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2-08-14 20:29:33

緣路山旮旯|岑珈其嘆拍香港電影愈來愈難 望與黃浩然導演再合作下次可能拍「脫戲」 ?

分享:

本地製作的獨立電影《緣路山旮旯》去年被選為香港亞洲電影節閉幕電影,優先場亦獲得不錯口碑,至本月4日正式公映卻因場次不足而票房告急,在戲中一拖五的男主角岑珈其更慘遭人身攻擊,被自稱寫影評的網民直指樣衰累街坊,不過岑珈其的大方回應:「樣衰我改唔到,但我會努力再做好啲演出。」意外地帶來反宣傳之效,電影本周末的場次倍增,上映至今累積票房逾250萬,但此片要收至少600萬才能回本。岑珈其與導演黃浩然早前接受本報專訪,從挑選山旮旯場景談到香港電影的前景,珈其半說笑指,只求賺一蚊封蝕本之門,否則連下一套都機會渺茫,在港產片已買少見少的年頭,他強調,「如果有得揀,我都想繼續拍香港電影。」

黃浩然導演排除萬難選用岑珈其做《緣路山旮旯》男主角,珈其笑言好窩心。 岑珈其慨嘆拍香港電影愈來愈難,他半說笑指《緣路山旮旯》只求賺一蚊封蝕本之門。 黃浩然導演表示,《緣路山旮旯》或有機會在英國、加拿大等港人熱門移民地區上映。(蘇文傑攝)

排除萬難選用岑珈其

輕鬆愛情小品《緣路山旮旯》由《點對點》、《逆向誘拐》導演黃浩然編導,從一開始已選定岑珈其配余香凝,「曾跟珈其兩次合作,我覺得他沒有角色演不到。」話雖如此,電影是商業投資, 卡士必然是考慮因素,他坦言,找投資者時遇壓力,「首先他沒當過男主角(愛情片),傳統智慧是找個靚仔整「柒」佢,老實講,我們也曾找過兩個靚仔,一個推掉不接,另一個沒有車牌,最後能說服各方勢力就去做。」擁有棍波車牌的珈其最終當上男主角,「有人找我演戲已好開心,而且是主角,當然𦧲飯應!反而我擔心導演,不是要找個高大靚仔的嗎?」在自我懷疑時,獲導演排除萬難力撐做主角,珈其剖白,「有人支持、對你有信心,這件事好窩心。」他笑言要再跟導演合作創高峰,黃導回應說:「 或者下套讓他演床戲。」珈其答道:「咁我要我操練身形(問淮老婆?)只是除上衣,不是為床戲,老婆應該OK 。」

岑珈其、余香凝、梁雍婷和導演黃浩然與傳媒出海接受訪問,遠眺對外封閉的澄碧邨。 岑珈其最深刻是戲裡陳漢娜住的荔枝窩梅子林村,猶如世外桃源。 張紋嘉在《緣路山旮旯》住的下白泥是典型舊式村屋,是睇日落的勝地。 蘇麗珊在《緣路山旮旯》住的沙頭角邨,是全港唯一位於禁區的公屋。 梁雍婷在《緣路山旮旯》住的居屋位於大澳,樓價遠低於市區。

山旮旯選景 反映港人住屋問題

電影僅得270萬資金,為控制成本,黃浩然在劇本設計著手,珈其跟不同女演員的戲份,大部分都是一對一,每場戲演員愈少,拍得愈快,他形容,「你甚至可說是實驗,其實這樣寫劇本一定有問題,例如很多人認為每段關係都很跳躍,因為劇本只寫這兩個人相處的幾個時段,不是由頭到尾發展。」香港不乏景致怡人的山旮旯之地,戲中5位女角所住地點,正好反映香港的住屋問題,「很多時想到偏遠地方就是住村屋,但我想做到5位女生住的地方不同,蘇麗珊住公屋,全港唯一在禁區裡的公屋就是沙頭角邨,大澳的是居屋(梁雍婷),住村屋的有白泥(張紋嘉),陳漢娜住在深山之中的古蹟,是清朝遺留的瓦頂屋,最後余香凝住的澄碧邨,雖然我們不能入內拍攝,相信任何一個香港人都以為這是別墅。」每處地方都拍一日半日,珈其最深刻是拍了兩日一夜的荔枝窩梅子林村,「有車也去不到,最方便是坐船去到荔枝窩,最少行半小時上山,從沒試過去這麼偏僻的地方拍戲,靚到好似世外桃園。」

《緣路山旮旯》紀錄了快將清折的荼果嶺面貌。 岑珈其自知不是靚仔,但深信用心演好每個角色,觀眾定能感受。(蘇文傑攝)

跳出舒適圈 寡言角色

至於宅男主角阿厚,成長於茶果嶺,在IT公司的集中地觀塘工作,家住私樓康城花園,黃浩然形容,阿厚追女追到山旮旯,就是跳出東九龍這個舒適圈。對岑珈其而言,這也是演藝路上的突破,從《烈日當空》的邊青到近年「告別」中學生涯,他通常演滔滔不絕的機靈角色,首次演寡言角色而且擔正做男一,他坦言,「很擔心大家嫌棄不是高大靚仔,還要長期睇住我,雖然導演給我很大信心,『放心,不是睇你,係睇5位女演員。』」珈其雖不是靚仔小生,但勝在有觀眾緣,「膠戰爺爺」早已成功入屋,常出現於電視劇或網絡製作,他卻表示壓力甚大,「電影要真金白銀付費入場,若你演得不好或電影拍得差,觀眾罵你是理所當然,泿費時間和金錢,以前有位前輩教導,這年代所有影像也可紀錄留存,所以絕不能馬虎,因為記一世,所有演出都要做到最好。」

岑珈其笑言為與黃浩然導演再合作,願意操練身形拍脫戲。(蘇文傑攝) 岑珈其感激妻子全力支持他發展演藝事業。

解海外港人思鄉之情

談到演戲路上的長遠目標,珈其坦言曾幻想自己做影帝,但奧斯卡影帝里安納度狄卡比奧的得獎感言是宣揚環保,令他反思如何善用演員的專業與身份,「演員也算是有影響力的人,就有種力量與責任,你演得很好很用心,觀眾會感受到,睇完套戲好舒服開心,不論是純粹放鬆,或是帶有很意義的訊息,讓人反思,這點很重要。」社會氣氛低迷,計劃永遠趕不上改變,他直言拍香港電影愈來愈難做,「行業生態持續弱勢,大家可以睇世界各地的製作,點解要支持本地製作,你們做得不夠好,所以只希望長做長有。我們有個目標,希望至少賺一元,其實別說賺錢,不能回本已經沒有下一套,投資者為何要燒錢?但若你問我,如果有得揀,我也想繼續拍香港電影。」《緣路》的場景茶果嶺快將清拆,電影紀錄了香港最靚時刻或已消失的城市面貌,「就如你現在看以前的港產片也會很開心,原來以前旺角彌敦道有很多特色東西,香港電影就是能記錄這些,我覺得很有意思。」事實上,《緣路山旮旯》先後參與大阪、意大利烏甸尼等地的影展,在港人移民的集中地如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地,除了有社區放映,現正洽談在當地正式公映,對於要搭一程機才能回港的一群,遠方的放映無疑能解思鄉之情,也證明港產小品仍有賣往海外的價值。

文:Grace  攝:蘇文傑

化妝:Carmen [email protected]_cc

髮型:@[email protected]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