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專訪|創上癮只因不甘心? 吳林峰與柳應廷互mean中玩突破
2021-10-15
news-images
吳林峰喜歡以音樂創作紀錄生活感受。

吳林峰,2019年出道的唱作歌手,偶爾自嘲「唔係林峰」的他,年初憑著《樂壇已死》為人所認識,與一班新世代歌手踩上Chill Club頒獎禮和鄭中基的自駕演唱會,並將於本周六(16日)在麥花臣場館迎來人生的首個賣票的個人音樂會。自小熱愛音樂,中學時期已開始街頭busking,因為不甘心只唱別人的歌,從而踏上創作之路,誰知一寫就停不了,「寫歌就像寫日記,是重新認識自己的方法。」無論自家歌曲或為人作曲,取材於生活日常的作品,引發觸動人心的共鳴,也帶來自我突破與療癒。

由社工轉做音樂人

回想從街頭唱到麥花臣舞台的七年之旅,吳林峰形容是不可思議,「當年曾亂噏話終會有日開show,原來有些人從busking開始聽我,非常感動,加上音樂班底是由街頭合作至今,那份兄弟情很寶貴。」吳林峰的創作路,從自彈自唱別人的歌開始,「唱了一段日子,條氣唔係好順,覺得大家留下來聽,只因我唱別人的歌,不如寫吓自己的歌,睇吓大家有咩反應,當然我唱自己的歌係冇有人留低聽。」慶幸這一試,燃起他對創作的一團火,「一寫就上癮,我好鍾意記低某些時刻的感覺,寫歌就像寫日記,是重新認識自己方法,過程中自己亦會有所領悟和成長。」從此,音樂創作成為生命中重要的一塊,甚至放棄收入穩定的社工工作,「因為沒辦法從中找到樂趣,每日返工最擔心電話響,因為要寫報告和跑數,唯一樂趣是與不同的client傾偈,我對他們很上心,但建立關係需要很長時間,自覺應付唔到,搵唔到自我存在價值,覺得人生唔應該係咁,儲夠錢租studio就辭工全職做音樂。」

news-images
吳林峰自中學開始拿著結他在街頭busking。

獲許廷鏗賞識 如強心針

由busker到投身樂壇,吳林峰感激遇上伯樂。每天如常busking的影片,被許廷鏗無意中發現並邀請合作,這猶如一支強心針,促成兩人首次合作的《雪糕》,這也令他嘗試在網上推銷自己的作品。「估唔到收到商台DJ梁文禮的查詢,問我首歌會唔會派台,當時我連怎派台都唔知,這首正是我的出道歌《你是萊特》。」香港地,單靠做音樂維生,絕不容易,兩年的全職獨立歌手生涯,吳林峰形容頗有挑戰性,「有時要諗如何交租,冇錢出街食飯就諗自己煮,總能在限制中搵到出口。」問他可曾感後悔嗎?他語氣肯定地說,「有迷失的時候,但一定冇後悔,條路自己揀,衰咗也是自己受,最擔心只係阿媽知道唔俾我繼續。」

今年初吳林峰推出首張個人EP《Life Donut》,然而,不少人認識他,是透過他作曲兼有份演唱的《樂壇已死》,或因為他是MIRROR《One And All》、Jer《迴光物語》和《狂人日記》或Edan(呂爵安)《小諧星》的作曲人,對此他淡然道,「沒有甚麼hard feeling,因為我寫歌給其他歌手,是抱著可幫助對方發揮的心態,不是要令歌曲出名或增加知名度,有人認識作曲者已是Bonus,如果真的幫到他們反而開心,因為我知自己不是要靠他們,無論如何我也會keep住創作,歌有歌的命,要配合時機。」

劃逗號  開展新階段

最近加盟新唱片公司並舉行首個個人音樂會,吳林峰形容,「我覺得這階段是逗號,然後迎接新開始,過往大家以不同形式認識我,可能是busking或因我叫『吳林峰』特別易記,也可能因為《樂壇已死》,但總叫有人記得我是唱歌,希望透過這音樂會可重新認識我。」音樂會名為《明天一切如常》,說的是生活態度,他直言,「唔想講大道理,甚麼正能量、溫暖你心之類,希望大家在看似刻板苦悶的生活中找到樂趣。其實我每日返studio,辛苦地由街頭行到街尾,有時又唔記得帶鎖匙,間中亦會很忟憎,但有時能食餐好的,總能找到一點樂趣。每當我拿著結他彈的時候,這些生活點滴都能化作音樂創作,讓自己聽和感受。」他表示,音樂會的鋪排猶如「回帶」,重新體驗一路走來的每一步,除了個人作品,也會重新編演繹為其他歌手寫的作品,「每一首我寫給人的歌也有特別意義,以前從沒想過會有artist唱我的歌,如果有人欣賞,對我是很大鼓舞。」

news-images
吳林峰認為,即使看似刻板苦悶的生活,仍能找到樂趣。
news-images
許廷鏗是吳林峰音樂路上的重要伯樂。

Jer玩得顛  有surprise

在吳林峰的創作歷程裡,有哪些別具意義的作品?他一臉苦惱表示難以取捨,每首都盛載著生活的領悟和感受,「若真的揀就是《街燈》和《下一束光》,因為是我頗迷惘時寫的,讓人見到我樂觀以外的一面。」至於為其他歌手寫的歌,他選了許廷鏗的《痛》,「這是自覺寫得幾好的旋律,創作過程令我放低外公過身的傷痛。」而Jer的《狂人日記》則是突破極限之作,他笑言寫到精神分裂,交出最不似吳林峰的歌曲,「Carl叔叔(王雙駿)給我order後,第二日就問我有冇歌,當時我打緊機,衝返studio捱夜寫完,未試過咁趕,《狂人》是迫出來,本身首歌是寫痴線佬人格分裂,我覺得寫歌時真的幾分裂,試過好忟憎唔知點寫,但寫寫吓幻想阿Jer揈頭唱live的樣子,都幾搞笑!雖然捱夜唱高音demo幾辛苦,但好好玩,原來我都能做到。」

吳林峰與Jer同是busking出身,兩人老友鬼鬼經常互mean,最爆笑是兩人打機玩「FIFA」,Jer在IG story大爆吳林峰以八比一大敗,「耿耿於懷」的他半說笑道,「Jer真係好mean,以為佢唔玩得,點知仲玩得顛過我!」說的不只是打機,更是音樂製作,「Jer好有自己想法,而我對創作上也很固執,而且我倆都是畫面感極重的人,大家要不斷過招,創作空間很大,他又不用太多限制,想怎寫怎唱都可以,是好能夠surprise你的一個人,所以跟他合作好好玩。」談到Jer給他最大的啟發,「例如我寫歌會寫低啲個key,如果他覺得高key好聽仍會試,或者我幫他諗唞唞氣位,但他會說不用唞,這令我也有很多突破,去做以為自己做唔到的事。」

改懶音  唱好廣東歌

最近,吳林峰推出演唱會同名的新歌,由他親自作曲、T-rexx填詞、王雙駿監製,他表示歌名的「如常」是指創作心態,「即使轉新公司,我仍繼續透過音樂說我想說的信息,但會在自己的comfort zone,不斷找機會突破和創作。」突破求進,不是口號,為了以最佳狀態開show,吳林峰積極操練體能,還特地找老師重新學唱歌,他笑言,「玩突破,我唔會跳舞,但希望聲音上有變化,有段時間幫人寫歌,唱demo通常只會dededada,不自覺會影響咬字,加上我本身說話有懶音,如果要唱好廣東歌,一定要在這方面練習,原來透過咬字可讓你更輕鬆地唱好一首歌。」

化妝及髮型:Kaho Cheng

服裝: A[S]USL

文:Grace

news-images
吳林峰為Jer作曲的《迴光物語》獲得佳績。
news-images
出道兩年的吳林峰將於明晚(16日)首度舉行個人音樂會。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Am730
黃翠如上海嘆咖啡 親手操刀剪頭髮現少女味
Am730
Am730
專訪|識於微時齊開騷 洪嘉豪 張天賦 細訴別讓眼淚白流的教訓
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