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必須重新定位
2020-08-07

港版國安法出台後,香港的政治生態環境即時出現根本性的改變。一些政治組織只好自行解體,部分政客宣布退場,有人甚至潛逃海外。但我發覺香港反對派所作的回應,都只是迫不得已才被動作出的,尚未調整他們的定位,以及在新環境下的訴求。


港版國安法絕對不是「冇料到」的。如果「冇料到」,西方各國為甚麼要作這麼多的回應呢?他們自己也得為此而付出不小代價呢!


我相信反對派並非不知道事態嚴重,但他們並沒有修正自己的定位和目標,還在做他們的「35+」黃粱美夢。若非特首把下屆的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反對派很可能會自招亡黨之禍。


35+本是反對派在國安法訂立之前所制訂的下屆立法會競選策略,沒有理由在國安法訂立後仍絲毫不改地繼續。但反對派卻懶得改變,依然以同樣的策略搞初選,而且還高調地宣稱,一旦夠票,就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否決政府的財政預算案,叫政府無法運作。


反對派連財政預算案的內容都未知悉的情況下,就決定投反對票,道理說得通嗎?一個政治團體原來參選目的是為了癱瘓政府,這是任何社會都不容許的。議員當然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支持政府的財政預算,但在財政預算公布之前,就合謀要否決它,就可能被理解為一種顛覆政府的行為。


林鄭如果採取欲擒先縱的策略,大可以先讓反對派得逞,然後才把他們一網成擒,控以顛覆政府罪。如果反對派去找外國撐腰,就加控他們勾結外國勢力罪。


世界已進入冷戰狀態,中國已十分清楚,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無論怎樣都不會放中國一條生路。西方對華為與TikTok的封殺就是最好的證明。北京已不相信,只要厚待香港的反對派,就會令西方厚待中國。因此,反對派如無意改變自己的政治定位,就得準備接受來自建制的強力鎮壓。


反對派必須先自行弄清楚,究竟自己所為何事?並打算透過甚麼途徑去達至自己的目標。如果他們只是想做議員,在議會內提出他們的治港理念,那他們當然可以按現有的政治框架去參選,當選後亦可以在議會內議政,達到監察政府的作用。


不過,如果他們想在香港建立一個親西方政權,不按基本法的立憲精神辦事,完全以西方的理念去主導香港的發展,那他們就非革命不可,靠議會道路是行不通的。原因是議會在建制的時候,已埋下全方位的機制,以阻止議員從根本上破壞建制。


反對派近期雖然在言文上作了一些調整,但在基本意念上,他們仍是抗拒回歸,不願接受中共在香港仍有主導權的現實。如果他們仍想改變這種現實,他們只能透過議會以外的途徑去達致。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