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 圍牆100里超馬明天接受報名
2019-11-08

5月底,本欄曾介紹為紀念死於柏林圍牆下的亡魂而舉辦的柏林圍牆超馬,當時波瀾壯闊的反送中、為自由的抗爭仍未開始。因逃亡而在柏林圍牆下被槍殺的眾多亡魂,絕大多數是無名無姓,找得到身份的只有約140人,當中有一些人的身份是待東德共產政權倒台後,梳理仍未銷毀的檔案中發現。比賽每年紀念一位殉難者,並以他的肖像製作完賽獎牌。

news-images


8月中,我去了德國參與賽事,這幾個月去遊行集會多過練跑,練習不足的情況下,我跑到80公里開始膝痛,到100公里左膝已痛到無法再跑,幸好頭半段速度尚可以,兼且大會時限都有30小時,我做了60公里步兵還可以完賽,趕及在關門前半小時左右回到終點。


跑過一圈才知道,柏林圍牆絕大多數已拆了,現存剩下的原始圍牆甚少,而且多是集中在柏林巿內,粉飾成為觀光點,當年的圍牆變了如麥理浩徑一樣的「圍牆郊遊徑」(Mauerweg),重要的地方例如殉難者葬身之地,都有展板介紹當年的情況,而挑戰160公里的賽後最強烈的感覺,其實你不必這麼笨,不用親身試一次,也知道160公里是多麼長!


比賽今年紀念的殉難者,是一位有奧地利籍的西柏林年輕人,他以身犯險帶東德人經地道逃亡,可惜被篤灰而殉難。但最令我惋惜的殉難者,還是比賽去年紀念的一位十歲小童Jörg Hartmann。柏林圍牆有一戶外紀念堂供奉殉難者,我特別找這位小朋友靈位,如果他今天仍活著,就是一位見證東西德統一、見證德國浴火重生的59歲先生。


可惜他的生命到十歲就結束了。1962年3月17日,東德政府通知她媽媽,小朋友在湖中遇溺逝世了。到柏林圍牆倒下、東德倒台後,小朋友的家人才發現,他真正死亡的原因並非遇溺,而是被圍牆軍人槍殺。


對於香港人,這些悲劇只是他國的歷史,他人的痛苦,只是沒料到類似事件也可以在香港發生。我們有「報稱」自殺遇溺的15歲女孩陳彥霖,還有更多無名無姓,「報稱」死於各種意外的香港人。


德國人找到了部分的事實,但香港人有機會找到嗎?只願陳彥霖及其他死於非命的亡魂安息,願你們在天之靈,引導我們找出真相。


2020年的柏林圍牆超馬,明晚6:57pm開始接受報名,比賽有全程、兩人、四人或十人接力,時限為30小時。6:57pm,是當年東德政府於1989年11月9日宣布開放邊境的歷史一刻。


比賽網頁: https://www.100meilen.de/  文:HY / FB Page:馬拉松 看世界 /Run the World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