔的方法避免跟巨風抗力,我聽到他自顧自的和控制塔對話,內容是一些數字,好像用英語從60一直倒數念到30後,便馬上把引擎重開,然後他再用力把控制杆向上拉,估計是風速已變得沒有那麼強勁吧,就在最驚險的一刻,機師成功把飛機繞過山峰頂往回飛。

飛機安全著地後,現場一片歡呼聲、所有人都跑來想擁抱我,我一一把他們推開,獨個兒悶聲跑回民宿。

接下一整天我沒有吃飯,也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當時我在想,這樣驚險的場面好像在荷里活電影《007鐵金剛》裡看到,怎麼現實生活也會發生呢?

於尼泊爾一萬呎高山上拍攝,《衛斯理傳奇》現場

於尼泊爾一萬呎高山上拍攝,《衛斯理傳奇》現場

本文內容獲紅出版授權轉載,文章題目由am730編輯所擬。

內容轉載自:《把悲傷留給電影》

出版社:紅出版

作者:陳德森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