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陳國邦演員的自我修養
2018-09-21
news-images

聽陳國邦說戲,感受一股強大氣場,令人肅然起敬的,是他深挖角色、尋根究底研讀劇本的態度。自兩年前回復自由身後,他開始在大學執教鞭,繼續參演電影和舞台劇之外,連外資港劇也找他擔正,料不到竟因方丈小器,被臨時易角。如此嚴謹認真的演員,此處不留人,不愁沒有落腳地,繼早前與羅敏莊夫妻檔上陣演《VR驅魔人》後,與ViuTV再度合作的新劇《身後事務所》本周五播大結局,談到大台與ViuTV的分別,他有話直說:「ViuTV有較大的空間涉獵不同題材或講得更深入,這在TVB很難做到,當一間公司或一個人,去到某個年紀便很難改變。」流水作業,容易磨蝕心志,嶄新題材與角色帶來的挑戰,正是不斷求變的推動力,陳國邦在《身後事務所》的角色,集師生戀和同性戀於一身,連演戲近30年的他亦直言有難度:「最難是建構角色如何由異性戀者變成同性戀者,這段歷程很影響你對台詞有沒有感情和睇法。」談起演戲,有機會經歷不同的人生,雙眼發亮的陳國邦樂在其中,而作為觀眾,慶幸這團火依然旺盛。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服裝:尺渡  場地:Shine

news-images
news-images

兩台拍劇 創意與食老本
記得2015年,一直默默耕耘的陳國邦,突在網上發表公開信寫下心淡之情,宣布結束與TVB 15年的賓主關係;言猶在耳,兩個月後在毛舜筠力邀之下,以部頭約形式接拍《愛回家之八時入席》;至2016年底雖正式離巢,仍跟娘家保持友好關係,為《包青天再起風雲》的公孫策一角試造型,可見是重情兼做實事之人,只是料不到已屬自由身的他,疑因為ViuTV拍劇做宣傳而慘遭易角,劇集播畢,觀眾看到的公孫策是曹永廉,陳國邦始終沒收過一句官方解釋。如今,與其再討論方丈的器量,倒不如談談在兩台拍劇的體驗,就演戲來說,最大的分別是廠景與實景拍攝,陳國邦實話實說:「無綫的製作至少有一半或三分一是在同一個廠拍,這廠景可以是餐廳、屋企、天台等,感染力一定不及實景強,因為演員本身感受到實感,較能給予真實的回應,始終實景是演員理想的演戲環境。」

論財力物力,目前的ViuTV無得贏,但有限資源卻能激發創意,至少不會老是深宮爭鬥或家族爭產,而是較多觸及學童自殺、校園欺凌、地產霸權等社會議題,以陳國邦曾參演的《VR驅魔人》和《身後事務所》來看,前者大玩虛擬實境驅魔,後者是看似熟面的靈異故事,但故事圍繞兩個以辦理「身後事」為職業的年輕人,有別於傳統的殯儀服務,姑勿論收視如何,至少敢於嘗試。反觀,獨大的一台儼如業界老臣子,最穩陣是跟從成功模式,他語帶感慨道:「當一間公司或一個人,去到某個年紀便很難改變,試想想,起初製造了十多個產品,若找到兩件成功,還會多製造10件新產品嗎?通常不會,而是跟隨成功的兩種模式,其掣肘是不敢試其他東西。」

 

細讀劇本 建構角色心路
說回《身後事務所》,究竟甚麼是非殯葬式的身後事?陳國邦答道:「其實不知不覺間我們也在做類似的事,例如朋友有家人離逝,便會陪伴安慰、留意他的行為和情緒,或幫忙處理遺物,只是劇集將這工作抽出來,變成職業特工隊。」他主要參演劇集的下半部分(Part 2),其角色莫迪文本來任職中學教師,曾與女學生茹可以(盧慧敏飾)發展師生戀,多年後與Jeremy(徐肇平飾)結成同性伴侶,故事透過調查茹可以離奇死亡的案件,揭發錯綜複雜的感情轇轕。陳國邦形容角色很有新鮮感:「通常電視劇都是由窮到富貴或警匪仇殺之類的橋段,但這次是幾種元素集於一身,是幾好玩的角色,從師生戀到跟同性結婚,情感有很大起伏,這段心路歷程頗為有趣。」好玩有趣,在於向難度挑戰,他坦言:「最難是建構角色如何由異性戀者變成愛同性。」由於不太認識有類似經歷的人,便得從多角度思考,「是否師生戀被揭發,帶來的打擊令他產生恐懼,因而避開女性並多接觸同性?以致漸發現自己可鍾意男或女,由開始懷疑到接受自己是雙性戀者,這過程是怎樣?」上述提問純為舉例說明建構角色心路的過程,他強調,這過程絕非盲猜亂估,無論演任何角色,搜集資料是必然,「例如我演飛虎隊,體型要合格、懂如何柭槍等,這些都是很易找到的外在資料,但角色的心理資料,便要從劇本找尋蛛絲馬跡,所以從我讀演藝開始,都是從頭到尾睇劇本,因為角色有些情緒,可能是從其他場口得知的。」

news-images
在今年3月起播映的《VR驅魔人》中,陳國邦與太太羅敏莊合演夫婦。(陳國邦FB)
news-images
陳國邦與徐肇平合演同性伴侶,後者的演戲經驗雖淺,但兩人演來自然,與一般情侶無異。

演戲是二創 為要成為角色
畢業於演藝學院,現於浸會大學電影學院教戲劇,陳國邦自一套演戲的哲學,他一臉認真地說:「演員是二次創作的崗位,因為角色是由編劇創作,演員是要從劇本參透編劇創造角色的意圖,串連零碎的片段,再加上演員的技巧、形體並融合情感,將編劇對角色的看法表現出來。」陳國邦指出,現實人生沒能準確預測明天如何,但演員從閱讀劇本便已知角色的終局,所謂二創是從建構角色的心路歷程開始。為要掌握角色的情緒改變,他不忘重申,「觀眾見你說對白和表情,這些喜怒哀樂都是源於角色歷史。」然而,演戲從來不是一本通書讀到老,他補充說:「有些角色較粗糙、屬於功能性的,例如一個兇殘的殺手,未必需要仔細建構,而是研究如何表達兇殘,例如扭曲面容、冷靜地殺人而舔嘴角或殺人後笑著跳舞等,選一個適合當時場口的方法。」那管是小角色或男主角,對陳國邦而言,一絲不苟的態度,是演員應有的自我要求,他直言:「觀眾通常說演得很似,這只是合格,我追求要成為角色,希望在陳國邦的作品裡:他是彭三順、他是莫迪文。」

 

初心不變 演戲體悟人生智慧
最近,陳國邦除了遇上莫迪文這個轉變性傾向,他更獲馬來西亞華麗台邀請,在香港題材的《陽關道》演殺人兇手,可謂過足戲癮。然而,發揮的角色,向來是可遇不可求,問他多年來如何保持演戲的一團火?「記得當年考演藝學院,King Sir(鍾景輝)和考官問我為何要學做戲,一個隨口噏的答案:一個人的人生無論怎樣不平凡,都只是一生,但演員可經歷不同的人生!估不到30年來這答案都不變!」陳國邦說來語氣肯定,他慶幸沒有定型與框框,「由學警到總警司都演過,演古裝從太監到皇帝演過不同階級,這些都是與眾不同的人生,是不可能的體驗,試問現實生活怎能是賊又是兵?我很享受這些人生體會帶給我的智慧。」聽邦一席話,猶如一堂戲劇課,難得是陳老師的初心不變。在新劇中,他與不少新晉演員合作,陳老師可有教教路?他答道:「少不免也有些教導,但一切源於他們主動問,這次合作的新演員大多都主動發問,我也樂意分享經驗。」他認為,主動發問反映學習動機,否則教也未必有用,故此,只有教書才會迫學迫問,「在工作上,師承King Sir的心態,我的人生或工作經驗可能較豐富,但前設是大家都是收錢的專業演員,儘管有不少收錢仍在練習的演員,但仍是平起平坐,即使對方演得怪異,只會順著作適合的反應。」踏出虎度門,便要交出專業演出,從陳國邦身上看到,甚麼是演員的自我修養。


 

news-images
陳國邦與盧慧敏暗裡發展師生戀,雖說演員對角色不應有自己的批判,為人父親的他仍指出:「在一般中學,你問我也不贊同,年輕人容易被成熟有魅力的人吸引,這不是戀愛的好方向。」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