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逃犯條例》修訂的修正建議
2019-05-31

此欄早前曾就政府的《逃犯條例》修訂提出一項簡單易明的修正建議,就是把修例範圍限於台灣一個地區和一項罪行,即條例附表第一條的謀殺或誤殺罪。這項建議既可以保著政府須堅持不撤回修例的面子,又保留政府在全面諮詢後,再次修例涵蓋內地及其他罪行的彈性。可惜,在部分建制派(特別是商界代表)對修訂態度消極,及外國政府和商會表達疑慮下,香港中聯辦終於出面支持政府,繼而主管港澳事務的領導官員韓正也表態支持修訂。事到如今,無論修訂是中央下旨,還是林鄭獻計,這件事已沒有轉圜餘地,非辦妥不可。因此,政府不理內外批評,並罔顧立法會正常程序,把修例直接交上大會表決,務求7月休會前通過。
 

為了表示有聽取民意,我相信政府會提出一些無傷大雅的修正,例如把可引渡的犯罪門檻由3年刑期增至7年。至於損害國家主權的「港人港審」和損害國家利益的設立追溯期的建議,政府已跟從中央指示加以拒絕。近日,律政司長鄭若驊表示,政府可以考慮引入監察員,跟進個案移交後的人權保障情況。這項修正可發揮效用的前提,是接收疑犯的司法區須在事前保證履行有關的人權保障,例如審訊會公開進行、家人及香港傳媒可以旁聽、疑犯可以選擇律師代表,並可申請保釋等。此外,獲港府委託的監察員可以與疑犯緊密接觸,並包括在判刑後往監獄探訪。問題是,監察員的權責需要在修例內清楚列明,並成為法庭批准移交逃犯的條件。但這樣做可能會被中央視為干預內地司法事務。因此,我擔心鄭司長這項建議最後是不了了之,或變成有名無實。
 

我始終認為,最實際的修正是把可移交逃犯的罪行盡量收窄。既然政府(或中央)可以就商界剔除9項罪行,再度把罪行數目減少不應該是個不可商量的問題。假如林鄭特首在此事上尚有餘力,我建議她與中央商討,把可移交逃犯的罪行,由46項減至只包括涉及最嚴重罪行的幾項,例如殺人、強姦、綁架、縱火、嚴重賄賂和貪污等。這項修正可以讓內地引渡其針對的逃犯,也可讓大多數港人安心。不過,我對此建議被政府接納不存希望。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