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社工連作調和者都不可以?
2020-11-20

說今天這個的特區政府,連殖民地政府也不如,不是憑空說的。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時,當時的政府已經為各類社區服務定下了配置標準。但當時的一些舊式公屋或徙置區,規劃上未有為這些作準備。另一方面,當時還有很多木屋區及寮屋區,就更難落實政府的服務標準了。估計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時候,居住在這些邊緣社區的人口一度高達八十萬,佔當年總人口的七分之一。住在邊緣社區的社群,都是社會的低下階層,除了要為生計掙扎,都面對着各種因為生活條件及居住環境而造成的限制及困擾,例如有一些社區仍然沒有到戶的供水及供電,區內環境衛生情況惡劣,風險也特別高,例如秋冬便會擔心火警,春夏就會擔心水浸。

為了解決問題,當時的政府資助了不少社會福利機構為這些邊緣社區提供服務。當時的「鄰舍層面社區發展計劃」服務,政策性的目標是要「填補服務空隙」。也確認要透過社工的專業介入,以社區組織及社區發展手法,去為邊緣社群「充權」(empowerment)。其中最主要的工作手法便是協助居民建立居民組織,透過商議共同解決大家都關注的問題,也透過這些組織把區內居民動員起來,尋求政府對相關社區的關注,針對性地回應社區問題,更要迫使政府部門加快各類公共服務的配置。

居民被組織起來,以社會行動的方式向政府部門請願示威,約見官員開會,當時的殖民地官僚尚且要接受,還要不時面對居民組織的質疑與挑戰。而社工在這個過程中的組織與推動工作,在當時也被視作理所當然,也是專業責任。

如果放在今天,又會不會被視為挑動對政府的仇恨,被指控是意圖顛覆政權?想來這個可能性也真的不低。莫說是站在弱勢的一方組織、協調與推動,現在就連站在中間,只是希望卑微地扮演「調和者」的角色,都會被控以阻差辦公,甚至是參與暴動罪。今天這個政府倒退至不如40年前的殖民地政府,還不夠清楚了嗎?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