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不穩會影響樓市嗎?
2019-06-13

有地產發展商以近期社會矛盾加劇,經濟前景不穩為由,決定放棄早前投得的一塊位處啟德新區的商業用地。事件引起了市場人士關注,有讀者希望我就這個議題談談我的看法。

高銀集團棄標的原因,我非內幕人士不便置喙。但樓市易受社會問題影響,確是事實。歷史上多次社會事件的確曾導致樓市出現大幅波動。如67年的暴動、82至84年期間的香港前途談判,以至89年的支持北京學生的運動,都曾影響香港樓市的投資氣氛,導致買方不敢貿然入市。樓價亦曾因需求不足而大幅回落,跌幅介乎20%至40%之間。應對不當者,可招致經濟上的重大損失。不少曾經叱吒風雲的大地產商,亦因部署失宜而被淘汰出局。不過,亦有投資者趁低吸納,成了新一代的行業領袖。
 

到目前為止,今次棄標事件看來只是一件孤立事件,因為就我在市場上的接觸,並未見有其他之前投得土地的地產商,流露出有反悔的跡象。他們甚至表示對被高銀放棄的那塊地有興趣,如果政府再拿出來賣,他們會出價競標。所以,就我所見,市場的悲觀情緒並不太過濃烈。

以上周六日的二手市場交投情況來看,上周似乎比前一周還要活躍,置業的意願並沒有因大遊行而降溫。這樣的結果好像不合邏輯,唯一的解釋,是香港的社會十分分化,遊行的是一批人,買樓的又是另一批人,大家互不相干。遊行的人覺得香港環境已令他們忍無可忍,但買樓的人卻以真金白銀去投資香港的不動產。兩者的想法可謂南轅北轍。

除了樓市有這種情況以外,股市的參與者似乎也不當遊行是一回事。周日遊行完,周一恒指升了613點,周二又再升210點,到周三才因棄標事件而大跌400多點(執筆時尚未收市)。反映棄標事件確被不少市場人士看作是一個有參考價值的訊號。
 

不過,我看問題時,會看問題的自身,而不是看別人對問題的回應。因為別人的回應並不一定正確,自己直接觀察社會,自行分析判斷,才算真的獨立思考。

我認為《逃犯條例》已經變質,因為反對派已認為怎樣修訂都不起作用,因為特區政府會被北京操控,不可能把好本地的關,所以非要政府撤回這個條例不可。有部分反對派甚至把矛頭指向特區政府,他們指控特區政府沒有及時回應他們的訴求。這已令特區政府成了一個不公義的政府,以後都沒資格得到市民的擁護。所以他們要求特首下台,令行政會議得到改組。否則再難得到市民信任。不過,北京對反對派一路都不放心,擔心他們會受外國操控。所以一定會阻止反對派獲得香港的話語權。相信今後香港都衝突不斷,難有安寧。

這對香港的投資前景當然有負面的影響,但這種情況已非今天才出現,回歸以來都在不斷上演相同的劇目。只是投資者認為反對派改變不了大局,所以繼續投資。但今次反對派看來聲勢浩大,而投資者又摸不清北京的取態,所以令事情出現了變數。我相信要過多一兩周,形勢才會明朗。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