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2-07-25 13:48:02

是枝裕和越洋謝票 《孩子轉運站》香港票房破500萬 

分享:
是枝裕和越洋謝票 《孩子轉運站》香港票房破500萬 

是枝裕和日前越洋見香港影迷,現身大銀幕辦映後分享會。

日本名導是枝裕和首次執導的韓片《孩子轉運站》,由宋康昊夥拍IU、姜棟元、裴斗娜等紅星,更揚威康城影展,宋康昊摘下康城影帝殊榮。《孩子轉運站》上月已在港上映,成為2022香港上映韓片開畫票房冠軍,同時成為本年度最賣座韓國電影。進入第五周公映,票房已破500萬港元,成績理想。為了答謝廣大觀眾的支持,是枝裕和日前從百忙中抽空,以視像形式現身大銀幕亮相映後分享會,從日本隔空與香港影迷見面,歷時一小時,親自回答觀眾的提問,分享創作《孩子轉運站》背後的更多故事。

是枝裕和百忙中抽空以視像形式跟香港影迷分享拍攝。 是枝裕和更隔空與香港影迷大合照。

結局想過「殺死」宋康昊

《孩子轉運站》導演映後分享會由資深影評人登徒主持。登徒對日本電影素有研究,亦屬是枝裕和影迷。他率先詢問導演是枝裕和為何以「嬰兒暫存箱」這個在日韓均存在爭議的社會事件作為電影的題材。是枝裕和解釋:「早在2013年為了另一部電影《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做資料搜集時,第一次聽聞原來日本熊本縣有『嬰兒暫存箱』這種設施。當時大眾意見兩極,有人認為能拯救棄嬰而支持,有人認為鼓吹棄置嬰兒而反對,所以促使我想用電影去探討這個議題。」是枝裕和又表示,當初構思拍有關販賣嬰兒的故事,已經決定選用公路電影的類型,因為可以運用不同場景去配合主角的心境變化。而以釜山為起點,原來正是因為他歷年來多次到釜山參加電影節,是整個韓國他最常到訪的地方!

談到公路電影,登徒認為戲中重要的道具之一是那架殘舊小貨車,而車尾門總是關不上。登徒向導演查問,為何有這個充滿象徵意義、「有缺憾」的設定?是枝裕和卻笑着解釋,純粹是為了配合劇情:「要讓從孤兒院偷走出來的小孩海進可以合理地匿藏在小貨車上,才有這個『壞車尾門』的安排。」來到觀眾發問環節,反應頗熱烈,先後有十位觀眾提問。有影迷問是枝裕和一直以來多部作品都以「家庭」為主題,由日本到法國拍攝《真實芳言》再到韓國拍攝《孩子轉運站》,遊歷了不同國家,他對「家庭」的想法有否改變?「個人對家庭與家人的想法,並沒有改變。不過在不同地方拍電影,卻讓我觀察到不同國家的人對家庭的獨有文化。舉一個例子:日本小孩到了小學階段,仍有與父母同睡的習慣,我在日本拍的電影會有這種情景。但在法國拍的電影如果出現這一幕就非常怪異,因為法國的小孩很小年紀已經獨自睡覺。我在不同地方拍電影,會吸收當地的文化,再融入作品中。」又有觀眾問導演為何以一張主角們的舊合照,作為電影開放式結尾。是枝裕和表示:「到了後來,每個角色因各自的原因而不能再相聚,舊照片卻捕捉了他們曾經共同擁有的時光,如同『一家人』的珍貴回憶,所以我用來作為電影最後一個鏡頭。」登徒追問導演,有否考慮過其他結局,是枝裕和竟爆出原來曾經想過「整死」主角宋康昊,他說:「這部電影是邊拍邊寫劇本的。拍攝到三份二時,就設定了現在這個結局。構思結局當然想過很多不同可能性,包括安排宋康昊的角色被殺。」

現場有觀眾以日文向導演發問,也有大學生影迷以日文向是枝裕和表示敬愛,誠意十足。亦有觀眾把握機會向擅長自編自導的是枝裕和取經,請教他如何把家庭題材拍得成功而不落俗套。溫文爾雅的日本金像導演是枝裕和,對每個提問都認真回答,時而被難題「考起」,托腮又「捽面」,難得展露「萌樣」,有觀眾忍不住在座上指導演可愛。最後,是枝裕和更跟全場觀眾開心大合照,笑住揮手跟香港觀眾道別,結束這場映後分享。

宋康昊、IU、姜棟元合演韓片《孩子轉運站》,在港票房已破500萬大關。

宋康昊、IU、姜棟元合演韓片《孩子轉運站》,在港票房已破500萬大關。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