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負入息稅的lesser evil
2017-02-14
news-images
曾俊華建議研究負入息稅。(資料圖片)

林鄭月娥在回應加息、聯匯和金融政策時的態度讓人感覺不安,由於主戰場是政制改革,綜觀四大參選人的財金政綱都無大新奇觀點。唯獨曾俊華,他算略懂經濟,層次上他比其他3位參選人高一點。薯片提出的負入息稅建議尚算破格,不過,我睇過他政綱中對負入息稅的描述,渾水自問可以給一點建議。

根據薯片政綱的描述:「收入低過某一水平,不用繳稅,還可以獲得政府補助,這有助改善貧窮家庭的生活,亦可理順現時的福利津貼機制。」政綱中對負入息稅的描述只有這一句,坦白講,這個描述連入息稅最基本的原理都觸及不了,實在太過分,過分地簡單。心水清的朋友會睇得透,如把這個描述套落其他大部分福利政策,如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或綜援等,都係適用的。所以,我才驚訝,薯片連負入息稅的基本原理都未能掌握。

要了解負入息稅,先要理解何為negative taxable income,即收入與低收入界線之相差。收入低過界線的市民,將按稅率得到一個津貼限額,反之,若收入高過界線,按同樣比率交稅囉。字面定義不好說,網上有很多數字例子會解釋得更清楚,字數所限,按下不表。負入息稅其中一個好處,在於一視同仁和簡單,而且盡量維持低收入人士工作的誘因。本質上,負入息稅是由稅務系統取代福利系統的操作,原意是透過鼓勵更多工作誘因,去解決貧窮,同時又保障低收入人士的基礎生活開支。第一個問題是,香港已經接近全民就業的經濟體,工作崗位得咁多,鼓勵誘因之餘,就業職位數量又是否消化得了?

很多人講負入息稅都會引佛利民,但很多人捉不到佛利民的重點。治亂世用重典,佛利民提出的經濟政策經得起理論性討論,但經不起實戰,因為不論學券制又好,負入息稅都好,它們都是「重典」,地球上並無一個經濟體可以貫徹其理念執行而又行之有效。負入息稅問題是本質上它定下了一個低收入界線去計算negative taxable income,那麼跟現行最低工資、綜援的分配就重疊了,負入息稅要行之有效,必須要減輕其他福利開支,而且分餅仔的權力將由稅務機關執行,變相削了福利機構權力。光是這點,整個社福界已經要跟你開戰了。而且,那條低收入界線的釐定方式,又可以打大交了,因香港上次單是劃定貧窮線都已吵到不行,這是過往總結以來的社會經驗。同時佛利民主張的學券制,來到香港執行又變相「四不像」,學券的原意是free to choose,讓家長和學童以「投票」方式選校,鼓勵學校內部競爭,提升效率,教育開支由政府埋單。香港的幼兒學券制只覆蓋部分學校,選擇不夠多,做不到free to choose的效果,倒是更像教師津貼而已。因為學券跟負入息稅一樣,必須要有反對既得利益者的意志,才能執行。

“Any state intervention, any income redistribution, creates disincentives and distortions”經濟學大師Gary Becker這樣說。佛利民的反駁是:「如社會同意要有一定程度的財富再分配,在平衡市場分配角度來講,負入息稅是最好。」換言之,在經濟大右派眼中,所有財富再分配都是evils,而負入息稅就是lesser evil了,也跟曾俊華的競選形象很相稱。負入息稅的口號的確很好聽,因為扶貧永遠都有人buy,但骨子裡的原理,大家未必知,所以聽聽好了,嚴格執行倒是難得很。假若薯片當選到,又有很強的執行意志,這些良策,我願意走入建制做替死鬼代勞。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