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足球說到牛津
2020-05-22

上周末德國聯賽在疫情籠罩之下重開閉門比賽,餓波已久的我,在電視上觀看多蒙特對史浩克04的賽事,再一次感受到德國人辦事一絲不苟,團結一致的精神。雖然德國足球不是我杯茶,但我仍然感受到球員的專業精神。球場內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採訪的媒體記者都嚴格按照防疫規定,佩戴口罩及實行社交隔離,而在球場上比賽的球員及球證,盡量避免不必要的身體衝撞,入球之後球員擁抱的場面不復再見,只是互相碰肘慶祝。

從小我父親就帶我觀看足球比賽,因為父親是擁護南華足球隊,我便順理成章成為南華擁躉,多年來都沒有改變。近年來南華會因為種種理由,退出職業足球壇,令人唏噓不已。

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引進無線電視之後,電視台為了吸引更多觀眾,毫不吝嗇重金,購取轉播英國職業足球聯賽權,一眾球迷又有同不同目標,揀選自己喜愛的球隊成為忠實擁躉。我特別心儀曼徹斯特聯隊天才橫溢,腳法瀟灑的佐治貝斯,及球場上的謙謙君子卜比查爾頓,成為曼聯的擁躉,直至光輝不再的今天。

六十年代踏入社會工作之後,獲得政府保送我到牛津大學深造一年。當年十月到達牛津便跟同學打聽有關牛津足球隊的資料,以便在有空的周末進場觀看。當天我按照指示坐巴士前往,因為人生地不熟,所以坐在巴士的上層張目尋找球場。當我遠遠看到有球場在前方,便下車步行前往。但當我入場之後才知道我其實到了一個欖球場,當時既來之則安之,觀看了 生平第一次欖球比賽。由於完全不懂球例,只感覺達陣甚為刺激,但比賽節奏則不甚暢順,因為有不少犯規叫停,造成球賽停頓的情況。

我第一次到牛津聯的主場已經是數個周末以後。這一次我有較佳準備,得知足球場是比欖球場離得更遠,買了地圖按圖索驥,留下充裕時間步行前往。總共花了九十分鐘才到達球場。當年的牛津聯身處 聯賽丁組比賽,主場卡森體育場的容量只有二、三千人左右,但見全場滿座,氣氛熾熱。自此我便成牛津聯的擁躉,時至今日。

牛津聯在1962年贏得南部聯賽超聯組冠軍後,升級進入英格蘭足球聯賽丁組,其後於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段,有三年更一度晉升到最高級別的甲組聯賽,每周都與其他強隊例如曼聯、曼城、熱刺、利物浦等周旋。但因為牛津財力有限,球場容量有限,所以在頂級聯賽打滾三年之後便節節敗退,由甲組降到乙組,又由乙組降到丙組甚至丁組。大約十年前得到泰國富商注資,招攬球員,將球場容量擴充為12,500人。於2009/10年球季重返英格蘭足球聯賽的乙級聯賽比賽。更加在兩年前升上聯賽甲組,一直處於中游位置。

我在牛津逗留的一年是我成長的重要一年,我有良師益友助我加深對公共行政及經濟學的認知,對我日後的工作甚有裨益。我也是在離開牛津之前在那裏結婚,而若干年後,我兩個女兒都是前往牛津南郊的寄宿女中學留學。我最後一次回到牛津已是十多年前的事,現今腎病纏身,只能回味當年無憂無慮的美好時光。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