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性城市:機動城市主義(Tactical Urbanism)
2020-11-20
news-images
在禁堂食令下,九巴公司在巴士站內放置椅子供吃飯之用。(資料圖片)

重建發展是香港政府在2000年以來大力推動的政策,希望通過重建舊樓,令老化的社區更符合現代生活標準及社會需要。重建以「項目」為單位,一般項目有收購到拆樓也最少需要數年,加上發展項目亦需時,即是在重建後的建築,也未必能夠追上社區生活上的轉變。

城市規劃及建設是一個繁複而且緩慢的過程,但城市生活方式的轉變卻剛剛相反。如疫症時期一樣,在家工作大幅削減了對交通的需求,馬路頓時變得冷清;如上回提及,禁堂食令在短時間內大幅增加對戶外座位的需求,這些即時性的生活轉變,被體制,專業,甚至政制所控制的城市規劃是無法及時回應的。

於是,在美國有人開始利用路邊停車位建造一個臨時花園,充分使用車路去提供更多公共空間;在禁堂食令下,九巴公司在巴士站內放置椅子供吃飯之用。這些做法,有人稱之為「機動城市主義」(Tactical Urbanism,又譯戰術城市主義),形容一些在建設環境上短期性(通常是低成本)的改變,以快速改善社區的環境及解決需要。與期間限定店(Pop-up Store)不一樣,這些即興的城市空間介入,展現了市民在城市中的自主性及主體性,而非回應商業需求,市民生活不是由城市硬件主宰,城市是用來服務市民的。

在馬來西亞有不少小孩因為生活在貧窮線下,白天要幫手家計,父母亦不能供書教學。有志願團體在有限的資源下展開了一個「街頭書坊」計劃,將一個白天是停車場的空間,在晚上通過搬上可以移動書車裝置,桌子等,變成一個為街童而設的讀書小空間。 團體在改裝書車上花了不少時間,希望透過設計減少運送難度。如此的概念其實也可以套用在房地產科技(PropTech)之上,例如通過利用一些投影裝置,又或是簡單的室內種植儀器等,亦可以達到不改空間分毫,但又可以彈性處理空間。

你有可否想過,我們可以用15分鐘從太子走到旺角時,為何大部份香港人不以單車代步?以前的規劃者認為擴闊車路有助改善交通,但相信他未能想像到現時交通擁堵之嚴重。市區沒有單車徑,單車在大部份港人生活中都是生活閑趣,但自從有了共享單車(例如Loco Bike)之後,筆者有中大同學開始用單車回校了。科技的出現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但相信對實際改變城市景觀(即智慧城市)還有一段距離。在這段時間,未來協作社希望能夠發揮機動城市主義中的如水(Be Water)精神,結合不同專業界別,建立針對城市空間與社區發展的各種社企項目,在城市角落中增加想像及靈活性,活用科技,來達致一個彈性城市。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