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能否轉許之危為黨之機
2018-04-30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強行搶走一名政府人員的手提電話,沒有因為他鞠躬道歉及民主黨凍結他的黨籍而平息下來。立法會行管會在泛民議員啞口無言的情況下一致同意對許智峯發出強烈譴責信。建制派會跟著在立法會大會上提出譴責許智峯行為不檢,並解除其議員職務的動議。即使有關議案因泛民議員棄權未能獲三分二議員通過而生效,在表面證據成立的情況下,警方必會秉公辦事,而許智峯可能觸犯的罪行包括盜竊、傷人、不誠實使用電腦等。這些罪行可處監禁,倘若刑期超過一個月便構成立法會通過解除犯事議員職務的理據。
 

總而言之,這件事拖下去,民主黨在市民心中的形象便不斷受損,直至無可收拾。這個結局對民主黨是災難,對泛民陣營是重傷,而對期望非建制議員發揮監察政府施政的作用的市民也不是好事。民主黨如何化解這場創黨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

我認為民主黨高層可以考慮向許智峯曉以大義,並建議他立即辭去立法會議員職位,以示對事件負責。這樣做有幾個好處,第一,民主黨可以因許智峯願意承擔責任而保留其黨籍。第二,許智峯可以擺脫「活死人」的包袱,重新出發,繼而在法庭上顯示悔過,爭取減刑,其至不排除兩年或之後重新參選立法會的可能。第三,民主黨可以了結這場政治危機,避免拖累其他泛民黨派。第四,民主黨可以藉此樹立其向公眾問責的形象,並立下議員犯錯應辭職問責的先例,日後用來衡量建制派議員的表現。按以往事例,建制派議員的操行不見得較泛民的好得多。

處理完許智峯的個人行為失當後,民主黨及泛民陣營便可以深入調查導致許失常的原因,就是他懷疑政府指派官員蒐集議員出入立法會大樓及議事廳紀錄,侵犯私隱及懷有政治目的之嫌。假如調查顯示政府做法有問題,民主黨便可以振振有辭地提出質疑,而不會被人批評為轉移視線。

上述建議可行的關鍵是許智峯必須是主動及自願辭職。曾高調斥責許智峯不配當黨員和議員的民主黨資深人士適宜收聲當幫忙。

現在是考驗民主黨新一代領導及許智峯有多少政治智慧的關鍵時刻。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