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2022-04-30 22:00:00

把悲傷留給電影|兒時兩次遇上李小龍 導演陳德森:有巨人的氣場

分享:
把悲傷留給電影|兒時兩次遇上李小龍 導演陳德森:有巨人的氣場

把悲傷留給電影|兒時兩次遇上李小龍 導演陳德森:有巨人的氣場

小時候除了受到公餘場的影響外,李小龍的功夫片也是我長大後熱衷拍攝動作電影的原動力(相信很多動作片導演都是被他影響很深)。

李小龍親自頒獎 大讚「有啲料」

中學年代我就讀聖芳濟中學,李小龍的初中也在那就讀,學校的老師告訴我們,李小龍在聖芳濟念書那幾年裡,校裡的神父(李的班主任)要經常到警察局去擔保他,因為李小龍實在太愛武術了(比武),也有可能當時年少氣盛吧⋯⋯後來因為打架屢次被記大過,最後還是離開了。

萬萬沒想到這年青人的偶像及國際巨星李小龍,在我初中一年級那年回到學校,為校運會擔任頒獎嘉賓。當時我在那一屆的校運會裡奪了兩冠一亞的總成績,所以連續上台領獎三次!

李小龍第三次頒獎給我時對我說:「𡃁仔,能夠上台領獎三次,應該有點料!」

頒獎禮完畢後,在同學們的強力要求下,李小龍脫掉外衣向我們展露渾身肌肉,台下的我們不禁大呼小叫,每個在現場的人都感到熱血沸騰,及為人生中有這樣一位學長而感到非常榮幸及驕傲。

1973年3月13日我的學長李小龍回母校頒發給當年校際運動會得獎的同學,那是我第三次上台領獎

1973年3月13日我的學長李小龍回母校頒發給當年校際運動會得獎的同學,那是我第三次上台領獎

再度近距離接觸 竟在手術室?!

再度跟李小龍近距離接觸,就是在我最好的朋友陳家旋家裡玩單杠,陳的二哥見到了要向我們表演單杠的高難度動作(陳的家人都喜歡運動,家裡有很多器材),我們便拍掌歡呼,他二哥還能單手握著杠把身體在空中橫著平行了數秒,但萬萬沒想到杠杆從牆上鬆脫,他二哥不慎在空中翻騰時重重的墮下,頭先著地而昏迷,陳的家人立即把他送院。

內疚的我們守在手術室門外半步未敢離開,六小時的手術過程中,陳的大姐苗可秀姐姐(藝名)慌忙中趕至,而陪著她來的是李小龍,他們當時正在影棚拍攝!

校際田徑接力賽最後一棒

校際田徑接力賽最後一棒

X光報告是大腦裡有瘀血及後腦頭骨有碎裂,要立即動手術!

手術過程中,大家默默的等著開刀結果,我當時心情非常沉重,因為二哥表演時我是不停的鼓掌鼓勵,這一刻眼睛紅腫的我除了有罪惡感,也不敢抬頭面對他們的家人,我與同學家旋兩人都低著頭坐在醫院走廊上的木長椅,此時李小龍也緩緩的坐了下來,他看了我倆一眼,那一剎我還是感到他那股強大的氣場及正能量!

幸好,家旋的哥哥手術成功,並且已經脫離了危險期,大家總算舒了一口氣!

在李小龍離開醫院時,他走到我和家旋的身邊,拍一拍我倆的肩膀,雖然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出口,只是用力的點了一下頭,但他彷佛在對我們說:

「這是意外,不是你們的錯!」

本文內容獲紅出版授權轉載,文章題目由am730編輯所擬。

內容轉載自:《把悲傷留給電影》

出版社:紅出版

作者:陳德森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