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港大愧對蔡元培
2021-05-04

今天是五月四日,剛好是「五四運動」一百零二年的紀念日。可是,這個日子因為一則新聞而令人愁緒交織;那就是香港大學與學生會割席,停止對學生會的支援,並將收回學生會活動的地方。

這又令人想到當年參與「五四運動」的學生,更想起處理參與學生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他對當年學生的某些前衛和過激的行動,也作出公開的勸喻和批評,但他對待學生的態度是善導和扶持的,甚至前往保釋學生。

有些學生回校後仍憤憤難平,也有一些不理智的行動,但蔡元培仍採取說情說理和公開討論的方法。他對學生的動機表示理解,也指出學生錯誤之處,並有適當的處罰措施,但都是教育界和社會大眾接受的。他盡一切努力協助學生後,自行辭職,留下「殺我馬者道旁兒」之句。詳見他的繼任人蔣夢麟的回憶錄。

蔡元培逝世後,遺體在香港安葬。假如他知道今天的情況,能安息嗎?

此外,港大的行動預示未來的一個結果,就是間接激勵出一些未來的社會活動家、社會精英甚或未來的社會領袖。只要看看港大本身的歷史就知一二了。

港英政府年代,壓制學生了解大陸,結果一批港大學生自發組織兩岸行,先後前往台灣和大陸。後來,各大學的學生一起搞「中國周」,還協助組織中學生組。也許他們當年了解中國並不全面,但他們因為港英政府的打壓而增加對中國的興趣,卻是不爭的事實。

當年的港大學生中,包括程翔、梁錦松等人。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則是更早被港英政府打壓而加速投向左派陣營的。我當年也是在港英政策的壓逼下,才努力了解中國,還帶一批中學生參觀「中國周」,險些被趕出校。

再看中共早期的領導人,很多都曾經參加甚至領導過學生運動。「一二九」學生運動就是共產黨策動的。錢其琛成為校內的中共小組領導,時年十四歲。鄧穎超參加學生運動,正值「五四運動」之年,她當時只有十五歲,與黃之鋒參與「反國教」時的年齡相同。

歷史經驗必須學習和吸收,尤其是掌握教育大權的人。他們掌管教育,但不一定懂得教育。如果他們還變成教育的破壞者,那就更令世人悲衷了!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