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港產無國界中醫
2018-01-04
news-images
Dennis近年不斷走訪東南亞落後地區教授當地人學習中醫基本知識。

在香港生活,我們都難免被功利主義洗腦,貧者無暇管別人,富者則義助當宣傳。無國界醫生,眾所周知是一個非牟利國際組織,團隊內的醫護人員過半數為外籍醫生及護士,華人數目顯然不多,更遑論有香港人身處其中;不過,本地註冊中醫歐卓榮(Dennis)卻自家成立了小規模的「無國界中醫」團隊,定期帶著百子箱走遍東南亞贈醫施藥。

文:風  攝:蘇文傑

news-images
全仁中醫創辦人之一歐卓榮。

執意讀中醫
擔任註冊中醫師12年的歐卓榮,曾經獲得青年企業家大獎、青年領袖及全球青年創業大獎等,他並非甚麼富家子.弟,也不是中產家庭出身,但從小立志成為中醫,深信中醫之法可與西醫並存,「我細個嗰陣係住木屋區,屋企好多人好迫,通常病都冇咩錢睇醫生,個個都係食中成藥,嗰啲牛黃解毒片等,幾乎由細食到大。直至中五要揀科,咁啱當年遇正董健華年代,大力推動中醫行業發展,於是便想報讀中醫科目。」Dennis指,雖然當時有政府推動,但家人與老師都認為中醫業在香港未成氣候,反對他將前途全押在中醫業上。「我當時喺度諗,如果中醫真係唔掂都唔會流傳咁耐啦?我明白佢哋嘅想法,因為中醫科當時我報嘅係第三屆,早兩屆嘅人都未畢業,未知搵唔搵到工,屋企人一直覺得我畢咗業就會去中藥舖度工作,賣下奶粉執下尿片,但我最後都係堅持揀咗中醫科。」


改變中醫老土形象
Dennis表示,當時的中醫科學士學位共有5年課程,除了中醫理論學說之外,亦要副修西醫理論科,「因為我讀的是雙學士學位,包括中醫學學士及生物醫學榮譽理學士,當然中醫方面比較多,包括中醫基礎論、中醫診斷學等等,亦要讀四大經典和古文;而西醫方面便要讀解剖、病理等,到了第5年便到了廣州的廣東省中醫院實習8至9個月。」2005年畢業的Dennis,形容畢業時「的確幾坎坷」,「因為2003年沙士,2005年時香港經濟都未復甦,我記得當年董健華話要開18間中醫門診,但我畢業嗰陣只係得2至3間。」當時Dennis到了私人中醫診所工作,雖然收入穩定,但面對「非一般」的病人,他坦言當時情況是有苦自己知,「嗰個年代通常睇親都要係老人家,佢哋食咗中藥幾廿年,時常都覺得自己識中醫藥,而我當時又得廿幾歲,會俾佢哋質疑我係咪中醫。」Dennis不久後便辭職,跟幾位同學一同創立自家中醫診所,「我想改變中醫俾人感覺係老人家先會信嘅嘢,希望可以改變老土形象,同時亦都做一啲義診工作,除咗幫人之外,亦可以俾大眾知道中醫其實都係一門專業。」

news-images
Dennis與同伴在菲律賓建立了醫寨,方便病人接受治療。
news-images
全仁中醫先後到過緬甸、菲律賓等地為大批病人診症。

仿傚無國界醫生
作為一位中醫科生,Dennis由大學開始對中醫業的發展已有許多想法,直至近年更帶著基本用具到其他國家義診,「其實大學時已經開始做義工,當年係跟社福機構做深宵外展,夜晚12點到6點跟社工喺街度執仔,即是幫啲邊青把下脈,睇下佢哋嘅身體狀況。其實讀中醫嘅時候都會讀到醫德,同時又睇到無國界醫生發展很成功,咁我當時就喺度諗,其實中醫可唔可以做呢?」他指,他跟幾位同學曾經向無國界醫生查詢有關無國界中醫的想法,「他們當時回覆我,話依家冇,如果要加呢項服務就要去德國總部處理,佢話如果要加都唔知要等幾多年。當時嗰個人反而鼓勵我哋自己成立一個組織。」正因為這番話,Dennis不久後便跟幾位同學成立了全仁中醫這個組織,「最初開始係因為我哋其中一位創辦人去菲律賓做社會服務,識咗當地一啲非牟利機構嘅阿頭,同佢提起我哋想做無國界中醫,咁佢哋都話有興趣試下做,到2009年新年,我哋就去嗰邊考察環境,例如唐人街等,試過做一節義診,都有幾十個人排隊應診。嗰次之後,我哋接落嚟去過好多地方,不過冇去中國,因為當地本身已經有好多中醫,我哋去嘅全部都係非華語地區,例如菲律賓、柬埔寨、緬甸及泰北等等。」他指,每次出發都一行約10個人,每人都帶備大量濃縮中藥、針灸用具等,「第一次去我帶咗七十幾罐藥,一啲針灸工具,直到依家,每次出發前都會先預備一啲複方中藥(已混合多種藥材的中醫藥方),自己啲嘢就帶少少放喺背包。」


針灸急救 沒有不可能
Dennis笑言,中醫比西醫有趣之處是,即使你不懂醫理,只要有一雙手便可以救人,「開頭我哋教當地人一啲基本急救知識,但當我哋走咗佢哋可以點算呢?後來我哋就設計咗一個叫鄉村針灸師嘅計劃,讓落後地區的人可學習基本醫術。」鄉村針灸師計劃由兩位註冊中醫師到當地停留大半年,教導當地人針灸的技術,「我哋喺泰緬邊境教嘅人係一班後生仔,菲律賓就係上咗年紀嘅人,因為呢啲地區都遠離市區,好似菲律賓某啲落後地就要搭幾個鐘頭車先到達醫院,雖然村入面有醫院,但醫療設備極少;另外呢啲地區普遍病人都患有痛症,除咗食止痛藥之外,其實解決唔到實際個問題,而我哋之前嚟義診亦試過用針灸幫佢哋減少痛楚,所以就想教識佢哋。」Dennis尚未到國外義診前,早已在香港為外籍傭工及邊青以中醫手法免費診症,遇過不少特別個案,「仲讀緊大學嗰陣,有次跟社工去馬鞍山啲遊樂場做外展,有個未成年嘅女仔,我幫佢把脈時發覺佢懷孕,咁我問佢上次嚟月經係幾時,但佢避開唔答,咁就知應該係有事,咁我就搵咗社工跟進。」直至現在,他跟全仁中醫的同伴已當了無國界中醫接近10年,仍然不時有難忘經歷,「有次喺緬甸我哋教緊年輕人學中醫理論,突然有4個男人抬咗個八十幾歲嘅婆婆嚟,佢當時呼吸困難,睇嚟係心臟病發,因為當時我哋設備工具唔多,只可以用針灸、艾灸方法幫佢急救,救醒咗佢,我哋半夜都好擔心佢會唔會半夜就咁死咗,點知佢第二朝好開心咁行過嚟多謝我哋,咁先鬆一口氣咋。」

news-images
全仁中醫在菲律賓成立的流動中醫診所。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佢哋都有得揀!
一剎那光輝不代表永恆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