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tainment
楊千嬅:丁子高拯救了我 彭浩翔:感情要經歷互救
2017-04-21
news-images
news-images

一段萌生於後巷「港式打邊爐」的姊弟戀,煲足8年,余春嬌和張志明決定戒煙,卻戒不掉《志明與春嬌》系列,經歷七年之癢,《春嬌救志明》面臨分與婚的抉擇,癢在成長不同步,未熟男如何解救中女危機?早在戲外已經上映,楊千嬅與余春嬌難解難分,角色貼心入肉,她回想仍是單身的中女歲月,在台上縱有萬千寵愛,台下卻是自卑不安,直至遇上丁子高,「其實是他拯救了我,讓我知,我的真身需要甚麼。」救人同時也是被救,導演彭浩翔語重心長地說:「一段感情的經歷是互救,若能令一個男仔變成男人,都是一種拯救。」說的是張志明。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蘇文傑
髮型:Vic Kwan@wecut.asia(楊千嬅)
化妝:Ling Chan @ ZING the makeup school (楊千嬅)
場地:J Plus Hotel by YOO
 

news-images
news-images
news-images

迷失於人生導航
在觀眾心目中,余文樂跟張志明一同成長,楊千嬅與余春嬌更已劃上等號,《志明與春嬌》的愛火點燃於「煲煙」時;續集《春嬌與志明》各自北上覓愛,卻藕斷絲連,餘燼最終復燃;來到第三集《春嬌救志明》(下稱《救》)「拖」足七年,婚前抉擇,要讓愛火燒不盡,是信心的考驗,千嬅形容為春嬌的醒覺,「她不可任性下去,要長大,面對現實,處理一直逃避的問題,其實她和張志明在人生的導航裡,站在甚麼位置?為這段感情定位,確定他和春嬌的步伐,是這集的主旨。雖然志明喜歡跳跳紮跳來跳去,但他一直都能夠為自己定位,其實他是個好男人,反而是余春嬌迷失,因為自己的成長和童年陰影,無法為自己定位。」當發現年輕的男友跟自己不同步,在「熟女」市場價值偏低的主流論述底下,春嬌陷入極度焦慮和恐慌之中,「很矛盾,以前覺得他很醒目,即使賴皮也很可愛,但因為自己的迷失,將他的可愛變成自私,成為爭吵的理由,全是自己的心理反射。」

 

不婚 做女王
春嬌與志明的話題性,離不開千嬅真人版的姊弟戀,今日婚姻美滿的她,在單身的歲月,也曾經陷於中女的疑惑,甚至成為不婚主義者,「當我大約30歲左右,便決定自己不需要結婚!」此語一出,彭導甚為驚訝,「我以為你沒有這些階段……」千嬅毫不猶豫地回應:「當然有!當時『好堅』,很強悍,何需結婚?後來自己拆解,是缺乏自信和安全感,覺得不如自己做女王。」彭導好奇追問:「你有想過若生小孩,便去借種嗎?」千嬅答道:「當時覺得生小朋友很難應付……甚至突然去到一個偏激位,鍾意去威尼斯便去威尼斯,去倫敦便去倫敦,沒有男人更自由自在!」千嬅一臉認真,冷不防鬼馬的彭導搶白,「你現在也可以……去威尼斯人,近近哋!」引來哄堂大笑,千嬅沒好氣大叫救命,「好cheap呀!」話說回來,與其由中女變沒女,倒不如先作部署,千嬅不諱言,若非邂逅丈夫丁子高,年屆35歲之時,也會考慮雪藏卵子,為「身後事」作準備。

丈夫助找回內心小孩
千嬅形容丁子高猶如一面鏡子,把真實的自己映照出來。「其實是他拯救了我,讓我知,我的真身需要甚麼,因為多年來面對藝人這崗位和自我設定的形象,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楊千嬅的內在小孩是甚麼?』不斷設計一個應該有的楊千嬅形象,讓自己去生活,原來我已經將習慣變成洗腦,過程中,流失很多而不自知,包括戀愛觀和青春。」一直忽略自己真正嚮往的生活,迷失在華麗輝煌的包裝底下,「原來我可以放低一些東西,不用拉得太緊,也可活得開心,以前因為沒有安全感,要做個飄逸的女人,毋須結婚也可有成就感,就是每年的我最喜愛、最受歡迎和金獎女歌手,還有一大堆稱讚說話,其實那些只是讓自己扶住的籬笆,給予一些存在感。」確定找到Mr. Right,千嬅從沒考慮同居,而是結婚生兒育女,「早已有很多至理名言,指同居的話,千萬不要買樓和養寵物,萬一分開,手續會很麻煩。我真的從沒想過同居,可能是性格任性,需要很強的空間感,我是那種會半夜離家出走的人。但結婚後,便沒有逃避心態,以前覺得多餘的人生責任,現在卻很享受,找回那份存在感。」

 

news-images
志明愛亂花費的性格,經常惹來春嬌不滿,圖中為他豪購回來的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雕塑。
news-images
兩人往台灣旅行,遇上地震,觸動春嬌的成長陰影,激動之下,憤然獨自離去。

成長的心魔
婚姻從來不單是兩人此時此刻的決定,既要承擔對方的過去,也能攜手同步前行,彭導想過將《救》片設定於婚後生活,思前想後,決定寫婚前的疑惑,「對於一段長不大的男生與較成熟的女仔的感情,結不結婚是重要關口。」戲裡其中一場地震戲,反映男女大不同,也是雙方感情的轉捩點,千嬅要在6分鐘內演繹複雜的情緒轉變,也給考起了,「那場戲很難演,糾結很久也看不通,不是不明白,而是如何消化?在短時間內,由激情、熱火、地震災難、恐懼,再聯想張志明很自私,然後拖喼走,就像『跳掣』一樣!」為了揣摩春嬌最核心的情緒,千嬅特地請教戲劇導師甄詠蓓,拆解整件事的關鍵是心魔作祟,因為她的爸爸(秦沛飾)為了別的女人掉下家庭,更美化為忠於愛情,留下被遺棄的傷害,彭導接著說,「當你成長有過傷痕,很容易會因這件事印證男友跟爸爸一樣,所以問題重心不在張志明,而是在成長裡,努力擺脫遇到像爸爸這種男人的詛咒。」

 

男人的承擔
千嬅認為,春嬌成長的陰影,全賴張志明化解,今集應該是志明救春嬌,集編導於一身的彭浩翔,卻有另一番解讀,他認為每段感情都經歷互救,張志明為救迷失的春嬌,自願成長,「若能令一個男仔變成男人,都是一種拯救。」換個角度也是春嬌救志明,讓他成為一個有膊頭的男生,「成長跟年齡、賺多少錢、事業成就,沒直接關係,是關乎承擔痛苦的能力,在我們的成長過程,總想避重就輕,不想做辛苦的事,不單指身體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痛苦,放棄安逸的生活,就是承擔責任。」千嬅亦認同是個人優次問題,「男人很少說,但在細緻生活上,你會感受到,例如他走前拉著你過馬路,在他的世界有你存在,這已是一種承擔。」

 

唱盡三集經典
《救》片貫徹彭導的風格,對白啜核抵死,還有應景到位的流行曲,第一集有甄妮的《最後的玫瑰》,續集有鄭伊健的《動地驚天愛戀過》和王馨平的《別問我是誰》,今集則有陳百強《當我想起你》、卡通《小雙俠》主題曲和已經唱至街知巷聞的Raidas名作《傳說》,「我成長於80年代尾至90年代初,很喜歡那年代的粵語流行曲,可惜,很多年輕觀眾完全沒聽過,作為創作人,我覺得有責任將美好的東西,透過電影帶給他們。」彭導說得興奮,更自爆參賽的慘痛經驗,「我曾經不理面子,以Raidas的《傾心》參加歌唱比賽,結果當然是輸了啦!否則也不需做幕後!」千嬅試著為導演加入《傳說》解畫,「其實用這首歌是因為春嬌不開心,一班好姊妹便用非一般的辦法逗我開心,載歌載舞,歌詞很有意思!」既然整個系列的歌曲引來極大迴響,彭導特意為春嬌、Isabel和Brenda等一班好姊妹,組成全新女子組合MKB48,錄製soundtrack作紀念,「即是Mega Karaoke Bitches 48,48代表歲數,48歲前要解散,你仍有幾個月!」千嬅被彭導氣得七孔生煙……

news-images
呼應第一集的情節,兩人在郊外大談《趷趷剛》的驚慄故事,更有UFO的第三類接觸。
news-images
春嬌的4位好姊妹,為安慰失戀的春嬌,高唱Raidas的《傳說》,彭浩翔更說要為她們成立MKB48女子組合,翻唱整個系列的經典作品。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即時娛樂】無綫演員曾守明 廣州登台猝死 
為Hip Hop賣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