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
2017-04-06 06:00:00

打機打出一片天 兩青年將興趣變事業

分享:

 「打機」在部分人眼中等同不務正業,但亦有人在「打機」的過程中找到事業發展方向,成為遊戲程式編寫員,讓興趣變為事業。IVE(李惠利)資訊科技系高級講師余振傑指,遊戲開發業具發展潛力,對人才需求量極大,冀有更多新人入行,助發展香港科創產業。
圖、文︰姚秀儀


24歲的謝嘉明(Nanoka)及陳炳鴻(Peter)同是IVE(青衣)遊戲軟件開發高級文憑的畢業生,二人均曾在本地著名手機遊戲開發公司任職程式編寫員,曾參與編寫手遊經典《神魔之塔》。Nanoka指自小對電子遊戲有濃厚興趣,「小一、二開始,每年的暑假都過著早上6時起床打機至凌晨12時才入睡的生活。」當時經常被家人斥責,更曾表示「我不會再管你,只要你能照顧自己就可以了,我也不期望(你將來能成為)甚麼。」
 

(左起)謝嘉明、陳炳鴻、余振傑均認為本港遊戲軟件開發行業有很大發展潛力。

(左起)謝嘉明、陳炳鴻、余振傑均認為本港遊戲軟件開發行業有很大發展潛力。

學製作遊戲的思考方式
雖然父母認為她沉迷遊戲,但Nanoka卻在打機的過程中學習到製作遊戲的思考方式,「我過關後會反思,如果我製作遊戲,怎樣才能把遊戲關卡製作得更順暢,更有娛樂性。」為進一步發展興趣,其後入讀IVE的遊戲軟件開發高級文憑。


Nanoka從IVE畢業後,進入遊戲公司工作,家人亦對她經常打機的負面觀感改觀,並為她的工作感到自豪,向同事推廣她有份參與製作的遊戲。Nanoka認為父母並非無理取鬧的人,「最重要是令他們明白,你清楚知道自己想要做的是甚麼,從中學習到些甚麼。」


她認為,成為程式編寫員最困難的地方是要提升理解及解難能力,尤其對數理不熟悉的人,寫程式或無從入手。她憶述,首次做編程功課時,要連續3晚通宵才完成,坦言身邊不少同學因此感挫敗而放棄修讀遊戲軟件開發課程。


具高解難能力
Nanoka的師兄Peter亦認為,這或是行業缺乏新血的原因之一,因編程需要清晰的頭腦、邏輯思考及解難能力,平日要花不少時間鑽研玩法,以改善遊戲系統。他又稱,香港遊戲開發業工時較長,每日需工作13小時,起薪點卻僅1.2萬至1.4萬元,令不少人卻步,但「當你外出看到有人玩你製作的遊戲時,當中的價值及滿足感是無法衡量的。」


余振傑表示,IVE為配合遊戲開發業的發展,近年在九龍灣、柴灣及青衣等分校添置CAVE虛擬實境(VR)教學系統、Vive頭戴式視覺沉浸式虛擬實境顯示器、新式立體動態追蹤系統(3D Motion Trackimg System)等裝置及儀器,協助學生掌握業界最新科技,冀可吸引更多人就讀遊戲軟件開發,發展香港科創產業。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