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金之廢與年金之謎
2016-01-07
news-images
強積金難解決退休人士退保所需。 (資料圖片)

退保諮詢,有「不論貧富」與「有經濟需要」之爭。但A餐B餐共通之處,是3,230元一派到尾。我所指的「一派到尾」,意思是年金有幾長命派幾長命。雖說世上只有死亡和賦稅逃不了,但人又老錢又冇亦是風險。退保一派到尾的那個「保」,既是保障,更是保險。

也是一派到尾的當然還有幾十年來從未有人質疑過會爆煲的生果金,至於強積金卻是退休時一炮過俾。一炮過俾的強積金退保,既難以解決退休人士千金散盡靠綜援的「道德風險」問題,亦沒有長壽保險的功能。

除非回報率比自願儲蓄的高,這樣的強迫性投資根本不應該存在。諷刺的是,一方面香港強積金回報一直強差人意,另一方面連積金局也承認強積金對退休後最有可能墮入綜援網的低收入人士來說形同虛設。

換句話說,強積金對減少退休人士依賴老人綜援的道德風險問題毫無幫助,後果只有削弱本來會儲蓄懂投資的人退休後的保障。低回報兼零保險的強積金,不是形同虛設,直頭冇好過有。

市場上收費低回報合理的投資產品多不勝數,強積金改革再改革的煩惱都是皆因強出頭。

市場上收費低回報合理的年金計劃寥寥可數,為了退保諮詢的是是非非,容我繼續多開口。經濟學中「年金之謎」(annuity puzzle)是一大懸案:談理論,在一般情況下,買年金保長壽,唔買你就笨;講現實,即使在保險市場成熟的美國,年金市場的規模還是細得可憐。唔買你就笨的東西市場細得可憐,是現實中供應出了問題,還是理論上需求被誇大了?

原來所謂「一般情況下」,包括沒有留下遺產的打算。有打算把部分財產留給子女的,不會用它換取一派到尾的年金。另外,因危疾所需的醫療費用不但要大量現金周轉,預期臨死前的醫療開支,亦會減少對年金的需求。還有,老夫老妻共用資源分擔長壽風險,同樣會削弱年金需求。這些需求分析一個重要含意是,社會上無兒無女兼無伴侶的長者數目愈多,公共醫療愈完善,年金市場的需求便愈大。

但遺產及醫療開支等需求似乎未能完全解釋年金之謎。訊息不對稱下所謂「檸檬市場」導致的逆向選擇(adverse selection)和其他交易費用過高,都會減少私人市場的供應。

研究發現,社會上各人長壽風險之不同,及其他行政成本令市場上年金的金額減少了足足一成半。

周永新教授的C餐建議現行生果金加碼,然後將領取門檻與人均預期壽命掛鈎,變相是公營長壽保險。加上500萬元資產審查能減少政府開支之餘,向明顯有遺產計劃的長者說不受保亦情有可原。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