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
2019-04-25 06:00:00

港男捨高薪厚職投入玻璃工藝 製毛髮玻璃 凝住愛寵回憶

分享:

不少人視寵物為至親,然而寵物壽命往往較人類短,有人會選擇將寵物骨灰製成飾品留念。不過,燈工玻璃手作人林志華(Dex)則堅持以寵物毛髮,替代骨灰融入飾物中,讓主人可以提前為至愛留紀念,亦可以完整保留寵物的骨灰。
文:姚秀儀  攝:黃文山
 

Dex指將寵物毛髮放入玻璃,可避部分人忌諱。

Dex指將寵物毛髮放入玻璃,可避部分人忌諱。

毛髮玻璃外觀似一般飾物。

毛髮玻璃外觀似一般飾物。

寵物陪伴主人走過多個春夏秋冬,面對寵物生命的遽逝,想造個紀念品留住美好回憶是人之常情。Dex指,毛髮琉璃製作班是他工作室近期的熱門項目。他的工作檯上放滿各種製作玻璃的用具,只見他拿起一條粗玻璃,預熱後加入寵物的毛髮,待毛髮熔入玻璃後,熟練地拉出一條布滿黑色斑點的玻璃條,便已完成製作毛髮玻璃的基本材料,其後再加入不同的顏色及花紋。最終的成品中,玻璃條中的黑色斑點會因化學反應,轉化作玻璃裡的一串泡沫,彷彿是安徒生筆下的童話故事。


憂骨灰飾品「不吉利」
為離世的寵物製作紀念品,坊間的普遍做法是加入寵物骨灰製作,而Dex則堅持以毛髮代替。他語帶激動地解釋:「你點知你劈咗寵物身體嘅邊一部分燒入玻璃?如果當佢係親人,點解要將佢劈開?」更重要的是,在迷信的華人社會中,骨灰飾品往往不受歡迎,「第一,長輩會唔鍾意你帶骨灰返屋企,認為會將住所變成『陰宅』;其次係,如果之後有咩唔好運,啲人都會覺得關骨灰事。」Dex指出,用毛髮代替骨灰製作飾物的另一個原因,是在寵物生前亦可製作,「唔一定係喪事,可以係開心事嚟嘛!」

熱愛玻璃工藝的Dex,輕易地在數分鐘內便燒好了一個玻璃珠,但其實他在4年前才首次接觸「燒玻璃」,開設工作室前,更是一名有10年經驗的婚禮策劃師。一次公幹旅程,改變了他的一生。Dex憶述,2015年10月,他到台灣公幹時意外參與了玻璃工藝體驗班,從此「一試鍾情」,回港後一邊繼續原有工作,一邊自學燒玻璃。直至前年9月,他終於開設了燈工玻璃工作室,更以女友英文名命名,「原本係諗住整件嘢送畀佢㗎咋,點知練吓練吓,做吓做吓,慢慢個方向就轉變咗,想進一步發展燈工玻璃。」結果市場反應比他想像中更熱烈,首一個月已招收到近百名學生,令他進一步確定燈工玻璃市場有發展空間,「其實唔係無市場,只係無乜人去做。」為學生提供另一出路。

Dex的燈工玻璃工作室開業僅一年,便已逐漸上軌道。他最近與學校社工合作,教導中學生做燈工玻璃,期望在功利化的社會中,為他們提供一條以興趣為本的「另類出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