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已表態反對 港府應放棄修例
2019-02-25

政府以因應受害者家屬討回公道的要求為由,建議修改法例,授權特首啟動移交逃犯機制,把一名在台灣涉嫌謀殺的港人交給台灣當局處理。政府也乘機把這個安排,伸展至中國其他地方,包括內地。像特首林鄭月娥和保安局長李家超一樣,我完全認同要盡一切辦法,協助受害者家屬,讓公義得以彰顯。不過,我之前在此欄指出,凡事須分優次,我看不到有任何迫切理由,要把擬定的安排同時適用於內地,並因此引起部分港人擔憂。更重要的是,我奇怪為何保安局不與台灣有關部門討論這個建議,確保修例通過後,台灣會按香港的法律規定,向特首提出移交涉案疑犯的要求。

原來,我的疑問不是杞人憂天。上星期五,台灣《自由時報》報道,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在例行記者上表明,港府這個修法具有政治圖謀,不是單純就台灣刑事案件做引渡,而是侵害香港一國兩制、破壞香港法治、打擊政治異見者、侵蝕人權,以至未來台灣人赴港也可能因涉嫌觸犯中國大陸法律,被港府移交內地服刑。邱垂正亦指出,台灣一直希望與香港建立制度化的合作機制,解決兩地跨境犯罪問題,而港府卻沒有正面回應。他呼籲港府以不涉政治的務實態度,積極考慮與台灣簽署司法互助協議,從根本解決問題,讓公平正義能夠伸張。


我們可以不理會台灣對港府這項建議損害一國兩制的批評。但從台灣政府關心台灣人民福祉的角度看,已有李明哲在內地被捕、定罪及現正服刑的例子,將來港府行使新設的單方面安排,應內地要求把涉嫌在內地犯案的赴港台灣人送往內地,完全有可能發生。政府可以澄清,香港法院是有移交的最終決定權。但台灣為何要冒這個風險?台灣當局憑甚麼信任在修例前不與她商量的港府?


正如我之前提出,港府最穩妥的做法是徵求中央同意,與台灣商討一個移交逃犯協議。退而求其次,政府可以先就這宗案件,與台灣達成一次過的移交安排(如果有需要,港府可以通過只適用於移交涉案疑犯的法例)。


既然台灣已表態反對港府修例,政府再堅持這樣做,不只徒勞無益,更會加添港人疑慮。   周一刊登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