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引渡條例》修訂的涵義 [07]
2019-06-19

一百零三萬人於6月9日的遊行,强烈要求特首林鄭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我們一同見證香港人繼2003年7月1日「50萬人遊行抗廿三條惡法」和2014年9月全民爭取全面普選特首及其後79天的「雨傘運動」後,一齊再走上街頭去做一件正確的事,可見香港人是多麼懼怕這項修訂通過。同晚,政府回應指認同及尊重市民意見,但强調會在12日恢復二讀。這種「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的行為,激起了部分市民(特別是年輕的人士)認為「和理非」方式抗爭是無效的,因此便在不同的社交平台發起在12日「三罷」,並呼籲前往包圍立法會阻止二讀,於是,抗爭!正式開始。12日的二讀不能如期上演,之後立法會提前宣告13與14日都不會恢復二讀,民陣再發起星期日(16日)大遊行要求撤法,特首林鄭在星期六(15日)召開記者會,宣布無限期暫緩修例,但不撤回,又稱認同警方對示威學生的「暴動」定性;這種「政府全對的一廂情願」回應手法,遂觸動200萬市民於星期日(16日)再度上街。
 

這「反送中」事件自修例草案提出至今已有不少人將中美貿易戰與其掛鈎,因為時間上正值中美貿易戰期間出現;細心分析,其實可能又不是。先從客觀數據入手,修例草案的提出是在今年的3月,這個時間點正是中美貿易戰停戰90天後重開會談,其時氣氛相當良好,應當沒有實質需要將送中條例和貿易戰掛鈎;事件發生至今,已大大影響中國的國際形象,亦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受巨大壓力影響;事實上,二者之關係已不再單純流於紙上談兵,因為(1)美國總统特朗普上周公開表示將於月底G20峰會與習近平會面時,藉該機會與習談論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把現況具體地放上枱面;(2)美國國會已定今周四開始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這法案由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聯席主席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和參議員湯姆.卡頓共同提出。目的是美方對涉及鎮壓基本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大陸的政府官員,設立懲罰機制,包括禁止涉事官員入境美國及凍結其在美國之資產和(3)美國檢對《美國—香港政策法》,考慮應否繼續讓香港享有與中國不相同的待遇,便總統特朗普更有力向中方提出,要求對方放寬對香港的箝制,否則會影響自身利益。(待續)  

筆者從事國際金融銀行業務卅多年,現職大學客座副教授和國際時事評論員
周三刊登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