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X林海峰 搞劇,找平衡點
2017-07-28
news-images

黃秋生與林海峰(阿Jan),前者的帝級演技加上後者的神級口才,二人合體固然是冇得輸,97年初次合作電影《誤人子弟》,廿年後重看還是笑到碌地;今年9月,帝神再遇,齊齊跳出大銀幕,踩上舞台搞劇,說的是舞台劇《搞大電影》,單看兩人受訪已是一場即興「是但噏」表演,教人忍俊不禁,兩強同站舞台,必定笑料不絕。不過,黃秋生強調:「在娛樂之外,要帶給觀眾一點思考,笑住講認真的事情。」劇目講電影人賣橋與買橋的交手過程,既談男人的情義與鬥爭,也影射電影圈百態,道出創新與食老本、藝術與商業、現實與理想的角力,向來創意無限的林公子直言:「要自己去平衡,有時自己打自己,有時自己鼓勵自己,始終都是兩邊搞擾你。」儘管經常處於「兩極交戰」,他卻高呼這才是最爽的創作生命!

文:許惠敏
圖:黃偉傑、林俊源
髮型:Takychung@FifthSalon (黃秋生)、Niki Lee@Headquarters(林海峰)
化妝:Jolinn Ng (黃秋生)、Gricha Chan(林海峰)
服飾:Hackett(黃秋生)
場地:香港演藝學院

news-images
人的腦袋有許多box,例如二撇雞便是鹹濕仔,若突然給你全新設定,鬍鬚仔不一定鹹濕,有排搞!

重要事情要收埋
話說,去年阿Jan演《是但噏廣東話》棟篤騷時,找秋生拍攝短片,讓《誤人子弟》的黃Sir和林Sir重現舞台,阿Jan自言:「因為天生職責是多口,問他有沒有好搞作。」難得阿Jan自動獻身,秋生銘記在心,事隔一年,兩人終於拍板搞劇,問到今次劇目有何吸引?「有幾層意思,不同人有不同理解,講深奧會否嚇怕觀眾?」未及阿Jan說完,秋生已搶白:「就是兩個男人的肉搏!」阿Jan接住上,「講兩個男人想搞戲,想搵個女人來,有人睇中個女人……」秋生突然七情上面,「我話你知,Herman(邱禮濤)sell橋:血腥加暴力,千萬不要講重要內容!」然後兩人盡情發揮,從打交扯爛衫爆粗吹到江湖友誼監獄風雲,連周潤發也拉落水,盡是老闆愛聽的賣座保證,滿有弦外之音。喜劇《搞大電影》改編自美國著名劇作家大衛馬密(David Mamet)的《Speed the Plow》(1988年),電影公司高層Bobby(黃秋生飾)與監製Fox(林海峰飾)是多年老友,渴望上位的Fox向Bobby推銷劇本,Bobby卻受美女秘書Karen(韋羅莎飾)唆擺而另選劇本,一對好兄弟反目爭執,反映人性之餘,不免大爆影圈的秘內幕與潛規則,「其實Olivia(導演甄詠蓓)給我二選一,一個劇本講地產經紀,另一個講電影,以我與林海峰的形象和投射,講電影當然是最貼切。」

 

從為人師表到春風化雨
20年後再遇,先談初遇拍電影的舊事,秋生憶述:「當時連交談也沒有,見他黑口黑面不說話,演完就坐在一旁,也不知跟他說甚麼好,況且我心情又不好,已經放棄自己。」當年秋生因患甲狀腺病而需要服用類固醇,藥力副作用致身形腫脹,無心戀戰,阿Jan不知底蘊,「我見他每次埋位都叫:『來吧!來吧!』真是有點驚!」2014年,阿Jan與葛民輝首演舞台劇《笑之大學》,兩人撐足全場,教他直呼很「爽」,今次夥拍演技派的秋生和韋羅莎,問心一句是真想演,「上次是為人師表,今次春風化雨,秋生透過工作去教導我,因為我對舞台劇完全不理解,所以飾演學生角色。之前看過神戲劇場的作品,很多不是演舞台劇的人,定要經過短時間的指導才能做到。」秋生亦直言「睇過辦」,「除了(吳)君如是比較大膽,其他演員都是看過演出才邀請,我看過他演棟篤笑和《笑之大學》,表現穩陣,合作可省卻不少時間,毋須再講基本東西,一說便明白。」

 

魔鬼天使盡在細節
秋生被阿Jan奉為學習對象,擁有多年演出經驗的他,卻自言「驚到鼻哥窿無肉」,他解釋:「起初給我英文版劇本,看了3頁便放下,不太明白。」後來收到幾個翻譯版,都是看幾頁便看不下去。David Mamet擅於刻劃人性,劇本特色是語言明快,對白如機關槍般連珠發炮,角色之間經常打斷或重疊對方說話,秋生為如何背熟劇本而懊惱,幸而經過多次圍讀劇本,算是掌握輪廓,「就像繪畫一樣,大概outline已有,接著是慢慢潤飾,加上色彩或其他東西。」阿Jan接力,「搞大,其實永遠發現要先搞細節,即是要鑽入去,係details。」秋生點頭贊同:「高手才懂,所有藝術都要搞好details。」秋生視摯愛的舞台如聖殿,細節足以影響整體演出的優劣,自然是一絲不苟,「劇場有一種靈氣,是文化工作,娛樂之外,帶給觀眾一點思考,笑住講認真的事情。」即使對白偶有粗言,也不能予人粗鄙之感,「起碼不會做戲時有人劈你或發生其他古靈精怪事,更不會有藝術總監跟女演員談及做主角的潛規則。」秋生言下之意,由讀者自行理解。

news-images
永遠都是商業與藝術打交,要自己去平衡,有時自己打自己,有時自己鼓勵自己……有時索性讓自己側重一邊,不久又會掛住另一邊……

煮食喻創作
這劇本的內容觸及創作的兩難,徘徊於大膽創新與因循守舊之間,秋生不諱言:「向來都分兩派,一派愛第一手創作,另一派則是哪齣美劇韓劇勁?照住來拍!」他以賣麵包作比喻,「別人沒試過的口味,老闆未必支持,相反,你問老闆有沒有食過漢堡包,食過便有保證。」故此,甚少有人會仔細檢視漢堡包餡料,這也方便實際生活操作,創新卻是跳出固有框架的思考,秋生解釋:「人的腦袋有許多box,例如二撇雞便是鹹濕仔,若突然給你全新設定,鬍鬚仔不一定鹹濕,有排搞!」身為創作人的阿Jan則淡然道,「永遠都是商業與藝術打交,要自己去平衡,有時自己打自己,有時自己鼓勵自己……有時索性讓自己側重一邊,不久又會掛住另一邊,其實創作世界很大,不一定是劇場或電影,煮餸都是創作,廚師都會考慮商業和藝術!」話雖如此,創新難保人人受落,有時創了別人也不察覺,身經百戰的阿Jan竟說:「我長期都覺得好像不存在,點解唔會?有時真的做了也沒多少人知,就像隱形,不過,也有一些事有人知,其實也不需要事事人人知。」

 

為了演戲 生活如乞丐
在香港搞劇從來不易,秋生雖早已知,但自從神戲劇團創立以來,從《EQUUS馬》、《狂揪夫妻》到去年的《仲夏夜之夢》,每年一齣劇公映都反應不俗,這次輪到阿Jan 搶先答:「就是鍾意這件事,以我所見,雖不是見太多,大部分搞劇團都很鍾意做,亦很艱難地去做。」秋生慨嘆:「永遠不要去想……先別說搞劇團,從亞洲電視開始,連交通費都沒法負擔,乞丐般的生活,有一餐沒一餐,連住的地方也沒有,根本沒錢付租金。」就算後來投身無綫,開始還債,其實都是很少錢,為甚麼要日日夜夜捱下去?」演過幾年戲後,他毅然重拾書包入讀演藝學院,「無收入,還要向政府借Grant Loan(學費資助)讀書,點解要讀?因為熱愛。」縱使近年因敢言政見,影響電影工作,但搞劇4年,不致大賺也總算贏得口碑,秋生對觀眾和台前幕後劇組,由衷感激,「為他們驕傲,令這劇團的作品,莊諧並重,有藝術性和娛樂性,以一個私營劇團而言,是一個奇蹟。」聽著秋生訴衷情,阿Jan想起劇裡兩個角色的經歷,最後仍選擇電影,他有感而發,「最核心是因為鍾意才繼續留低,往後是折磨自己、犯賤或享受?是閣下的事;對創作人而言,為何不選擇其他事?因為有創作的生命,就是很正很爽。」

 

news-images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