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Block Ad Block
本地
2023-05-25 10:30:00

am專題|無牌補習社僭建閣樓收生 業界稱領牌成本高多側側膊

分享:

坊間有懷疑無牌補習社,暗中僭建閣樓收生。(Facebook圖片)

社會逐步復常,莘莘學子重返校園,加上期終試臨近,不少家長紛紛為子女報補習社「谷成績」,令補習社客似雲來。本報記者視察發現,坊間有補習社不但無牌經營,甚至為在考試旺季多賺一筆,暗中僭建出閣樓闢出約100方呎地方收生。有業界人士透露,補習社領牌成本高且手續繁複,動輒需要一年時間,故不少負責人寧「側側膊」挺而走險。

採訪:專題組

根據《教育條例》,任何一間院校、組織或機構,一天內向20人或以上授課,或同時向8人或以上授課,便會被定義為學校,因此須作註冊或臨時註冊,否則即屬犯罪,最高可被罰款25萬元及監禁2年。本報記者早前到將軍澳慧安商場視察,發現商場內近10間補習社的授課人數,超過條例所定需要註冊,但記者翻查教育局「學校資料搜尋及學校名單」,發現當中只有1間按照規定作出註冊。而本報記者以顧客身份查詢的其中一間補習社,不論是以其公開展示的名稱抑或地址,均不在教育局名單之上,換言之即屬「無牌經營」。

涉事補習社的女負責人介紹:「我哋補習社有幾導師,小一到中六都有教,大概一對四左右。專科班又有,功課班都得,拔尖補底全部無問題,小朋友仲可以做咗免費評估先決定報讀咩班。」根據記者現場觀察,上址面積只有約300平方呎,內裡設有多張書枱,放學時段至少有10名小學生,正在做功課及進進出出,枱與枱之間距離少於1米,顯得十分擁擠。

角落設樓梯上落閣樓

記者觀察補習社環境期間,發現角落處有一條通往閣樓的樓梯,數名背著書包的小學生進入補習社後,魚貫地登上閣樓補習,但觀乎商場其他舖位,卻沒有同樣設計。記者翻查其社交平台專頁,更發現部分疑為僭建出來的閣樓照片,可見閣樓面積約100方呎,上面放有兩張小桌及數張櫈子,牆上掛有白板,樓梯位置則設有扶手,但上落通道十分狹窄,一旦有緊急情況發生,學生或難以逃生。

Ad Block

記者翻查屋宇署「百樓圖網」紀錄,相關補習社在樓宇建築圖則中,未見有兩層的設計;而在慧安園包括慧安商場在內的45項的小型工程中,亦僅記載2014年有兩項慧安商場其他舖位更換招牌展示面的工程,以及2019年慧安商場其他舖位入則,設實心地台以加厚非住用樓宇單位的樓板。換言之,有關補習社並未有更改舖位圖則的任何紀錄。

結構工程師:閣樓連樓梯無入則難估計承重力

結構工程師倪學仁指,相關補習社涉嫌僭建閣樓,承重力難以估計,「成個閣樓連樓梯都無入則,小朋友發生任何意外,冧落嚟都無得包。而且仲可能違反埋地契、建築物條例等。一旦胡亂改動令消防設備失效,後果更加不堪設想。」他又稱,持牌補習社現時每3年均需向教育局,提交由專業人士所批出的合格的樓宇結構證明,以作續牌之用,呼籲「家長真係要留心,為子女揀一間有牌補習社,起碼有監管。」

除將軍澳慧安商場外,記者視察屯門及旺角等地區,亦發現有不少涉嫌無牌經營的補習社,隱身在商廈或屋邨商場內。其中,在旺角一家補習社負責人強調,其專科班甚受歡迎已近滿額,「我哋依家一班都已經有差唔多廿人,就嚟唔收生架啦,如果你啱就快啲同小朋友報名。」另有部分補習社負責人警戒心甚高,用黑布遮掩補習社內裡情況。

業界:補習社領牌成本高多違規收生

有補習業界人士透露,市面許多違規招收學生的補習社,因領牌成本太高而無領牌,「我哋正式領牌,首先要將補習社規劃平面圖呈交畀教育局,之後要向地政署、土地註冊處、消防處、屋宇署等政府部門,遞交所需表格及文件。」他直言,「如果有部門覺得唔妥,你就要請則師或者結構工程師,再做安全評估。最後再由收消防處同屋宇署驗收,教育局先會發出臨時學校註冊證明書,呢個審批時間最長可以一年。」惟其指出,過往教育局甚少巡查,故不少補習社寧挺而走險,「側側膊」多收幾個學生。

根據教育局網頁的註冊資料顯示,記者上述巡查的補習社,並非根據《教育條例》註冊或臨時註冊的學校。而過去一年,共有15宗涉嫌未經註冊學校,因違反《教育條例》而獲判罪的個案;另有7宗涉嫌營辦未經註冊或臨時註冊學校個案。

Ad Block
Ad Block
請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以示你同意am730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