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深情的悟空 郭富城 鄭保瑞
2018-02-02
news-images

自從2013年開始,香港觀眾幾乎每年都有孫悟空陪伴度新歲,屈指一算,短短五年已先後有四位中港演員曾扮演孫悟空,其中郭富城於賀歲喜劇《西遊記.女兒國》「冧莊」,再演跳脫靈巧的美猴王,以舞王的靈活身手,看來是毫無難度,他卻認真地說:「很辛苦,有一刻想過唔演。」最苦是猶如「大熱天時被針拮」的特技化妝。不過,城城一直渴望參演喜劇,難得有機會大展喜感,固然要頂硬上,家有妻女的他,今次會流露深情暖男的一面,更會為誤墮情網的唐僧,打爛醋罈,務求讓觀眾捧腹過新年。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林俊源
 

news-images

演員互動有喜感
由鄭保瑞執導的《西遊記》系列,繼《大鬧天宮》和《三打白骨精》之後,今年再以《女兒國》賀歲,他坦言,「商業電影很現實,上兩集的票房不錯,才考慮拍下去。」上集票房超過12億,再下一城,也是順理成章,然而,鄭保瑞的電影向來是剛陽味甚重,何竟在「九九八十一難」裡,偏選上《女兒國》?「這是公司提議,起初我也有點拒抗,男人老狗拍甚麼女人戲,我又不擅拍這些,後來卻放開了,因為故事講《西遊記》較少接觸的愛情,這是唐僧與女兒國王的關係,自己對和尚的愛情故事頗有幻想,跟佛家講愛情,戲劇衝突頗強。」《三打》是師徒同歷磨難的成長,也揭露統治者的不仁,新片則是四師徒闖進男人夢寐以求的女兒國,「上次的孫悟空是剛放監出來的大佬,對住初出茅蘆的唐僧,最後建立互信關係;今次是一班麻甩佬去了一個全是女人的地方,發生很多趣事,例如飲水大肚,喜劇元素豐富,過年看會頗開心。」近年多演沉重角色的城城,被新片的輕鬆調子所吸引,他直言,「賀歲應該開心,我一直都想拍喜劇,希望演多樣化的角色。」新片有四師徒原班人馬坐鎮,還加入梁詠琪、林志玲和苑瓊丹等,城城笑言一拍即合,他興奮表示:「苑仔是優秀的喜劇演員,撳都撳唔住,很多時玩即興,她交一句,我又回她,喜感便出來,完全是神來之筆,沒得寫,這是最好玩的地方。」


辛苦演悟空 曾想辭演
城城抱著拍要為觀眾帶來歡樂的心態接拍《女兒國》,直至化妝試造型,心裡即暗忖:「瀨嘢!」他解釋:「因為在台南拍攝,氣溫超過15度已經很難捱,難以形容那種恐懼!」同樣是耗時近五小時的化妝,上次抵著嚴寒拍攝,今次則是夏天溫度,感覺截然不同,「老實講,我是個愛乾淨的人,今次頭髮短了,滿臉黐著鬈曲的毛,有些會倒後插向頸,即是『大熱天時被針拮』,足足三個多月,唉!演戲啫,別要攞人命吧,真是一個挑戰。」本身皮膚敏感,頂著一身「毛孩」裝束,如何說服自己拍下去?城城幽默回應:「別要想太多,開工拍啦!每日見導演都很惆悵,我惟有扮作若無其事,減輕他的痛苦。」其實,鄭導早知城城曾有辭演的念頭,但仍視他為不二之選,「悟空是人和馬騮的合體,要捕捉這感覺,演員的肢體語言很重要,既要發揮悟空的力量,同時要保持乖巧幽默,暫時看來,阿王(郭富城)最適合。」導演更大派定心丸,「他有自己的喜劇節奏,可以放鬆地演。」畢竟這也是一份信任與肯定,城城深知演員默契是拍喜劇的關鍵,若臨時換人,四師徒要花更多時間磨合,「既已接拍,呷笨都冇用,一定要承受,經過幾個月的磨練,已去到另一境界,接演任何角色也難不到我。」至於第四集?城城即耍手擰頭,「別開玩笑吧!」
 

news-images

化身溫柔暖男
城城形容孫悟空是從影以來最難的角色,有機會兩度扮演美猴王,他一臉滿足地說,「確實開心,可以天馬行空,沒甚麼掣肘地演,很有力量,中國有幾多個超級英雄?外國都有Iron man、Batman和Superman等,我是Monkey King!」不過,城城強調沒想過要成為孫悟空的代表,「不同演員各有風格,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記得郭富城曾演過出色的孫悟空已經足夠。」故此,他絕不敢怠慢,跟導演找來的舞台劇老師,設計及學習肢體語言,「因為要演一個較接近動物形態的悟空,以製造喜感,所以要研究瞓、食等動作,望能立體一點。」鄭保瑞表示,經歷過三打白骨精之後,四師徒已成為團隊,會有溫暖的感覺,孫悟空已絕對信任師父,不會再爭拗不休,例如唐僧對女兒國王動了情,悟空會妒忌,卻仍願與師父一起承受結果,他更似是唐僧的buddy,「他會選擇自己受難,是很深情的悟空。」城城形容悟空是溫柔的暖男,願意體諒、陪伴和開解唐僧,「會有少少呷醋,因為很錫師父,但他有一刻忽略自己,感覺失落,仲唔搣大髀?」城城鬼馬地呼籲,欲知兩個男人點收科?有請入場。


拍唐僧動情 一額汗
不說不知,骨子裡的鄭保瑞,一直想拍愛情片,他半說笑道:「每次跟老闆提起,他們都說愛情片與你何干?還是拍開鎗飛車吧,今次正好借《女兒國》一試。」談情說愛,親熱鏡頭最為吸睛,鄭保瑞坦言,曾掙扎是否為唐僧設計親熱戲,最終他還是決定點到即止,「不能為娛樂放棄故事或人物本身,唐僧始終是和尚,要小心拿捏感情發展,哪怕只是碰一碰手,有些事情總不能做,否則便不是拍和尚。」對他而言,最大挑戰是唐僧動情的表達,可謂拍到一額汗,「不能太瘋狂,刮大風雨搞浪漫情節,要在平淡中的表達感情進展,很靠演員表現,現場很神奇,跟劇本可以是完全兩回事,所以拍感情戲的幾天,會特別緊張,拍得比較慢,好讓自己看清楚,思考觀眾如何接收。」他表明沒意圖推翻原著結局,只想注入現代的愛情觀,「要呈現他的勇敢,承認曾動過一念,佛教看動了一念便是永恆,不會為永遠消失,他如何面對這慾望,在愛眾生與愛一個人,怎樣取捨?如何得釋放?這是唐僧較得意的地方。」拍過和尚動情,鄭保瑞有意再挑戰重口味愛情片,「想拍一些禁戀、帶極端色彩、世俗難接受的關係,因為本身已頗有戲劇性。」
 

news-images
展開相集
共 4 張照片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