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Block Ad Block
新聞
2024-06-12 08:00:00

生老病死 - 念姨丈

分享:
老土講句,珍惜眼前人。

老師説「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我們不需害怕,人生只需盡其在我,好好活在當下。」倪匡亦説過「他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死,只怕病。」我曾經也非常怕死,可能到目前為止也一樣怕,以前一想到死亡就有一種近乎瘋狂的恐懼,需要大叫一聲才能舒緩那窒息感。最近幾年,經歷了不少生離死別,人也漸漸習慣了失去摰親好友的失落。但當每一次聽yoyo sham的「勿念」時,也會想起遠方的摰友,祝福他們在異地一切安好。

上周得悉姨丈病危消息,惟身在外地未能探訪,回港翌日馬上趕赴醫院見其最後一面。姨丈自小對我很好,他一直待我親厚有加,從不以長輩身份亂作説教,他亦算是我在足球上的恩師之一,可惜長輩們因誤會結怨,我倆亦因而多年不見。當我一踏進病房,眼見姨丈蒼白瘦削的面容一副「油盡燈枯」的模樣,平常鎮定自若的我也不禁被其病容嚇一跳。畢竟與往日瀟灑長髮形象相距甚遠,形容為被病魔折磨至不似人形也不為過。他彌留時,各親朋好友哭個死去活來,而我只在遠處偷泣,我不知道是我因這幾年變得「鐵石心腸」還是對長期患病的姨丈一早有「過份理性」的思想預備。

Ad Block

姨丈一生和善生性樂觀,大病前交遊廣闊,為人不拘小節生性豪爽,經常「雞髀打人牙骹軟」,所以廣結善緣。在他彌留時,有不少親朋好友擠在病房門外送他「最後一程」,人數之多連護士也不識相地要驅散人群,避免影響其他病人。可惜的是上天永遠會跟人開玩笑,在姨丈哉悠哉的上半生卻伴隨着被癌症拆磨的下半生。當我看見他時,心𥚃祈望他早日脱離肉身枷鎖,遠離苦痛。直至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死亡是一種解脫,對病者的一種祝福。當他一動不動時,我的眼淚也如山洪暴發,身體也忍不住抽搐起來。我才發覺和姨丈的感情是多麼濃烈。

Ad Block

往事不堪回首,一切已矣,但願長輩們重歸於好,珍惜眼前人,彌補過去十多年失去的光陰。讀者與至親好友,若有無聊誤會也應盡快冰釋前嫌,老土講句,珍惜眼前人。

請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以示你同意am730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