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國從何談起?
2018-04-13

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夫人李文足(圖),在夫婿無緣無故、不明不白(其實是有緣有故,明明白白)的不正常情況下失蹤三年,被迫千里尋夫,由北京步行到天津,但被擁有公權力的人截回,強行帶返北京。至今,她還被軟禁在家,門前又有一批不明身份(其實是官方身份)的人監視,並阻止李文足與外界接觸。人們有理由擔心,李文足可能變成(或者已經變成)另一個劉霞。
 

news-images

這種情況不禁令人想起數千年來的封建社會,像劉霞、李文足這類被欺壓的弱女,不知多少?她們被欺壓,但同時「被堅強」起來,敢為夫婿抱不平,敢為道理發強音。她們的堅強,比官方聲稱的「自強」,不知強了多少倍!可痛的是,她們的強,是來自一種常人不想見的壓力之下!試問:除了那些殘暴不仁的「人」之外,有誰願意看見這種親不能親、連見一面的機會也沒有的人倫慘劇?


這種情況又令人想到,在今天的中國仍有很多人有冤無路訴,只能悲憤向天呼。秦朝的孟姜女同樣是千里尋夫,但她至少可以自由行動,最後聽聞夫君已死,放聲大哭,哭聲把建造中的萬里長城也震塌了。這當然只是一個「孟姜女哭倒長城」的民間傳說,但這個傳說反映了甚麼問題?放在今天是否又有甚麼意義?


這種情況還令人想到,今天中國聲稱「四個自信」,甚麼「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但其實一點自信也沒有。噢!應該說至少有一個沒有說出來的「自信」,就是權力自信。


這種情況更令人想到,官方聲稱「依法治國」,但原來在某些情況下,所應用的「法」,只是官方用來維繫政權和高壓管治的「法」,是為我所用的手段。雖然官方經常說,這類事件只是極少數的個案,但即使只有一個,已經令官方的威信蕩然無存了。


所以,那些守在前門、執行上級指令的狼固然該罵,但躲在後面的虎更該罵。如今,是否只有獅子、大象,才能解救這些苦難的人呢?如果是,就請牠們盡快出手了。


此刻,你壓得住李文足的足(即雙腳),但禁不住李文足的觸(觸覺的「觸」)。一切良知的觸覺,也在活動。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