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2-04-22 09:30:00

人物專訪|岑寧兒 面對未知隨心走

分享:
岑寧兒將推出首張廣東話專輯。(蘇文傑攝)

活於無常世代,當離散變得平常,城裡人都無奈離去,長期在外地漂泊的岑寧兒(Yoyo),去年從台灣回到出生地香港,錄製首張全廣東歌專輯,選定「家」作為專輯的主題。「香港當然是我的家,但我不止有一個家。」經常「離家」的Yoyo如是說。習慣隨遇而安,她淡然道:「能寫能唱自己的作品,就是回家。」

岑寧兒以一把治愈系的歌聲,重塑家的形狀。(蘇文傑攝) 岑寧兒憑《風的形狀》打入叱咤十大,大讚為她作曲的林家謙很有音樂才華,作品的音樂性與流行性並重。(岑寧兒IG)

離家 人生必經

Yoyo在香港出生,在加拿大多倫多留學,曾旅居北京,過去10年以台灣為基地做音樂,展開港台兩邊走的生涯。去年回港與家人過農曆年後,決定留港製作廣東專輯,習慣以多種語言思考的她笑言,「這是我第一張單一言語的專輯!唱歌不外乎是說話,當全張專輯都是廣東話,較清楚是跟誰說話。」專輯包含4首作品,以一把治愈系歌聲重塑家的形狀,由談離家心態的《風的形狀》打頭陣,接著是細訴想家情懷的《勿念》,今年則有《無常家》道出何處是吾家的尋索與釋然。3首歌分別由林家謙、陳蕾和林二汶作曲,「我想趁留在這裡跟不同的音樂人合作,最後一首談回家,由我自己守尾門。」專輯記錄了Yoyo的獨特心路,練習說再見與面對沒定案的前路,跟當下的港人心情不謀而合,「我覺得人生總有離家的階段,無論你是讀書或結婚都要面對轉變,或是搬屋離開最熟悉的地方。」

岑寧兒自言是個隴直覺走的人,習慣隴遇而安。(蘇文傑攝) 岑寧兒和陳詠謙自小相謘,兩人同是香港兒童合唱團成員,《風的形狀》和《勿念》均由陳詠謙填詞。(岑寧兒IG)

回家 喜見創作多元

好奇問她返港可算是「回家」?Yoyo不假思索答道,「當然!香港是我的home town,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我的親友都在這裡,不過我的家人比較流動,香港是我的家,但我又不止一個家,最重要是人聚在一起。」對Yoyo而言,經常合作的音樂班底也是「家人」,一家人圍聚做甚麼,比身在何處更重要,「能夠寫和唱自己的作品,也是回家。」回到成長的地方,由從前當幕後和音變為站台前,到如今以歌手身份站台前,Yoyo笑言,「以前覺得這裡的音樂類型好單一,那時還未興起串流平台,沒這麼多渠道聽不同類型的音樂,今次回來覺得音樂類型比以前多元化,有偶像、創作歌手和獨立音樂,創作環境頗舒服,友善咗。」這趟回家,除了新認識的林家謙和陳蕾,還有當年兒童合唱團的同學仔陳詠謙擔任經理人,並為《風的形狀》和《勿念》填詞。老朋友筆下的詞,道出Yoyo所想所思,「一切很啱身和舒服,例如《風的形狀》的『你想聽無非心裡的直覺』、『讓一切沒定案』,我很難有長遠的計劃,因為我的直覺沒這麼遠,跟隨感覺走,不用太多解釋。

岑寧兒自言喜歡live表演,原定於本月舉行演唱會,但因疫情影響未公布已經要延期。 Yoyo藉《風的形狀》表達她隨心走的心情。 《勿念》的MV有不同版本,其中一個由林喜欣任女主角。 《無常家》MV 請來 張小踏製作動畫。

無家 與不安共存

「如何度一生永遠要選擇」是《無常家》的歌詞,也是岑寧兒「離家」人生的重要課題。遊走於不同國度進修、巡迴演出,漂泊人生,可曾感不安?她笑言,「朝早起身知道自己在哪裡,是幾舒服和享受。其實你要走不熟悉的路,面對不確定和未知,不會沒猶豫和不安,唔知跟住會點,就是我熟悉的方式。」她認為,人生有很多抉擇,難定對錯,「我不是好有計劃的人,鍾意邊走邊看,當回望走過的軌跡,都有放低或拿走一些東西,每階段總會留下一點影響,旁人可以有好多評論,若你唔係咁決定,就不會浪費時間兜圈,但我覺得你點知呢?」談到焦慮,作為岑建勳與劉天蘭女兒的「星二代」,9歲就在林子祥演唱會上唱《三人行》,有名師李宗盛指導,為陳奕迅唱和音兼在《DUO 世界巡迴演唱會》獨唱,Yoyo透露最大的焦慮竟是發台瘟,「我經常發惡夢在後台迷路,當我搵到路上台時,個show已經完;第二種惡夢是站在台上,當音樂響起,突然唔識唱那歌或忘記歌詞。」原來Yoyo曾經怯場到反胃作嘔,但很享受唱live,透過呼吸練習才練成今日的從容,「其實表演跟運動員相似,苦練十幾年,只等上台表演一首歌,要不斷累積經驗。」Yoyo原定於本月舉行演唱會,未公布已因疫情要延期,無法控制的未知,就與之共存。

 

岑寧兒面對未知隨心走,以治愈系歌聲重塑家的形狀。

岑寧兒面對未知隨心走,以治愈系歌聲重塑家的形狀。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