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時裝時刻
2021-05-14

鍾意一件事,通常都因為有誘因,或者啟蒙者,例如愛上時裝這回事,每個時裝迷都有不同的入坑理由。這次就想趁此機會,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時裝時刻」!

為了今次題目,落筆前煞有介事地問了經常交換時裝經的好友J:「你係幾時開始鍾意時裝?」原來在這方面我算「早熟」,在踏入千禧年的前夕,因為一首《大懶堂》令14歲的自己開啟時裝「真理之門」。說起來有點浪漫,但愛上時裝早在小學經已發酵,據家人所稱小學時期的我經已會拉著他們衫尾要求到Nike之類買衫,尤其一到新年可以換新衫就會莫名興奮,而更大的可能性,或許是有幾個戴Boy London錶、用Jean Paul Gaultier鐵牌銀包及Bold袋的表哥表姊,細細個就用軟硬天師的歌洗我腦。 

至於點解是《大懶堂》?當年LMF絕對是學校的禁忌,記得幾個同學在電腦室偷偷聽時被阿Sir斷正,卻發現這位History阿Sir原來是「Death Metal友」,在他的介紹下開始接觸歐美日本音樂文化,由想模仿衣著打扮再到喪買日本雜誌《smart》和《Boon》等鑽研時裝潮流(當然唔少得香港的《Milk》),後來更與幾個校外好友在每次打完波後,都會交換買衫心得。

正因為大家都住大西北,而那些年屯元天的商場只有噏耷肉酸衫賣,唯一方法就是每逢周末聯群結隊出九龍買潮物,試過為一件Supreme Box Tee儲了差不多半年零用,但買得最多其實是日牌GDC,而平有平買則有Dusty和Double Dog這兩大元祖港牌,現在憶起那段在新港中心、加連威老道、太子聯合商場買衫的日子,依然會點滴在心頭。 

以結果論而言,後續的發展就是修讀了時裝學科,亦在機緣下入行做「潮流記者/編輯」,轉眼間已經寫了13年!大家的「時裝時刻」,又是怎樣的一個故事呢?

(註*本文標題向已故時裝作家黎堅惠小姐著作《時裝時刻1987-2007》致敬)

Am730
2000年頭潮人都跟木村買Red Wing、BAPE®,我反而跟窪塚洋介和降谷建志著Supreme、GDC。
Am730
多年後在香港某時裝活動上遇見GDC的主理人熊谷隆志,感動到想喊出來!
Am730
曾幾何時加連威老道雲集各地潮牌,可惜廿年後的今日風光早已不再。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