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HK的 閃亮時刻 Shine
2018-01-12

聽Shine的歌曲,自然會感受到陣陣的香港味,從旺角、石澳、東涌遊歷到黃石等地的歌詞,由made in HK的黃又南和徐天佑唱出,是一代香港人的本土情懷,天佑說:「其實不是刻意,只依著當時的情緒、生活和性格去寫歌,感覺便很地道,由於我們都是香港出世和製造出來的後生仔。」晃眼15年,昔日帶著稚嫩高歌《半成年》的佑與南,經過歲月洗禮,小伙子face off添上滄桑成熟味,跨過而立之年,推出新歌唱盡《老花前要做的10件事》,勇闖紅館實現以四面台開騷的夢想,「大家很一致,要做到最好,play hard work hard,不希望有遺憾的一刻!」又南眼神堅定。
文:許惠敏
圖:陳奕釗 林俊源
髮型:Louis Tse@Number 8 Hair Salon
化妝:Henry Tse@BigCstyling
服裝:Jumper in JW Anderson, Buscemi(鞋)
場地:Cordis Hotel 


四面台 實現夢想
繼2012年的《Shine Passion Live》跨年騷後,今年Shine將於3月初再踏紅館,舉行《Shine Moments Live 2018》演唱會,出道15年,兩人都自覺ready,入紙申請6次,終成功取得紅館檔期,天佑說:「起初充滿熱情,到第3、4次入紙,都想過換轉場地,但想起以前哥哥或梅姐都是四面台,很想去挑戰,努力實踐夢想,這是Shine要給自己的信息。」兩人不敢怠慢,自去年9月開始積極練舞,務求突破Shine慣常的表演模式,同時各人亦秘密練兵,屆時進行才藝對決,天佑解釋,「概念源於我們早年在台灣宣傳國語碟的經歷,當時要上很多綜藝節目宣傳,經常被問及有甚麼才藝可作表演,原來單是彈結他唱歌不足夠。」又南憶起那些年,可算扭盡六丑,「問我倆玩甚麼運動,我們說打羽球、保齡球之類,誰知真係要上節目玩。」天佑猛然想起慘痛經歷,「有次要打跆拳道,打完還要去食火鍋傾節目內容,弄得我暈倒了,醒來已在醫院!當年要港台兩邊飛,九個月在台灣宣傳的刻苦體驗,都是Shine 的Moments,正如演唱會的主題,在人生裡,除了大事件,也有些零碎事情影響一生。」

news-images

從最High到最Down
自2002年出道至今,Shine歷過高低起跌,離合聚散,有數不盡的難忘時刻,當中最興奮是以新人姿態橫掃樂壇頒獎禮,天佑表示:「那年是365日不停做,直至得到多個獎項,原來跟一班工作人員辛苦了一年,有回報和鼓勵,非常感動!」日復日的唱歌、拍戲、受訪影相,朝七直踩至晚十二的生涯,換來是創下樂壇紀錄,至今仍是唯一的組合,同年兼奪吒咤新人金獎和組合金獎,又南直言有點受寵若驚,「攞完獎落台,攬著工作人員喊,大家經歷很多,經理人幫我們兩個有點反叛的𡃁仔,一步步進步,睇住我倆成長。」無疑,比起同期的男子組合,唱著「不算太有性格,你你我我只是祖與占」的Shine,一枝獨秀,然而,兩年的平坦歌途,因唱片公司變動而遇障礙,暫停灌錄廣東歌的Shine,試往台灣發展,離港不足一年,天佑慨嘆,「最低潮是從台灣回來,竟然被人問我們是否復出!」又南搶白道,「我們出道才兩年幾!」樂壇好比戰場,儘管推出了國語專輯,沒有曝光便要重投樂壇,天佑始料不及,「原來我們已算長時間沒出新歌,本想積極點,但簽新唱片公司有點變掛,既不能錄新歌,又未有很多戲拍,感覺很失落又迷惘。」

 

分久必合
一轉眼,無人認出祖與占,兩個大男孩頓感現實殘酷,過去付出恍似煙消雲散。06年推出《Shine On》專輯,一曲《鼎鼎大名》細訴複雜心情,「不怕暫時做暗星……其實路程開心緊要點」天佑不諱言,低潮期對於Shine分開發展有一定的影響,「積累了很多負能量,刻板式上台做騷,大家漸覺得已沒有火花。」又南直說:「沒有初出道的熱情!」2007年,兩子跟經理人商量去向,沒有立意要拆夥,共識是各做各想做的事。又南專注拍戲,天佑則遊走幕前幕後,又寫過靈異小說,狠心要跟音樂分手,「我拆了home studio的喇叭,就像跟音樂嗌交,5年內沒碰過鋼琴或結他,甚至見到琴行都調頭走!」直至2012年,黃偉文(Wyman)請Shine擔任《Concert YY》的嘉賓,促使兩人再次合體,天佑表示:「因為Wyman寫了很多好歌給我們,所要要唱好個騷報答他。」又南續說:「我們租band房不斷練習,感覺像入行前自己夾band。」埋於心底的火種,慢慢再被燃點,樂迷的反應迅速助燃,「沒想到反應好好,原來大家都喜歡我們的歌,很開心,重拾自信。」往後的一年,Shine正式歸位,推出《Shine Again》專輯,就如《第二春》的歌詞,「跌過的可再上進  疑惑的可再信」,從九展唱到上紅館。

news-images

最愛的Wyman詞作
Shine的歌曲長青,既是一代人的回憶,也能引起跨世代的共鳴,Wyman的度身訂造的歌詞,功不可沒,天佑坦言:「我們很幸運,有個這樣叻的填詞人,完全了解我倆的性格和想法。」不作明星包裝,平凡自然的香港仔,沒有飆高音的演唱,純綷唱出當下感覺,又南表示:「Shine八成的歌都是由他寫,我倆跟他說自己的想法,他真的寫到我們當刻的心聲、對社會的態度等。」最神乎其技是連自己也搞不懂的想法,卻藉詞人神來之筆,透徹表達,歷久常新的《燕尾蝶》,令歌者感受至深,天佑回想,「當年17、18歲時,覺得周圍污煙瘴氣,有說不出來的壓迫感,跟Wyman講完,聽他寫的《燕尾蝶》,我才發現這是剛投身社會,即使覺得不妥當,仍要改變自己去適應的感覺。」隨著年紀漸長,更是感觸良多,「最觸動一句是『蝴蝶醒過來,記不起對花蕊的牽掛』,腦海閃過很多圖畫,很唏噓,現在仍要很努力去適應。」至於又南的最愛,則是《曼谷馬莉亞》,「寫兩個同樣名叫瑪莉亞的女生,貧富懸殊,很現實,每次唱都很有感覺。」曾經為父親頂700萬元債,日夜不停工作,又南沒有埋怨自己不是富有的一個,「毋須跟別人比較,家裡曾發生很多事(腦退化父親曾失蹤),最緊要珍惜現有一切。」

 

別讓自己遺憾
踏入2018年,Shine剛推出了新歌《老花前要做的10件事》,由天佑作曲,有別於組合以往的音樂風格,卻仍保持唱出Shine心聲的初衷,繼續有Wyman廚師發辦,兩人由衷感激,又南說:「他義不容辭,回覆經理人『總之你哋兩隻仔,就一齊拍住上,一定會撐。』聽完一刻,我真的眼濕濕。」越過高山低谷,Shine回望走過的演藝路,縱有自己慘不忍睹的表現,但總算踏出一步嘗試過,又南說:「早前我重看《一碌蔗》,不斷鬧自己點解要咁演?」天佑搶白說:「你咁遲?我看playback已經覺得點解唔好一點?」又南答道:「不過,若是給我重回那刻,當時的我仍是演不來。」天佑有感而發,「其實,每次演戲都落足力,就是當刻最真實的感覺,雖然我也會很煩問點算,正因為不能返轉頭,每次事前要跟自己講,心態是盡力便足夠,別讓自己有遺憾。」又南語重深長地說:「總不能期望有設計對白解釋『不在狀態』,現在大家很一致,要做到最好,play hard work hard,不希望有遺憾的一刻!」與其坐著自怨自艾,藉詞推搪,Shine憑歌寄意是揮霍每天,燃燒生命。

 

同行15載 總帶著愛
天佑與又南,15年戰友,初「邂逅」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天佑憶述,「當時個個戰鬥格等試音,我不斷流鼻水,見他坐著不出聲,便問他借紙巾。」又南竟說:「當年我已認得他拍過飲品廣告,所以很疑惑,眾多女生,點解要問我?」一張紙巾,將兩個年輕人拉在一起,友情在踩板、打桌球中建立。Shine組成初期,兩人曾一起到日本受訓,兩個大男孩共處一室,必有摩擦,又南有話直說:「說完全沒有爭拗是假話,跟家人相處都會吵咀,人總有情緒,跨過這階段,大家互相包容,感情更好。」話雖如此,人人都總有難頂的性格,又南率先自爆,「記性和時間觀念,經常遲到。」他坦言,半年前仍然遲得離譜,「今年真要立志準時,隨年紀長大,責任感重了,我只是前線表演者,所做的每件事都影響整個Shine團隊,包括很多幕後工作人員。」遇著遲到大王,天佑作咬牙切齒憤怒狀問:「你會有咩感覺?」惹得哄堂大笑,他才認真道,「大家都有自己的問題,最緊要為整件事好。」他坦言:「遲到會嬲㗎!但很少說出口,想辦法解決,很少面對面爭拗,可能會私下跟監製講。」他形容自己緊張大師的性格,最為難頂,往往給身邊人造成壓力。不過,能夠同行15載,貴乎同心,彩排練舞都搏到盡。演唱會之後,Shine會投入電影拍攝,劇本是一個地道香港故事,「由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經歷沙士、金融風暴等香港大事,單睇劇本已經很喜歡。」那管電影或歌曲,Shine代表的是香港製造。

news-images
展開相集
共 3 張照片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