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3-07-23 06:00:00

三件野蠻事

分享:

一群年輕藝術工作者以「生活原是應有選擇」為題,與信和合作策劃展覽,在商場內建設一條村,以永續生活為題,闡釋新界幾個村落的故事,包括馬寶寶農場所在地的馬屎埔村、建設中的菜園新村,以及被東北發展影響的打鼓嶺坪輋和古洞北。藝術家本來的願望,是讓市民明白「家」與「土地」的關係,思考城鄉能否共生,珍惜香港的農業和自然生態。

這是由發展商支持的展覽,題材卻是有點保衛家園的意識。發展商的團隊與藝術家關係緊張,可以理解;儘管是這樣,既然展覽是共同目標,就應該求同存異,況且藝術其實有著化解紛爭的能力,拉近雙方的不同。可是,商場負責人未有開明處理分歧,工作人員在開幕前數小時擅自把小克其中一幀作品取走,並以字句敏感為由,用黑色卡紙遮蓋另外幾位藝術家的作品。小克的漫畫內有一對聾貓,對白是「強烈要求城鄉可以和諧合併」,這又有何敏感之處?結果,藝術家抗議,好好的展覽被取消。

擅自取走,擅自遮蓋,是欠缺最基本的尊重,是野蠻的行為。

第二件野蠻事,是中華書局「河蟹」港大歷史系教授高馬可撰寫的《香港簡史》中譯本。書局的解說破綻百出,一說是要洽談內地版權,二說只是樣本書,錯誤出售,最後把書都回收,但最重要的是高馬可教授對此懵然不知。

第三件野蠻事,是愛港力陳淨心與其支持者在一個普選論壇的暴力行為。論壇由建制派第二梯隊主辦,還以為愛港力會俾面,詎料場面完全失控,愛港力成員跳上桌面,粗口橫飛,你推我撞,學民同學受傷,場地內多張椅子桌子都損壞了,當其他人用最大的克制嘗試表達對普選的意見時,愛港力卻用暴力妨礙其他人表達意見,至論壇要被迫腰斬。

三件野蠻事在一周內相繼發生。相同之處,是信和負責人、中華書局和愛港力都否認這是野蠻,不承認這是審查,是篡改,是暴力。這邊廂,是公民覺醒,期待香港能擁抱最大的包容,求同存異推動社會的民主和進步;那邊廂,野蠻、審查、小丑化暴力化,卻在公共空間更肆無忌憚和明目張膽的發生。這就是今天香港的悲哀。

作者為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總監,[email protected]

留言專區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