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02日

安全感 全民退保 - 朋友年屆五十多,在一間私人公司從事文職工作二十多年,但隨著香港幾次經濟危機,職位由長工變為每兩年續約的合約僱員,減薪不在話下,而投資也給蒸發掉。一家三口租住一個三百呎右左的唐樓單位,兒子剛開始修讀副學士課程尚未出身,一家重擔落在自己身上。距離退休日子不遠,強積金戶口只有三數十萬元,每想到退休生活,就愁眉苦臉。 另一位教師朋友已退休十年,與太太靠自己的退休金過活,有自住物業。本來生活無休,但近日發現積蓄已用去近半,心裡開始惶恐不堪,皆因近年物價高漲,而不知道自己有多長壽,積蓄有出沒有入,總有用光的時間。 難道人生盡頭真的要申領綜援嗎?除了負面標籤大之外,申領綜援的資產限額很低,只有三幾萬元。如果積蓄只用剩幾萬元,憂慮必定更大,即使患重病也不敢向私家醫生求診。 他們的故事是不少打工仔以至中產一族的寫照,工作了一輩子,到頭來基本的生活安全感也維持不了;而女性不但平均壽命較長,而且較多因為照顧家庭而提早離開職場,儲蓄不多,更難靠自己維持退休生活。 港人平均壽命有八十多歲,即退休後平均還有二十多年生活,有多少人可以肯定自己的積蓄足夠維生?長壽,對很多人來說似乎已經不是祝福。 今天是我們對每位長者作出回饋及承擔的時候,制訂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不單有助維持他們的基本生活,亦令港人多一點安全感,知道晚年不會無所依靠而感到徬徨,亦可無後顧之憂的在年青時拼搏。這是我們熱愛香港,關心身邊人的社會契約。

助長同志、笑罵由人 - 我在香港服事的基恩之家是一間同志及跨性的教會,雖為傳統教會詬病為不正統,但一般教會還是給我一點面子。然在以往我在基督教報刊網上版,或我的博客的文章回應中,我卻經常被辱罵為同志發聲是教會敗類,不知所謂等言語盡出。對於此等無聊人士,我是無心理會,也不會刻意去回應此等無理取鬧的妄言。我的看法是他們多是無知的教會信徒,只受傳統牧者教化成沒頭沒腦地誤解同志的一群,我若費唇舌來解釋一番真是有點浪費時間。除非那人是有頭有面的,我才考慮給與教訓或還擊。 自來台灣同光同志長老教會服事後,我以為自己在這裏名不見經傳,也沒有人太認識我,我可以安安靜靜作我的同志信徒服事,也可較悠閒地做我的神學,更可以參與台灣更前進的同志平權運動,令我更開眼界。然來台未夠半年,我最近竟在臉書上被一位不認識的女士以私訊痛罵,說我助長同志無恥,其中有以下這段:「我只針對你,一個言行和身份不相符的人。要不老實地做你的牧者,要不,放下宗教去發表你的意見。請勿把人們洗腦,你對得起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嗎?最後,現今社會,你有言論自由,但人在做、天在看,且看你自己的良知吧!」這位女士言下之意,是叫我作牧師的不要管同志的事,不要為他們說話,怕我影響別人,對不起千萬信徒云云。我想我真是何德何能,居然令千千萬萬信徒受損,那真是太抬舉我了! 其實說到無恥,我不能不一提最近在香港平機會的主任束健銘以及捍衛家庭價值大聯盟等多個團體;前者私通信徒寫信到平機會反性傾向歧視立法,後者卻組隊到平機會抗議平機會撤去束健銘的歧視檢討職務而曰為白色恐怖。想到這些不分公私,不知所謂的人士,怎能令我不作嘔?!束健銘辯稱以私人身份進行私通,與梁振英及一眾高官說以私人身份反佔中簽名無異;捍衛家庭價值大聯盟等團體來抗議,便猶如保皇派人士簽名遊行反佔中一般。這種以共產黨的手法來反同志,居然發生在號稱為基督徒的束健銘及維護他的團體身上,怎會令人不心寒?!他們是真正的言行與身份不相符,我只能說望塵莫及,甘拜下風了。

假戲真做使鬼演技咩? - 很佩服導演能拍出具真實感的電影,因為拍得「似層層」難度很高,所以導演們會不惜一切希望演員開竅、投入,演繹他們所需要的角色。 曾經看過一齣三級法國電影《無可挽回》(Irreversible),飾演男主角Marcus的Vincent Cassel,亦是《黑天鵝》中的男主角。故事開始,Marcus與友人怒氣沖沖,誓要找出一個男人,Marcus被仇恨沖昏頭腦,亂衝亂撞,近乎失去理智,正當觀眾一臉困惑的時候,電影藉著倒敍手法追溯過去,拼圖逐漸清晰。原來Marcus的女友慘被人蹂躪得體無完膚;再度追溯,便會發現事情源於一個愚蠢的錯誤,更愚蠢的也就不便劇透,讓觀眾去發現,但發現愈多,嘆息愈多。 有人稱此片為暴力美學電影,不知其「美學」,但「暴力」倒是肯定,特技精湛細緻,甚至一絲不苟,如怕血腥便不要看。女主角被強暴一幕共9分鐘,令我想起美國搖滾組合Nirvana已故主音Kurt Cobain所言,強暴的存在就如《Rape me》一曲尾聲般厭惡可憎。 《無》的暴力很震撼,讓觀眾感受到角色的激動、憤怒,但暴力畫面向來非我杯茶,此片僅僅在本人的容忍極限前止住,因為縱使看出演員在演戲,仍覺逼真,佩服。 早年有一部港產片,被傳媒報道導演與男主角合作拍一場假戲真做虐打戲,結果女主角在毫無防備下被打受傷至急症室;該導演奢求所謂的逼真,所謂精人出口,加上笨人出手傷害別人身體,若非急功近利,難道是為了藝術犧牲?應該抵制,但電影卻獲得港、台兩地電影大獎提名,多諷刺。 吳鎮宇在一次訪問中質疑,為何掌摑戲,非要硬打一巴掌,清脆有聲才叫有戲?甚麼叫做戲?甚麼叫演技?盲目崇拜「逼真」,倒不如拍一部《鏗鏘集》會更有意義。 E-mail:8nellys8@gmail.com

坐月洗頭法 - 女兒滿月,在剛剛的週末和家人一起拜祖先、吃過彌月宴。有著家人的關愛、朋友的探望、邊照顧孩子邊學習、親子親密地相處,坐月其實是幸福的樂事。    有些好朋友以為坐月是一件完全嚴謹古老的事,見我剛從坐月期滿「解放」出來,遂好奇問:「妳終於獲准洗頭了吧?」實不相瞞,在坐月期間我是有洗頭的。假若真的捱滿整個月不洗頭,恐怕這班朋友們前來探望時已會見到蒼蠅在我頭上盤旋吧?    洗頭的原因只得一個--衛生考慮。孕媽在陣痛和分娩的十幾廿個鐘頭期間,出了滿頭滿身大汗,產後因身體調節,女性出汗也較平時多,細菌便最容易匿藏在身體、頭髮和頭皮上。黏著滿頭污垢油脂,不單只個人不會舒服,也對嬰兒的健康不好。母嬰接觸最為密切,我們準不會任由細菌跑到嬰兒身上,孩子吃奶時吃到仙女散花般的頭屑吧!    出院後,由於分娩傷口在痛著,不便自行到浴室,首次恢復洗頭時,外子先預備一盆夠熱夠濃的薑水(製作自家豬腳薑刨下了很多薑皮可煲薑水)、洗頭水和護髮素,我在客廳梳化坐好,身體向前俯,由外子幫我洗頭。用薑水洗頭感覺很好,用指腹按摩頭皮,薑的溫熱會很快傳進頭皮,傳統認為這樣可阻止濕邪入侵體內。坐月期間,洗頭次數可略為間疏,洗頭動作要快,室內要保暖,洗完後立即擦乾並迅速以熱風筒吹乾頭髮,避免著涼就好。

攞景定係贈興? - 做一套收得嘅電視劇,同要做一個好睇嘅綜藝節目,對於創作嚟講係會好唔同,劇係講故事性,一步一步留住觀眾,好似以前大家睇劇會吊癮,星期一至五都趕住返屋企追劇咁,而綜藝節目就好講gimmick,節目本身要令觀眾覺得精彩、睇得過癮,另一招就係建立參與感,好似搞啲抽獎或者問題遊戲送大禮,剛剛嘅港姐決賽,無記竟然玩「全城參與」選出三甲,呼籲大家上網投票,結果被人批評手法十足十近排嘈到火紅火綠嘅「特首普選」人大定案。 時下有關政制,社會上已經有咁多聲音,家下連選港姐都「玩呢啲」,究竟係攞景定係贈興呢,綜藝節目可以有好多玩法,今次搞到啲人唔評論班佳麗,焦點落咗喺個機制度,搞成咁,何必呢!不過某程度真係要多謝無記,為全港市民著想,透過一年一度重要大騷,實實在在上演一幕「假普選」嘅精彩預演,建議「佔中」發起人,可以送個果籃去答謝無記,咁幫手去反映存在嘅問題,新任港姐邵珮詩嚟緊做成點,家下唔知,大家只會覺得,佢只係十幾萬票選出嚟,咁其餘嘅觀眾呢?無記嘅慣性觀眾都唔止呢個數啦,認受性有幾多,總之心中有數啦。 左諗右諗,唔明無記點解要咁搞法,明白綜藝節目要追上潮流,都咪揀啲咁敏感嘅做法吖,倒不如自家製,度出精彩節目內容吸引觀眾,好過家下港姐冠軍令人感覺麻麻,喺未見官先打八十嘅情況下,唯有硬食負評,仲要俾人標籤咗係「內定」,老實講,喺大台撈咗咁多年,對所有頒獎禮、港姐、港男比賽,都唔敢肯定有無內定,而且話無都未必有人信。     (逢周一至五刊載)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Event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