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以後的日子怎麼過?
2020-09-23

我很替香港的年輕人擔心,我不知道往後的日子,他們可以怎樣過?

他們憤世嫉俗,甚麼都看不過眼。原先,他們還以為,透過積極參與「時代革命」,就可以建立他們心目中的理想新香港。但逐漸發現事情並非自己想像中那麼簡單,香港的問題原來涉及大國的角力,很多年輕人再努力也沒法左右背景力場的影響力。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時代革命的空間已大為減小。不想拋頭顱灑熱血的空想革命家唯有「著草」。現實是香港的革命條件並不成熟(既得利益者太多),去年下半年的社會運動是在一個特殊的政治環境下才出現的,並不會成為香港的新常態。以後要逢周六日都搞大型活動已不容易。年輕人心歸何處?

香港的年輕人,食屋企,住屋企,幻想一下就可以令自己進入後物質年代。但隨著全球疫情的惡化,攬炒派已求仁得仁。相信不但政府的盈餘很快會用完,連父母的積蓄也很快會花光。屆時,年輕人將被逼返回現實的物質年代,起碼都要搵返份工。

然而香港的失業情況正在惡化,有工做的也在擔心被裁員,沒有工作經驗的年輕人,要入職談何容易?如果還要堅持黃色經濟圈的原則,拒絕為「藍老闆」服務,那就更加沒有選擇。

美國正在帶動發達國家切斷與中國的關係,香港原先扮演的中介角色,將逐步消散。若果中國能成功轉為靠內循環來帶動經濟,那香港的商機很可能要返內地才有機會找得到,而且即使有機,亦要胼手胝足與內地人一起作公平競爭,香港人並不享有特殊地位。很可惜,香港的年輕人既不喜歡返大陸工作,又不認同獅子山精神,他們留在香港還可以靠甚麼活下去呢?

年輕人可能認為,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在地球村內,人權無疆界,只要不受中共控制,他們一定可以生活得好過返大陸。

我十分贊成讓香港的年輕人出外闖一闖,多見一下世面,體會一下甚麼叫做人離鄉賤。此外,他們亦可切身處地去體會一下西方民主制度的好處,看看有了普選之後,人們可以過怎樣的實際生活。

我相信香港現有的工種,在新的國際環境下,有一部分會逐步流失。未來香港的失業問題,將不是由政府多搞一些培訓就可以解決的。因此,政府與其搞培訓,不如為出外謀生的年輕人提供一些生活補貼。

這樣不但可以降低香港的失業率,還可以讓年輕人出外見多一些世面。我相信大部分年輕人最終都會選擇回歸香港,屆時他們一定更有條件為香港作出貢獻。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