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
2022-07-02 11:00:00

am專題|衛生署牙醫職系空缺創新高 牙科街症爭崩頭市民通宵排隊拎籌

分享:

牙醫短缺情況持續,加上疫情後積壓大量舊症,嚴重影響衞生署轄下牙科街症服務。衞生署牙醫職系空缺率創近年新高,高達16.2%、即有60個空缺,令原本「爭崩頭」的牙科街症服務雪上加霜。有牙科診所職員向記者透露,雖然牙科診所在上午8時許派籌,但凌晨3時便要去排隊;亦有市民為了剝牙不惜長途跋涉,由馬鞍山跨區到堅尼地城看街症。

採訪:專題組

目前39間政府牙科診所中有11間提供街症服務,當中有兩間位於相當隔涉的大澳及長洲。相關診所一星期只會開放一至兩天上午予公眾,每次派21至42張街籌,服務亦只限於緊急牙科治療,即脫牙及止痛,市民若要在公營醫療系統中「睇牙」,可謂困難重重。

正所謂牙痛慘過大病。日前晚上約10時許,縱使酷熱天氣警告持續生效,但仍有近20人在堅尼地城牙科診所門外排隊,當中不乏長者、外傭等,大家為的都是一張剝牙的街症籌號。其中在長長的輪候隊伍中,排第三的是住在馬鞍山的陳女士。陳女士透露,由於沙田區並無公營牙科診所,故只能長途跋涉於晚上8時跨區排隊看牙醫。

堅尼地城牙科診所可先登記再早上取籌

相對較衞生署轄下其他牙科診所,堅尼地城牙科診所的排隊安排,陳女士形容已算是最「人道」。她解釋,市民凌晨12時半可到診所門外預先登記,之後再於早上8時45分,到診所門外取籌剝牙,「呢度派42個籌,上次嚟得太遲,排43,最後得個桔。今日就一早嚟到拎張櫈坐喺度排。」她又指,雖然觀塘區的牙科診所較近馬鞍山,但由於在早上7點半派籌,且不設預先登記,名額同樣只有42個,如果要拿到街籌,她需要到觀塘通宵排隊輪候。

靠保安工作維生的陳女士指,不捨得花錢看私家牙醫。她稱:「我隻大牙其實已經痛咗2年,死忍拖到依家,頂唔順先嚟剝。」她更稱,不少長者退休後生活比她更拮据,難以負擔看牙費用,只能苦苦在凌晨時分排街籌,十分淒涼。

陳女士指自己從馬鞍山跨區排隊看牙科。

職員:最遲凌晨3點前須到場才拿到籌

記者及後以市民身份,到多間牙科診所進行查詢,當中除堅尼地城牙科診所外,其餘牙科診所均不設預先登記,其派街籌時間亦不一,介乎上午7時至9時之間。相關職員均提醒記者,若希望成功取得街籌,便需要從凌晨開始排隊。有職員更透露,其診所雖在早上8時45分開始派籌,但根據最近經驗,最後一個拿到街籌的人士,最遲必須於凌晨3時抵達現場。職員說:「近來係愈嚟愈多人嚟排,仲愈排愈早,早幾多就......你要自己諗喇。」有職員更指,即使拿到街籌看牙醫,若看診後牙醫認為不適合剝牙,仍需轉介至醫院或私人牙醫診所跟進,需時至少一年半。

市民排街症看牙醫困難重重,公務員及其家屬亦不例外。有新婚公務員家屬透露,疫情下服務暫停,令所有公務員牙科檢查大幅延後,又因現時牙科診所已停收新症,故變相無法享用相關福利。該家屬稱:「最近咁啱要補牙,公營嘅牙科診所講咗話完全安排唔到,原因係大量牙醫離職同移民,停收(新症)到幾時無人知,急嘅就只可去睇私家。」最後,因牙痛難耐,只能無奈花費逾萬元,到私家牙醫診所補牙。

牙醫職系空缺遠高於上兩個年度同期

衞生署回覆本報查詢表示,截至今年6月1日,衞生署牙醫職系的空缺為60個,空缺率高達16.2%,而前兩個年度同期的空缺率,分別為2.8%(即10個)和9.1%(即34個)。當中2020至2021年度,離職人數為15人,退休人數為4人;2021至2022年度,離職人數為增至39人,退休人數為4人,而2022至2023年度(截至6月1日),離職人數為10人,退休人數為1人。

衛生署又指,受人手流失和第五波疫情的影響,牙科診所目前正重新安排牙科新症預約,另有大量牙科預約於今年第一季需要取消和改期,令輪候時間進一步延長。目前牙科定期檢查的輪候時間為12至18個月。部分公務員及合資格人士在檢查後可能需要預約包括杜牙根及補牙等跟進治療,此類牙科預約會因應個案的緩急先後,輪候6至39個月不等。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