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濁水漂流專訪|時代巨輪下 李駿碩:沒有人可獨善其身
2021-06-13
news-images
李駿碩從露宿者被趕絕的遷徙生活,側寫社區的變化。(陳奕釗攝)

露宿者題材,貼地卻注定不太討好。由兩大金馬影帝吳鎮宇和謝君豪主演的港產電影《濁水漂流》,上映第二周,好不容易衝破300萬票房。電影由《翠絲》導演李駿碩自編自導,取材自2012年農曆新年露宿者在嚴寒下被強行清場的事件,事隔9年事件被搬上銀幕,李駿碩從露宿者被趕絕的遷徙生活,側寫社區的變化,在大時代的巨輪底下,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趕絕後 另覓出路

李駿碩首次接觸露宿者是2012年清場事件之後,當年他以中大新聞系學生的身份到通洲街現場採訪,沒想過要拍成電影。直至2017年,在英國修畢性別研究課程的他,為一個中醫劇本搜集資料,跟義診中醫師重回舊地,發現露宿者已遷入一排排自建的簡陋木屋,周遭樓宇已拆舊換新,後來木屋因搜出槍械而被清拆,露宿者散落區內橋底或公園角落,「我覺得這是一個當下另覓出路的故事。」於是他以清場後露宿者告政府的案件作藍本,構思《濁水漂流》的劇本。故事講述剛出獄的輝哥(吳鎮宇飾)回到深水埗,與越南難民老爺(謝君豪飾)、洗碗工陳妹(李麗珍 飾)、毒癮極深的大勝(朱栢康 飾)、半身不遂的阿蘭(寶珮如飾)等街友重聚,出冊當晚遇上食環署人員突擊清場,輝哥與街友們家當盡失,剛畢業的社工何姑娘(蔡思韵飾)替眾人申請索償,並要求政府道歉。

【吳鎮宇X李駿碩 被趕絕的共憤】:https://bit.ly/3oWS0AU

【吳鎮宇訪問短片】https://youtu.be/gp_WYrhuPH4

news-images
《濁水漂流》走寫實路線,不迴避吸毒爆粗的情節。(劇照)
news-images
社工何姑娘(蔡思韵飾)替眾人申請索償,要求政府道歉。(劇照)

寫實但三級

《濁水漂流》的露宿者爆粗、偷竊、吸毒、召妓,被評定三級片。李駿碩直言,「若你跟他們傾偈,很多仍有吸毒,即或已戒毒,毒癮無疑是露宿的原因之一,每當提起從前,每個人也有一種自責、懺悔,我刻意省略他們坐監、被收樓等前因,因為無論是甚麼階層或做過甚麼,沒有事前通知,天寒地凍被沒收家當,也是人神共憤、不合乎人道的事,即使是癮君子亦有權捍衛自己的尊嚴。」影片調子沉鬱但寫實,沒有販賣悲情的催淚情節,觀眾藉著社工何姑娘(蔡思韵飾)的視點走進街友的世界,「我希望那種『同理』的方式,不是覺得他們很慘很可憐,一齊喊完便算,而是一起經歷過一些事,同樣感到憤怒。」

拯救不了的無力感

一群被丟棄家當的露宿者雖獲得二千元賠償,但政府拒絕道歉,曾經共同生活的街友各散東西,輝哥一句「政府做X錯就要道歉!」擲地有聲,為悍衛被踐踏的尊嚴,以一己之身作出終極控訴,李駿碩強調,「這戲不是說要拯救他們,何姑娘亦無法遠他們走到最後,身處大時代,資本主義的制度下,根本沒有人能獨善其身。」當舊樓都換成呎價高昂的豪宅,猶如是對基層的趕絕,電影反映現實,李駿碩直言《濁水》有很重的無力感,故此在露宿者相聚的時刻,加入苦中作樂的情節,「其實朱康的角色(演大情大性的大勝)調和了沉重的氣氛,有得開心就盡快開心,由於大部分露宿者都是中年或老弱角色,柯煒林(演神秘的木仔)的角色輕盈地遊走於街友之間,亦帶來一點詩意。

news-images
《濁水漂流》是關於露宿者被驅趕後,另覓出路的故事。(劇照)

拍得幾多得幾多

作為新晉導演,李駿碩找來影帝級的吳鎮宇和謝君豪合作,壓力大嗎?「鎮宇跟輝哥的質地很相似,他每個take也可交出不同演繹,豐富了群戲的互動。謝君豪演老爺需要很高技巧,角色帶有越南口音,他演喊戲仍能保持口音。」不過談到最大壓力,還是來自紛亂世界與資金限制,電影於2019年的10月下旬開鏡,正值社會運動,由於搭建了昂貴的木屋場景,無法延期,他苦笑道:「由於9、10月相對平靜,以為11月可開拍,點知烽煙四起,全程都要趕住拍,有種打到來的走難感覺。」電影於年半後上映,在疫情的陰霾下,沒有人可抽離於荒謬世情,問他可擔心創作空間收窄?他認為最重要是對得住自己,「今日唔知聽日事,繼續以自然平常心,毫無保留地創作,拍得幾多得幾多!」

文:Grace 圖:陳奕釗  場地:Campfire Collaborative Space

news-images
謝君豪演越南難民,李駿碩讚嘆連演喊戲都能保持越南口音。(劇照)
news-images
《濁水漂流》調子沉重,李駿碩加入苦中作樂的情節,以作平衡。(劇照)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