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2019-08-19 05:15:00

各有堅持 和解無望

分享:

面對社會的撕裂,本欄在上周五提出了一套和解方案,希望雙方都能各自退讓,達至妥協,令社會不致把過多的精力放在內耗上。這樣,港人的生活才不至每況愈下。

然而,雙方對我的建議都嗤之以鼻(我早就有此預料),各有自己的堅持,絕對不肯妥協。那就只能憑實力與地位去解決了。
 

黃絲認為,按我的方案,運動的策劃者最終仍有機會被告上法庭,即使先行自首,最多亦只能獲減刑而已。所以他們沒可能接受。

我告訴他們,形勢的發展會對他們愈來愈不利,不妥協的結果只會是一項訴求也沒法如願,而且還會導致更多人被捕,以及判刑更重。接受我的方案,起碼可以取得某些象徵性的勝利,如政府正式撤回法案,以及政府改組領導班子。為何不見好就收,非要弄到五大皆空不可?只可惜,無論我怎樣說,他們都不為所動。
 

另一方面,藍絲對我的建議亦不認同,他們以為,如果按我的方案去做,等同叫政府跪低,以後反對派只會得寸進尺,令社會後患無窮。

我告訴他們,我的建議雖好像要政府讓步多一些;但非此不足以展示政府尋求和解的誠意。此外,這樣亦有利於把黃絲中的溫和派爭取過來,到政府真的要採取強硬手段去對付激進分子時,他們會較能體諒。

我很快發覺,與兩派人士講甚麼都沒法改變他們的立場與取態。他們各有自己的原則與堅持,別人的勸喻完全起不了作用。如此看來,兩派已和解無望,非透過實力的較量不足以解決問題。

若果真的要看實力與地位,形勢對反對派不利。反對派須在民意上取得優勢,但香港並沒有機制可以透過選票去換取權力。亦不能純靠民意去迫政府讓步。
 

反對派以為,一天政府不讓步,不滿的人就會愈多,政府受的壓力就會愈來愈大;到最後就非跪低不可。

不過,在政府看來,政府對反對派的訴求並非沒有回應,而且是在最關鍵的地方已作出了回應,那些純為「反送中」而出來遊行的人,會因目標已達,而不再參與長期的抗爭運動。只要政府立場堅定,在非主體問題上寸土不讓,參與者之中就會有一部分因徒勞無功,而不願意長期抗爭下去,變成群眾運動的規模會愈來愈小,氣勢上會日見輸蝕。

此外,反對派由於過去策略錯誤,進行過一些過激的行動,已令自己的關鍵成員暴露於被警方依法拘捕的風險中。只要政府把法網收縮,就可以逐步削弱反對派的實力。

再者,反對派在阻礙地鐵運作與佔領機場的行動上,的確導致很多普通市民的不便,引起有部分中間派的市民不滿。他們不想有人任意把他們也綁上戰車。

在這種情勢下,「反送中」運動應該高潮已過,以後不可能再一浪高於一浪,而且會逐步走向平淡。此之所以,本港的樓市與股市只是往下作了一些調整,而未見有恐懼性拋售。投資者相信,北京仍有能力控制大局。
​​​​​​​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