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爸爸可否不要老》 抓住回憶的尾巴
2021-04-13
Am730

當年《東邪西毒》曾經有一句對白:「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今天驚覺,這是健康年輕人才有資格傷春悲秋的一句說話,現實卻是多麼的殘酷啊。到他朝白髮蒼蒼,當你想憶起時,發覺再也記不起來,已沒有最大煩惱,因為記性已經不好了。
 

走進失智的腦袋
新片《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說的正是受著失智症折磨的老人家。有記性時,認為那是最大煩惱,到失去的一天,方發覺回憶才是曾經活過的憑據,我們根本不願失去。導演科倫薩拉(Florian Zeller)創作了舞台劇《父親》並翻譯多國語言於世界各地上演,故事著實令不少觀眾感到揪心。因此當科倫薩拉首次擔任長片導演時,他決定繼續沿用此劇本改編成為電影,跟陌生的觀眾群訴說著自己最熟悉的故事。

然而要跟上電影的節奏也不容易,這不像《永遠的愛麗絲》(Still Alice)那種劇情片從第三者視角抽離地去看患者與親人之間的相處。此片的視角經常出自男主角安東尼上,有時電影的畫面簡直就像是在反射他腦部所看到的事情。而他是一位有失智症的老人,因此觀眾的思緒經常要跟著他跳來跳去,於虛構與現實之間遊走。遊走多了,漸漸連觀眾也再分不清此時此刻到底是身處虛構國度還是現實?像在看入門版的《我想結束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虛幻與現實之間的一道牆,得靠觀眾自行摸索。

Am730
Am730
Am730

安東尼戲精上身
安東尼鶴健士(Anthony Hopkins)以超過80歲高齡演出戲內安東尼一角,演繹那種邁向人生盡頭,自知記憶已日漸減褪,卻又在盡力抗衡的那種掙扎心情。手錶對於他的重要,並不在於功能,而是一種身份地位象徵,而他有感自己即將失去,這種心情令他不安,令他情緒不穩,他無法自控,人生走到此處,就是會有此等反應。而他不停腦交戰是辛苦,但他的女兒或許更辛苦,是無所適從,是想放棄然而基於親情牽絆亦無法放下,進退兩難。奧莉花高雯(Olivia Colman)表現出那份無奈,父親不停將人認錯,又無中生有地創作了一些人物在屋內走動,一切也令她茫然。其演技屬恰如其分,未見驚喜。安東尼鶴健士全程超水準發揮,時而像孩子般扭計,時而在眼神中不期然地滲出一絲哀愁與憂慮,時而大發雷霆,各種情緒他均能充分發揮。只可惜今屆雖則他在奧斯卡有提名,但要獲獎卻不容易,感覺他還是會輸掉影帝寶座。始終今屆奧斯卡是黑人、黃種人的天下,生為白人的安東尼,帶有原罪,即使他高齡發揮超班演技,也未必能令他能贏得殊榮了。

最後,原來我們根本不需花費氣力去尋覓「醉生夢死」,人生自自然然會走到那一步。只需耐心等候,自然有此一朝。到時,連想抓住回憶的尾巴也力不從心。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