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2-08-05 10:00:00

緣路山旮旯|岑珈其拍親熱戲好緊張 余香凝梁雍婷齊讚是好男人

分享:

「好多朋友問我,你套《緣路山旮旯》係咪已經落畫,有冇辦法可以再睇?」岑珈其笑言,連自己都覺得套戲已落畫。首次擔正做愛情片的男主角,電影原定於情人節上映,不料戲院因第五波疫情被勒令停止營業,延至昨日(4)終能正式公映。珈其與戲中兩位女友余香凝(Jennifer)和梁雍婷(Rachel)早前接受本報專訪,他直言半年前的緊張心情已不再,最期待是大家開心睇戲,「最希望疫情快啲過,不止是入戲院睇戲,而是整個社會氛圍,因為負能量已存在3年。」電影以輕鬆愛情小品作包裝,宣傳口號是「香港真係好靚」,欣賞心曠神怡的靚景,當然希望能除罩呼吸清新空氣。

岑珈其與余香凝老友鬼鬼,在《緣路山旮旯》首次合演情侶。 梁雍婷在《緣路山旮旯》演拍拖經驗豐富的港女。(林俊源攝)

自嘲醜樣無殺傷力

《緣路山旮旯》由黃浩然執導,講述28歲宅男阿厚(岑珈其飾)12個月的愛情速成班,珈其一皇五后,5女各有特色,唯一共通點是住在「山旮旯」之境,包括沙頭角、下白泥、大澳、船灣荔枝窩、長洲、澄碧邨。珈其不是靚仔小生,並非投資方的男主角首選,但獲導演兼曾在《非同凡響》合作的好友Jennifer力撐,「我們一直都想演情侶,導演起初提出找他演男主角,有些投資者建議找個高大靚仔,但我話一定要找他,大家可能會疑惑,但有身高差很有趣。」她自言習慣演戲跟足劇本,惟珈其可激發創意,「可能大家好friend,經常一起玩,有啲笑位是我們爆肚,而觀眾又真係笑,好有成功感。」兩人反差帶來喜感,珈其自嘲,「而且她好靚而我好醜。」話雖如此,電影在大阪電影節首映,珈其獲當地觀眾讚「很棒很帥」,他尷尬回應:「我個樣親民又無殺傷力,所以日本觀眾睇得好舒服。」Jennifer好奇問道:「有沒有想過去日本發展?」珈其秒回,「咁就冇,先做好香港的工作。」

余香凝生B後極速收身,現已重投演藝工作,做雙職媽媽。(林俊源攝) 梁雍婷修讀了編劇課程,現正與幾位導演構思劇本。(林俊源攝) 岑珈其首次當愛情片男主角,自言拍親熱戲好緊張。(林俊源攝)

拍親熱戲 好緊張

出道逾14年演過無數角色,習慣滔滔不絕的珈其,卻被寡言的阿厚考起,經常要提自己沉默是金,最深刻是跟JenniferRachel拍親熱戲,「我真的很少拍親熱戲,其實好緊張,不過這種緊張也很貼近角色的情緒。」當問到五揀一會選哪位女生時,他毫不猶豫表示,「一定是Jennifer最有默契,因為我們的價值觀很相近,當然我最愛是太太。」Jennifer爆料說:「我們一班女演員曾經討論,其實岑珈其的性格是值得鍾意的男人,他好顧家又愛錫老婆,開口埋口都話我老婆,以前未結婚常提起女友,真是個好男人。」Rachel亦大讚珈其是愛妻號,但強調「爺爺」岑珈其並非她那杯茶,「因為他太多說話,我招架不住,反而我鍾意靜靜的阿厚,珈其太嘈了,因為我跟他不止在《緣路山旮旯》合作,我在現場較少說話,但他會在你耳邊不停轟炸你。」

余柏凝和岑珈其的拍拖情節主要在長洲。 岑珈其在《緣路山旮旯》遇上住在沙頭角的蘇麗珊。 岑珈其在《緣路山旮旯》張紋嘉欣賞白下泥的日落美景。 岑珈其在《緣路山旮旯》遇上住在荔枝窩梅子林的陳漢娜。 岑珈其在《緣路山旮旯》的原居地是面臨清拆的茶果嶺。 岑珈其與梁雍婷在《緣路山旮旯》的拍拖情節主要在大澳。

嘆樓價貴 盼人人有瓦遮頭

對香港人而言,最陌生是位於大嶼山的澄碧邨,不對外開放,只有長洲公眾碼頭的免費渡輪接駁出入,這也是「咩姐」(Jennifer)的住所,Jennifer坦言,「其實從未聽聞澄碧邨,以為是普通市區屋苑,原來要申請才可入去,後來老公話小時候經常搭船入去,以前不用申請,有會所設施供小朋友玩樂,但現在會所已變成廢墟。」而阿厚的成長地是面臨清拆的茶果嶺,珈其慨嘆,「我們拍攝的主場地茶餐廳,周邊開始清拆重建,覺得幾可惜,慶幸電影可紀錄這些美好的畫面,即使十幾年後已不知這裡的原貌,仍可從電影睇到。」Rachel演的Mena則住在港人熟悉的水鄉大澳,不是棚屋而是低價居屋屋苑。每個山旮旯之地,反映是港人必有共鳴的「土地問題」。珈其有感而發,「香港實在地少人多,無論買樓或租住都好貴,如果每一個人能夠有瓦遮頭,已很足夠,這是長遠希望。」Rachel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是與家人和另一半同住一幢唐樓,各住一單住,彼此照應,「這是很難實現的夢想,要發達先可以。」

 

岑珈其是公認愛妻號暖爸。 初為人母的余香凝難忘囡囡首次叫自己做「媽媽」的一刻。 余香凝與丈夫慶祝囡囡一歲生日。 岑珈其視兒子臻臻為繁忙生活的開心果,兩人很有父子相。 余香凝與岑珈其非常老友,不過談到對襯家,珈其就擔心Jennifer的女兒長得太高。

初為父母 冧爆體驗

經歷疫情聚散,最重要是一家人齊整平安。去年先後榮升父母的珈其與Jennifer,提起子女即雙眼發光,珈其形容兒子臻臻是繁忙生活的開心果,「每天工作很倦,如果在他睡之前回家,一開門他走出門口叫爸爸,好冧。」Jennifer憶起首次聽愛女叫「媽媽」的情景,一臉幸福,「她最先叫老公做『爹爹』,甚至懂叫『爺爺』,就是不會叫媽媽,我每日在身邊陪著她,怎麼不叫我,他們安慰說:『因為你已在她身邊,不用叫你。』直至母親終於聽到她叫我媽媽,我永遠都會記得!」誕下女兒Clare後,Jennifer極速收身投入工作,談到做雙職母親的體驗,「最大分別是時間分配,現在會減自己的休息時間,等女兒睡覺後,才看劇本做功課,疲倦但很享受。」而Rachel就修讀了編劇課程,現正與幾位導演構思新劇本,珈其曾做短片導演,3人大可包辦編導演再合作。珈其認真表示,「拍長片真係要花很多時間和心機,想做足準備才去做,這是我其中一個目標。」

 

 

岑珈其拍親熱戲好緊張 余香凝梁雍婷齊讚是好男人 岑珈其和余香凝合演情侶,甚有喜感。 岑珈其自嘲醜樣無殺傷力,但獲余香凝和梁雍婷大讚是好男人。(林俊源攝) 訪問當日,余香凝、導演黃浩然、岑珈其和梁雍婷(左至右)抵受炎夏高溫,與記者們出海往澄碧邨和長洲,非常專業。(林俊源攝)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