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Feature
古籍修復路難行
2017-08-24
news-images

本地古蹟修復專家強哥教會我,修復和修理之間的差距。本地有許多「裝修佬」使用現今材料和技術「維修」古跡,結果卻是糟蹋、摧毀重要歷史遺物。修護書籍(bookbinding)亦然。書本一直肩負記載歷史重責,從久遠年代開始,紙張、書本面世,當紙張隨年月耗損,泛黃、褪色、霉爛、蟲蝕……種種歲月痕跡顯而易見時,一般大眾或許會用膠帶或膠水修理,但真正的修復古書工作卻是一門專業。「修復」兩字連繫著歷史和文化,如當代書本結構、造紙術的變革等,要稱得上修復而非修理,修復師可是需要對書籍歷史有深入了解,而更重要是,他們必先視書如命,溫柔善待世上每本書本。香港地,看書的人少,願意花錢買書的人便更少,但古籍修復師李瑞雲(Jennifer)偏偏在這個文化沙漠,堅守著古籍修復的工作,花數年時間為一本書「重拾青春」。
文:Wing Lam    圖:莊振邦

About The Book Attic  http://bookattic.info/index_chinese_classic.html

 

news-images
工具篇~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生鐵熨斗,因為重量比紙鎮重,適合作為小型紙壓,以壓平復修時所用的物料。
news-images
工具篇~購於英國古籍書商的古老書壓。

之所以邀得Jennifer受訪,全因她為早前舉辦的書展主講修復古書講座。訪問當日,她如平日般不施脂粉,衣著樸素,說話語調沒有太大起伏,難以想像曾是商界獨當一面的女強人。她早年曾於加拿大一所大學的戲劇系工作,而在內地未開放前,也先後在內地任職電腦業及鞋業公司擔任管理職位,有10年時間都在造鞋公司擔任銷售部主管,後來才回流香港,「當時香港的製造業已開始式微,我們這批在內地做開荒牛的人,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所以當時便想說,不如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而我自小便很愛書,便在灣仔開了二手英文書店書閣。」她的書店經歷一次搬遷後,現時已經結業,「我2008年開二手書店,當時應該只有我一家書店,書來貨後要消毒、清潔及修理書角,後來有傳媒發現我這樣處理好書才上架,報導刊登後,很多人開始知道我略懂修書。」首次以古籍修復師身份提供服務,Jennifer笑言客人不是收藏古書的收藏家,反而是位音響發燒友,「他是位退休香港男士,會自己砌真空管機,他有一本七十年代教人砌機的平裝書,因為時常翻閱而令內頁鬆脫,完成後還給他,他很開心我又很開心。」從事修書多年,她表示大部分客人希望修復的書本都是父母親留下來的書,「那些書很多都不是古書,更有些是硬皮童書。」至今已經修復過不同書籍,她依然感覺工作很有趣,「有時可能會有相同的問題,如內頁鬆脫等,有次有本封面用假皮造的聖經,整個封面已又霉又爛,我跟書的主人提議改用布面封面,用線縫回原本的釘裝風格。」Jennifer指,有些project需要找人合作,全因一個人不可能懂得所有技術,「有時有些古書的字體是我沒有的,我便需要找英國的老師合作,亦有時要找不同國家圖書館幫忙,例如是某國家的古書內頁不見了,我便要電郵該國家的圖書館,看館藏有沒有那本實體書,然後請工作人員電郵不見了的頁數,用回本來的墨色,重新手寫或印回本來的頁數。不過外國書籍較易搵,中國出版的古書便很難找回了。」

 

修書「騙局」
Jennifer從小愛書,年輕時不時到世界各地工作,買下不少古書,而她花錢買下的第一本是第12版的《魯賓遜漂流記》,屬1800年至1830年期間出版的版本。愛書的人買到近乎原版的經典書籍,固然是歡喜若狂,但愛買舊書卻同時令她發現,原來本地修書界「騙徒」手法層出不窮。「我成日都買『爛書』,但自己唔識修復,某次有朋友說,他認識有人識修書,結果我拿給他修的書,最終還是把他裝上去的東西全部拆下來,因為他只是用普通膠紙幫我黏好,這樣只是修理,不是修復,兩者完全不同。修復書本應盡量保留書的原貌,除非膠水和線等硬化,否則應該保留所有原料。」Jennifer「被騙」已不止一次,即使是修書技術已發展多年的外國「專家」,也曾因計算錯誤而令修理後的書本無法合起來。她從買書、愛書直到現在貴為本地知名修復古書專家,整個過程好比對人生的探索,而她之所以開始學習修復書本,全因一次尋修復專家而展開,「那時有人介紹我參加本地書本修復課程,但結果我讀完後,甚麼都學不到。因為那個半年的課程的簡介是修復古籍,但大部分時間都在教修復新書,只有4個小時講古籍修復,而且沒有實作機會,那個導師著我們,不要自行修復家中古書,還語帶諷刺的說:『留番俾人整啦!』」聽罷,Jennifer心有不甘,「我當時想,香港沒有人教,我大可到外國找專家教!」她開始四處找尋修復書本的名家,機緣巧合下,她遇上一位修復古書的英國專家,「當時我找到當地一個為期一周的修書課程,一周只教一個技巧,我問那位專家意見,然後她跟我說:『你不要去那裡學啦,來我這邊吧!』」故事說到這裡,Jennifer頓時沉默起來。「請你不要提到那位專家的名字。」我反應不過來,而她亦開始眼泛淚光。

 

■(工具篇~Jennifer一再強調,修復古籍不能任意改動書本原有的結構,而她所使用的工具亦是從外地搜羅、歷史悠久的「老爺機」。)■

 

news-images
工具篇~維多利亞時期的小型釘書架。
news-images
工具篇~修復時時常使用的小工具如縫書繩、縫書帶、縫書線及頭飾帶等。

 

Jennifer突如其來的傷感,我反應不過來。她的感傷來自於「後悔」,後悔早年一腔熱血開班教授修復書本,「數年前我開始開班教人,想更多人認識這門技術,但有位學生在早數月前,以我的學生,我師傅門下弟子身份接受雜誌訪問,內容不但談及修書,更表示要把剪報造成一本書,更瞞著我,以他那未到家的修復工夫造書去賣。」她指,第二屆課程中亦有學生打算讀完課程後,到內地為有錢人修復古書,將這門專業視為「搖錢樹」,「之前亦有一位第一屆的學生自稱修復專家,跟記者說曾跟我學習修復古書,但他其實只學過只教基本知識的第一級4堂課。在我決定開班教授時,我英國的老師已勸誡我,這樣隨便收生相當危險,不知道那些人來學習的目的,隨時拉低行業質素。而事實的確是,這些對修書工作心存歪念的學生,一次又一次傷害這門專業,而且更累及一些想找人修復古籍的人,例如一些留存數百年的族譜、幾代相傳的古書,整壞了便害了別人。」受傷的固然是行業,但傷得更重的,更是Jennifer對發揚修書技術那份純粹的心志。「我現在感覺很恐懼,已經停止開班收生,收了學費的,我都全部退款,也不會再向傳媒提及我的師傅及著名修書學家師公。」

 

好老師難尋
修復古書,對一般人而言或許是「搵錢工具」或是求生技能,但事實是,它是一門窮盡一生都學不完的學問。Jennifer現時仍然定期到外國進修,學習不同年代及國家的書本修復及縫裝技術,「書本已經存在很多個世紀,現時留下來的書籍,如十九世紀工業革命時期與十二世紀相比,結構、用紙、用墨及釘裝風格都有不同,要學勻所有技巧應付不同年代的書本,基本上是一世都學不完。要學修復書之前,必先學會如何手造書,要學的不是現代造書手法,而是由埃及時期到當代的手造書方法、結構等學起,當中還分類為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造書方式,德國、法國、西班牙……統統不同。我跟過不同外國老師學習,第一位英國老師教會我基本技巧,包括十九世紀布面精裝書的修復技巧,而要再進級學習其他類別,則需有好幾年實作經驗,才可跟其他老師學習晉級的修復皮面書。」她指,修復古書這門專業,過去的學習模式是師徒制,「我其中一位老師就當了接近12年的學徒,朝九晚五做妹仔才出來自立門戶。香港現時都有些大學校外課程教授修復知識,以圖書館書籍為主,與西洋古籍的修復工作不盡相同。 在國外,除了大學有兩年制的修復課程外,亦有工藝學院提供短期課程,給像我這類學完再慢慢升級的學生。其實要找好老師非常困難,名師只願意私人教授或間中開辦講座,即使坊間有人開班招生教授,教的都是很皮毛的知識。」

news-images
news-images
news-images
書本內頁紙張變黃發霉需消毒及清洗,而紙張破爛則需重新拼合。
news-images
書殼與書玉鬆脫是復修時常見問題;圖為約於十九至二十一世紀出版的《聖經》。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Am730
走入後台 窺探華麗背後
Am730
Am730
綠色的價值
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