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很多「申紀蘭」
2020-06-30

愛花之人都聽過:君子蘭、白玉蘭、劍蘭……但很少聽過申紀蘭。

不是他們孤陋寡聞,而是因為申紀蘭不是花,而是一個人。她就是最近病逝、被稱為「人大活化石」和「舉手機器」的全國人大代表。由一九五四年第一屆到現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她都是代表,歷時六十六年;她從來只會投贊成票,不投反對票,據說連棄權票也沒有投過。

以前我長駐北京時,也在集體採訪時見過申紀蘭。印象中,她不像大奸大惡,比較木訥,一般人都說她是老實人。也許就是這類人,最容易被中共塑造為「最可愛的人」,一心聽黨話,言行跟黨走。可是,這類人同時是封建文化衍生的世紀大笑話,也是中共製造的反智和扼殺思考能力的樣板。

眾所周知,中共的一種政治文化,就是為我所用。到了近年,更變成「為今我所用」,因為此刻可用,下一刻未必適用,所以「今我」才是最重要。而申紀蘭,正合乎「今我」所用。

不過,她說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其實也是自騙。因為中共經常用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自己否定自己的政策,或者後人否定前人的政策,乃家常便飯。所以,申紀蘭今天投的贊成票,也是對過去某些政策的反對票。所以,我雖然不會苛責她,但也不能不批評她。她對黨的忠誠所帶來的惡果,豈能用一句「善意的愚昧」就可抵銷?

更要批評的是眾多的「香港申紀蘭」。以近期的港版《國安法》為例,他們還未看過條文,就不斷贊成和狂吹;他們在聽到香港主流民意的反對聲音之後,還繼續肆意狂噓。他們不是比申紀蘭更申紀蘭嗎?

再看他們的長期表現,也許有一點跟真版申紀蘭不同。申紀蘭頂多是政治上得益,經濟上未傳出醜聞或其他不恰當的暴利。但很多「香港申紀蘭」卻是名利雙收,跟著繼續為虎作倀,掩著良心(如果還有的話)說瞎話。

我這樣說,不是散播仇恨,也不是煽動仇官和仇富情緒,而是要說出「左」的毒害。左毒至今沒有消失,反而更烈。喝了毒藥的人,當然希望其他人也喝,因為這樣才可以「攬死」;即使沒有死,而是一起變了形,但這樣才會顯得他們「正常」!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