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30日

上街市民非敵人 - 執筆時,佔中行動完全沒有平息的跡象,反而跑上街頭抗議的市民從金鐘蔓延至旺角(圖)、銅鑼灣等地。正如佔中發起人及學聯代表說,這次群眾運動已變成市民自發。我認為刺激更多市民上街的原因是警方(不知道有否聽取最高指示)的強悍做法。 首先,絕大多數有子女的市民都不會認同警方出動防暴隊和胡椒噴霧去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包括把女學生拖拉至痛哭。4名壯警抬起黃之鋒後,警方更把他扣留至接近法例上限的48小時,直至法庭批准人身保護令為止。法官批評警方,扣留黃之鋒合法不等於可以長期無理監禁他不放。 法治包括重視人權和適當程序。警方在此事上破壞法治表面證據成立,屢次批評佔中違法的特首梁振英和律政司長袁國強有甚麼解釋? 再者,群眾堵塞街道當然是違法,但他們大致平和。警方為何視他們為暴民,多次發射催淚彈?獨立評論人協會的觀察員在現場留意到,警方由舉警告牌至真正施放催淚彈,前後不夠一分鐘,有催淚彈甚至射向退場人士,令不少人,包括婦孺長者驚徨走避,跌倒受傷。事後,我沒有聽過有普通市民說他認同警方有需要發射催淚彈。 當群情洶湧時,政府卻宣布開展第二輪政改諮詢,目的是把人大決定變成具體方案。真的有需要藉此顯示強勢嗎?為甚麼政府不可以押後諮詢,然後表示會先聽取市民,特別是學生的意見,甚至安排會議,由政改三人組與泛民議員、學生代表和相關人士會面?這些動作可能被抗議人士批評為沒有實質意義。政府的目標應該是把大多數求穩定的市民拉到自己這一邊,但實際做法卻是用強悍、威嚇、粗暴的方式把市民推向對立面。 我不支持佔中是不想有人受傷,現在,我更希望政府不要用敵我思維去處理佔中。

能否經得起這一劫 - 在過往一個多星期,香港局勢出現急劇變化,「佔領中環」提早啟動;示威者通宵佔據多區主要幹道;警方出動防暴警察,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社會陷入一片混亂,令每位港人都萬分痛心。佔領行動是違法行為,已破壞社會正常秩序,警方稱在別無選擇下必須果斷執法,但任何一方都不願意見到警民敵我對立,社會出現嚴重撕裂。經此一役,香港必定元氣大傷,社會和政府都需要面對自回歸以來最大的考驗。即使03年有50萬人上街遊行反對就廿三條立法,但市民都能和平有序地表達訴求;11年後的今日,本來理性的集會卻演變成激烈的佔領行動。佔中發起人起初呼籲市民和平靜坐,讓警方逐一抬走示威者,但這個主觀意願明顯是一廂情願,「佔中」行動已經失控,並且蔓延至其他地區,示威者與警方發生多次衝突,造成多人受傷,令人擔心最終會流血收場。 明日是國慶六十五周年,香港各區都有慶祝國慶的活動,而且未來數日是十一黃金周假期,會有大批內地旅客訪港,當局必須盡快妥善處理今次危機,避免不愉快事件發生。各方一定要保持冷靜和克制,警方不宜使用過份武力清場,避免激發更多人示威抗議,而示威者也應保持理性,切勿衝擊和做出任何違法行為,以免釀成悲劇。 今次事件是一場噩夢,對香港造成深不見底的傷害,不但加劇社會矛盾,更令年輕人對政府的不信任程度大大增加,而佔領行動也令中央擔心香港的自治能力,影響內地對香港的信任程度。另一方面,泛民議員已表明會向特首提出彈劾動議,相信立法會將陷入無止境的政治爭拗當中,政府必須仔細思量如何立刻收拾殘局,否則香港會墮入絕望的深淵。 這一劫,似乎逃不了,但香港在大亂後會否出現大治?會否物極必反,否極泰來?還是因此而進入前所未有的低谷,港人已不能自治?實在無人能預測。不過,現時不應是互相指責和推卸責任的時候,要化解當前的危機,政府與市民都要放下成見,真誠展開對話和溝通,透過妥協和讓步化解嚴重矛盾,讓香港盡快走出這個政治漩渦。

罷課——衝動派?! - 從台回港度假,不料竟看到學生罷課的場面,除了在電視螢幕上看到在中大的萬人空巷的罷課演說外,我還在他們罷課最後一天下午,親身到政府總部外的添 美道來支持學生,靜聽台上教師的演講。當然現場並非平靜一片,因總有滋事者左右騷擾,又或向台上教師發問時胡言亂語,但卻並未因此而打斷學聯的學生罷課。 另外,學民思潮的中學生亦是如此靜坐罷課,泛起了大學生與中學生聯結的罷課這種不合作運動。豈料,當天晚上便傳來學生進入公民廣場時為警方鎮壓,最後學民 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被警察戴上手扣拉走,甚至不准保釋。政府這次對學生的鎮壓是以胡椒噴霧最令人不解,且為何不放他們一馬而反要給他們下馬威?明顯的這是 政府要顯示強權,並以此表明未來佔中若真的進行,情況便不比這好。 我們要問的,學生罷課罷出火,還去佔領公民廣場,這是否衝動了一點?黃之鋒是否衝動派掌門人?!我相信罷課帶來的士氣可能叫學生有想衝破困境的意願,就如這次想進入公民廣場便是一種宣示。 黃之鋒是否衝動,這是見仁見智。但其父黃偉明則絕對是個衝動派;原因是我剛在平機會舉行的第三場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研討會中,看見他以性傾向歧視條 例家校關注組召集人發言,竟是如此覇氣和不講理由,還叫台下他帶來的一班人喊口號,務求要打壓性小眾。他的這種衝動源於他的無知,如他以為立此法以後反對 同志者便會因說反對話而被拉。他在其兒子作反政府事時被拉,便以為反同言論者也會被拉,這豈不是亂扣帽子?!黃之鋒說話一向有理,其父卻無理取鬧;黃之鋒 可能一時衝動,其父卻衝動無疑。這實在令人不解和氣煞! 但願港人能以和平手段爭取權益,卻不能以為衝動便可不講理。公民抗命要出師有名,反對同志則不要莫須有! E-mail:silaswong@yahoo.com  

誰在顛倒黑白? - 霹啪一聲巨響,一縷白煙在前方不遠處升起,第一枚催淚彈發出,我永世難忘。 我很憂慮,因為從CCTVB新聞見識到警方的手段。警方手持著盾牌說「停止衝擊」,身體向集會人士進逼至一幅牆,各人被壓得透不過氣,面容扭曲;畫 面有人舉起了手,卻被兩個警員使勁扔開,那人背部猛力撞在牆角,跌坐地上;畫面又有持盾警員將多名市民逼至鐵馬,直至鐵馬倒下,市民倒下後急向後退避。但 最可怕的是,畫面是如此,報道員和警方卻說成示威者跟警方多次衝突。 9月28日,出門前已得知警方封鎖進入政總集會地點,那麼,想表達訴求要怎樣呢?難道跟贊成「袋住先」或對政改沒有意見的人一樣,坐在家中? 但我渴望表達訴求,縱使不能走到政總,仍希望跟訴求目標相同的市民走在一起。就在龍匯道警方封鎖線外,早已聚集了大批市民,我跟他們一樣,有時席地而坐,有時站在一旁,有時協助搬運物資,希望等到跟其他市民聚集一起。 曾經一刻,市民坐在路上截停了警車,現場過百市民,警車已確定不能開動,五、六名警員好整以暇,得上級確認後,漫步返回對面警署。又曾經有一刻,十 數名防暴警員及軍裝警員突然從天橋衝下來,市民紛紛舉高雙手站在樓梯口,最前排的當然吃了幾口胡椒噴霧,警員則安然無恙地離開,不要忘記,現場有數百市 民,沒有傷害別人。 後來,金鐘海富中心對外馬路已封,隨著現場市民,徐徐向集會方向行去,不知不覺,也走進了警方布防的地點外,身邊隔著鐵馬的,就是一整列防暴警察,但人群沒有激動,各人間中喊口號,間中唞啖氣。 由於已站立超過四小時,雙腳有點麻痺,便走到較後但較高的位置坐下,偷懶一下,突然霹啪一聲巨響,抬眼向前方望去,一縷白煙在前方不遠處升起,同時多人紛紛轉身向後逃跑,畫面歷歷在目,不敢相信。 9月29日早上,CCTVB畫面,警方用警棍擊打市民,報道員說警員揮動警棍;集會人士表現克制並和平,警方卻在施放催淚彈後,指現場示威者表現平靜,故撤回防暴警察。將單方面說成雙方面,將主動說成被動,將黑說成白。 E-mail:8nellys8@gmail.com  

是防暴?還是施暴? - 是防暴?還是施暴? 猶記得香港這片曾是自由樂土的地方,是在若干年前由一批逃避共黨政權的難民攜手建立,亦記得1967年香港暴動(真正的暴動),暴徒(真正的暴徒) 是親共人士,防暴警察(真正的防暴)在平息暴亂行動中立了功的,都獲頒一條紅繩以作獎勵。時移勢易,但萬萬想不到這一「易」,竟會是來個一百八十度的乾坤 大挪移,形勢全面對調。許多人似乎已忘了當初是為自由而逃難來港,九七回歸前,紛紛又為要繼續享受自由生活而申請移民至外地,但因為鄧小平同志一個承諾, 承諾「一國兩制」,又紛紛回流香港,而在商界的中流砥柱,大部份現都已靠攏祖國,愛國,亦愛黨。在商言商,商人向錢看,無可厚非,奇就奇在一直為人民服 務,替市民除暴安良的警隊,在1967年對付親共人士,在2014的今天竟然會變成對付以和平手法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小弟讀書少,對何謂民主何謂共產只 略懂一二,但對何謂是非黑白有所認識及要求,明明是黑的,你說是白的,就會令人氣憤,現今世代資訊發達,要掩飾新聞真相絕不容易,從新聞直播中所見,學生 手冇寸鐵,面對警察,全都高舉雙手,全無對任何人身安全造成威脅,但警方就出動防暴隊催淚彈去鎮壓。法官運用權力逼令警方釋放黃之鋒,其實已可看出到底誰 是誰非,誰違規違法。 微博:艾威  

戒夜奶 - 女兒在六個星期大的時候,成功戒了夜奶。對於爸爸媽媽來說,不用半夜爬起床,連續睡上六至七小時,怎不痛快。 成年人有晚上要睡覺的觀念,剛出生的孩子卻未有日夜觀。初生至滿月嬰兒處於快速成長期,其生理時鐘安排只圍繞吃和睡,以三小時以內為一個循環,每天 約八至十個循環。未滿月嬰兒每隔兩三小時便需吃奶要營養,索夜奶其實是一種自然的生理需要。孩子不會跟隨成年人的生理時鐘,凌晨三至四時要吃,父母即要眠 乾睡濕、隨哭隨到。 足磅足月的嬰兒,索夜奶的情況大約維持一至兩個月,及後孩子會建立日夜觀,晚上會渴睡,吃奶習慣也會逐漸改變。最理想的戒夜奶時機是於滿月後才展 開,不過每個孩子都有其個性和需求,故切勿強迫孩子「合作」,以免影響嬰兒的情緒及身體發育,也要明白孩子在晚上亦偶有其它生理或心理需求(例如太熱太 冷、濕片、驚慌、怕黑、進入猛長期等),孩子戒了夜奶,不等於父母可降低警覺。此外,早產或輕磅嬰兒,體質較弱,需要更多營養,戒夜奶更需延遲。 如何調節令到孩子可以好好「睡過夜」呢?以下是可嘗試的做法: 我會增加女兒在日間的活動量,帶她到居所附近的公園散步、看看花草樹木;光顧餐廳、去購物時,多些抱起她看看周圍環境。適量接觸新事物、吸收新知 識,嬰兒自會消耗很多精力,有利晚上入睡。千萬別要「玩得太勁」,那會適得其反,引致發噩夢哭醒扭計的。女兒首次能不吃夜奶便「睡過夜」,是去探望爺爺嫲 嫲之後,當日舟車勞頓,她吃了「睡前奶」便一覺睡到早上。 晚間準備調節步驟也很重要。我們的時間表是:大約晚上九點餵一餐奶,份量酌量減少,掃風和抱抱,儘量不要睡。到十時許洗個溫暖的澡,更衣後蠻舒服 的,孩子會完全放鬆,過一會便想吃奶。把晚餵的時間調至晚上十一時許或十二時,這餐「睡前奶」需添加奶量,延長飽腹感覺,由於上一餐只餵輕量,孩子是吃得 下的,那便可避免孩子半夜餓醒。晚餵時把主要燈光調暗或熄掉,此關燈訊息會讓孩子意會到這是夜晚,一家人都要睡覺。現在女兒一覺睡到清早八時,我們終可重 拾久違了的優質睡眠! E-mail:maternitydiary@gmail.com  

臨別依依,俺發現了心目中的「神之水滴」, 也見到久違了三十年的首枚射向香港人的催淚彈 - 日前,手痕在日式超市購買試酒卡,飲到一款叫Vin de Constance(圖1、2)的南非Klein Constantia葡萄園甜白酒Natural Sweet Wine,在販賣機酙放鼻前,好複雜的花果香味,更更一點似陳皮或乾果皮之類香味,俺這名葡萄酒大鄉里,又真的從來沒有接觸過有如此複雜香味的葡萄酒,一啖進口,嘩!更加不得了,當下知道找到俺心中的「神之水滴」了。對此酒一無所知下,只知道店員哥哥謂必須開栓醒酒起碼3至5小時,抱了此500ml神酒便去居酒屋飲,眾人讚口不絕,一酒友之弟,甚懂葡萄酒,一看到FB中相片,即留言稱何人識貨,懂找來這支拿破崙臨終前尚想品飲的酒。咦!似乎此又是一瓶物語纏身之酒。 回家上網一搜,原來豈止拿破崙臨終前尚對此酒念念不忘,此南非出產的Constantia甜酒一身傳奇,俺只好節錄: 「其實自十七世紀末,在不少人的遊記裡就提到,但到十八世紀尾熱潮才爆發,在十九世紀初期歐洲皇室把他視在Yquem、Tokay和Madeira之上,國王們個個想盡辦法取得,法國國王Louis Philippe曾經派專使特地去把酒運回,拿破崙最失意時在St. Helena島上喝的也是Constantia,德國的Frederick the Great和Bismarck和英國國王首相們也都是愛好者。英國的名作家Charles Dickens和Jane Austen,德國和法國詩人都曾經在作品裡讚賞過這一款酒。 奇怪的是這種從開普(南非開普敦地區)取來的葡萄藤母株種在伯恩區(法國勃根地地區)與鄰近葡萄園生長都不理想,只有在開普才生長茂盛。原因乃沒有辦法把陽光跟泥土,可見當時在歐洲有多少人想要複製她。 在18世紀英國對有進行交易奴隸的港口進行封鎖, 1861年開放法國酒進口,南非酒在英國的優勢消失, 1866年遇到phylloxera(葡萄根瘤芽蟲病)後整個南非葡萄酒業進入黑暗期。 1885年Cloete家族把葡萄園賣給政府作研究農場後,葡萄園部分就被荒廢下來。 一直到1980年,Jooste家族把它買下後重新整理意圖把Constantia的傳奇重現,於是他們把酒的名稱叫做Vin de Constance(註1)。」 Vin de Constance有著深黃色的色澤,俺品嘗2008年份釀造的,女酒友弟弟手上有3瓶1998年的,聽到都吞口水,她答允取一瓶來分享,到時便知陳年的是否更加複雜香醇。而日本清酒中大吟釀級酒的任何花果上立香,和任何高級儲藏酒的醒酒後,所散發出來的香味,看來都要靠邊站了,委實白米釀造的酒是不容易走到這一步,俺是明白的,所以現代藏人和杜氏已經花了不少心力去改造清酒,希望在國際酒市場中佔上一席位。 回說Vin de Constance,俺覺得如在飲超級拔蘭地,但又少了俺討厭的拔蘭地那股藥材味,因為俺味蕾記憶中抹不去兒時偷飲家中珍藏陳年跌打酒,以拔蘭地浸阿爺從美國印地安人手上買回來的草藥,那味道如中了毒,以後一見到拔蘭地,就是那股藥酒味道,所以當人人都喜歡牛飲拔蘭地的時代,俺卻去飲威士忌,但威士忌則迄今未能接受其中一系列的泥煤味,太跟牙醫藥水味道相像了。飲酒都是飲到合適自己所喜愛的味道比較愜意,其實也毋須跟風隨流,一切找尋在嘗試,飲者亦享受此過程。 而到今天終於有點理解何故酒齡甚長,品酒甚多,藏酒量更是驚人的名作家Evelyn Waugh(註2),在晚年口味卻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對波爾多五大酒莊點滴不沾,只集中飲平價的智利、德國紅酒,還四處向人推薦葡萄牙的玫瑰紅酒Mateus Rose(碼頭老鼠)了。他沒有精神失常,可能只是找到飲葡萄酒真正意思,進口爽快好味又夾任何食物,最後不傷荷包便能買一場醉。而Vin de Constance都只是半張一千元以下的價錢,是否因為其南非出產,又屬冷門的餐後甜酒類而被香港市場忽略呢? 其實Vin de Constance拿來全天侯飲用都可以的,一頓西餐或西班牙TAPAS先來Mateus Rose,或者日本餐先來一些好的新世代清酒,然後皆再來品飲早已開栓的Vin de Constance,那已經是前生修來的福份了吧。 酒之味道,俺悉性不崇尚高深,人生苦短,那只好相信自己天賦的舌頭來找尋,「脷酒師」也不是浪得虛名,今回一於老鼠跌落天枰。準備找心愛的Constantia去也,其實是酒找人,冥冥之中似乎一切自有奇妙安排。 俺估不到在本欄臨別時刻,遇上了心目中的「神之水滴」,卻是反高潮地完全跟清酒無關。也在9.28到久違了三十年的首枚射向香港人的催淚彈,也在灣仔酒吧飲啤酒時,見到街頭外幾十名手持長槍指向四周的防暴警察(圖3),更指向一名市民頭,被大量市民高喊停手後,臨退回敬出一枚催淚彈,菲籍酒吧員工、英國遊客,香港人客,同聲一「WHAT THE FXXX !」,再無心飲酒,只互道「TAKE CARE」黯然而散。 下周二便是《酒藏浪客》暫別篇,敬請看倌備酒,邊飲邊看,更到喉肺。 (註1)詳盡資料可參看網址http://www.iwine.com.tw/expert_article.php?n_id=220 (註2) Evelyn Waugh《故園風雨後》作者。 草草一刀:跟日本清酒和劍道結下不解宿緣的人 blog:http://sake-katana.blogspot.com/

走不出的公園(一) - 第一夜。 隨著一陣排氣聲,公車在身後離開了車站。 下了車,阿洛如常往右走在回家的路上。八月的空氣很悶熱,卻無損他今晚興奮的心情。 公司竟然加了他的薪水!不枉他這兩年那麼努力工作,雖然以他低微的收入只能買一台二手車,但那可是從小到大的夢想啊。再過半年吧,他就可以擁有自己的電單車了! 阿洛雙手插進牛仔褲袋,不自覺地吹起口哨來,轉進了公園。 公園很小,被樹木包圍著的空地上只放了一把長椅,是他每晚回家的必經之路。 阿洛突然想到了甚麼止住了口哨,放慢了腳步。 抬眼望去,一個女孩坐在長椅上。 長而直的黑髮從她臉的兩旁垂下來,像絹一樣反映著光。女孩穿著跟昨晚一樣的淺藍色連身裙,挺而尖小的鼻子在昏暗的公園裡格外鮮明。阿洛慢慢地向前走,樹林後傳來嘻鬧的聲音,一群小孩好像在踢足球。 之前兩晚都在這裡見到她,她在這裡幹甚麼呢?如果是等人的話,卻又不見她玩手機,是不是有甚麼心事呢?阿洛平時在車房經常貪玩調侃路過的陌生女孩,但遇見眼前這個她幾次,他都鼓不起勇氣向她搭訕,她實在太美了,美得他有點自慚形穢。 正想離開公園,一個足球突然滾到腳邊。 「哥哥!可以把球踢回來嗎?」一個小男孩站在公園入口向這邊喊。 一定是剛才在樹林後踢球的小鬼了。阿洛瞥了長椅上的女孩一眼,她正好看過來視線和他對上了,阿洛立即心跳加速。 「看好了!」他大力一踢,球卻沒向前飛去,反而撞向旁邊的大樹反彈回來,重重擊中他的頭,發出清脆的「啪」的一聲。 真的糗死了!阿洛摸著頭,尷尬得由耳朵熱到脖子去。旁邊卻傳來女孩噗嗤一笑,她掩著嘴忍笑的樣子可愛極了。 「剛才腳滑了一下‥‥‥」他傻傻地跟女孩解釋,拾起足球,用手把它擲出去,這次球剛好落在小男孩面前,但他卻接不住,球落地後往他身後的馬路彈去。 小男孩追著球走出馬路,遠處一輛貨車正高速駛過來。 糟了—— 「危險!」身後的女孩叫了出來。阿洛拔腿狂奔,小男孩踏出馬路之際,他剛好衝出去抱住了男孩,貨車響起了警號,眼前閃過一度強光——(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9-30]

警方前日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的畫面,觸動每個香港人的神經,回歸前後備受英國及中國政府器重的「政壇教父」鍾士元,當日亦守在電視機前,他昨日透過時事評論員李鵬飛對本報表示,很難想像香港會出現這一幕,質疑警方以催淚彈對付靜坐示威的群眾,擔心場面會失控,並直言出動駐港解放軍的可能性很大,至於特首梁振英應否順應民意下台,他認為只能由中央決定。 鍾士元簡歷 出生日期︰1917年11月3日 1965年─委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 1972年─委為行政局議員 1974─立法局首席議員 1978年─被封為爵士 1980年─出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成為當時香港政壇最高職位的華人 1992年─聘為港事顧問 1997年7月─成為行政會議的召集人   年屆97歲的鍾士元,97年獲委任為行政會議召集人,兩年後正式宣布退休,召集人一職交棒仕途如日方中的梁振英(小圖),而梁振英2012年當選後,以候任特首身份親到鍾士元的西貢大宅拜訪這位重量級人物,可見其重要性不減。鍾士元近年鮮有公開露面,但他仍很關心香港前途,與「徒弟」李鵬飛更定期在周二吃飯論政,兩人昨日曾通電話,話題離不開當前局勢。 警方武力激化民情 李鵬飛引述鍾士元說,十分關注今次事件,其即時反應是「想像唔到香港會發生咁嘅事」,並質疑「點解一下子出防暴警察?啲人唔係暴徒,只係靜坐示威,但警方手法好似對待恐怖分子咁。」鍾士元認為,今次群眾上街事件並非有組織性,反之警方使用的武力激化民情,刺激更多人上街。兩人在通電期間,亦即時想到兩年前特首選舉時,唐英年大爆梁振英於03年政府硬推23條時,曾指「香港終有一日要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對待示威者」的一番話。 政府陷癱瘓今後難管治 鍾士元坦言擔心局勢會失控,若出現類似六四事件的局面,「要求解放軍出動嘅可能性好大」。市民現時的最大要求是梁振英下台,鍾士元認為,梁振英應否下台,由中央決定,但他認為,現時特區政府的管治已陷於癱瘓,即使驅散示威者,政府亦面對今後如何管治的問題,「就算梁振英辭職,可能只平息風波,但以後點管治?啲人點信政府?」 李鵬飛指認同鍾士元的看法,對於政府決定押後第二輪政改諮詢,李鵬飛認為無補於事,「梁振英點攞凳出街?林鄭月娥有冇有商有量?香港人仲會唔會信呢個政府?」至於事件如何收科,李鵬飛直言「無人估到」,但希望不會流血收場。 人稱「大SIR」的鍾士元是香港「元老級」政治家,曾於四任港督手下,出任過三屆香港行政、立法兩局首席非官守議員,政治生涯橫跨回歸前後,深受中英雙方政府器重,因而被稱為「政壇教父」。鍾士元生於1917年,為土生土長香港人,港大一級榮譽畢業,後赴英國留學。他於1958年首次擔任公職,並於1965年獲委任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至79年獲當時總督麥理浩委任為行政局首席議員,並於82年獲委任全國政協。 「六七暴動」期間,鍾士元時任工業總會主席,他形容該次暴動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嚴重……示威者包圍港督府、到處投擲『土製菠蘿』(炸彈),造成無辜的人命傷亡。」

[2014-09-30]

警方施放87次催淚彈來對付和平示威者,引發各界嚴厲譴責,激發更多市民加入罷課罷市。政府高層經檢討後,據知為盡快化解民怨,決定態度急轉彎,由前日的強勢鎮壓,至昨天全面軟化,除了撤走防暴警察,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更站出來,稱明白佔中是由政改而起,承認目前社會氣氛不利,政府經審時度勢後認為要找尋適當時機,才再推政改第二階段諮詢。學聯則重申,事件已演變成全民自發運動,正聯絡多個社福勞工團體於各區提供支援,期望行動再遍地開花。 林鄭月娥昨日召開記招,她表示,政府目標仍然是在2017年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讓全港五百多萬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下一任行政長官。原本希望短期內盡快推出第二階段政改諮詢工作,不過政府現認為不急於一朝一夕,等待社會氣氛轉趨於平和,將更有利於開展有建設性的政改諮詢工作,才會推出 。她也承認,警方的處理手法,引起社會上不少人不安,那是因為近年很少使用催淚煙,希望市民諒解。 被捕後前晚獲釋放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及黃之鋒,昨晚在干諾道中現身演說。周永康表示,事件已演變成全民參與,林鄭押後政改,是香港人的功勞。若梁振英明天不回應,會將行動升級。黃之鋒則呼籲示威者不要心存僥倖,要為清場作好隨時作戰的準備。 (佔中專頁A4-A18)

[2014-09-30]

巴塞隆拿今晚將作客巴黎聖日耳門,合演歐聯F組重頭戲,開季以來入球不斷的尼馬及美斯,將繼續力求破門。 今夏由安歷基接掌帥印巴塞,開季成績理想,至今在各項賽事7戰取得6勝1和,尼馬及美斯的化學作用愈來愈好,開季至今已合共攻入11球,在早前以6比0大破CF格蘭納達一仗,尼馬大演帽子戲法,美斯亦梅開二度,尼馬賽後表示:「我在巴塞的首季主要是適應環境,如今我已適應下來,相信能夠為球隊作出更大貢獻。我感到與美斯愈來愈合拍了,我們已準備好去應付連場硬仗。我對攻入3球感到很高興,但亦要感謝隊友,是他們助我取得入球。」今仗將需應付兩人的聖日耳門中堅大衛雷斯指出:「在重要賽事面對這樣的巨星,壓力當然很大,但作為足球員,就是想面對這些考驗。不過,巴塞並非只得美斯及尼馬,他們有其他球員能夠隨時改變戰局,我們必須有合適的戰術及踢出高水平。」 聖日耳門在開季至今的10場賽事保持不敗,但最近5仗只嘗1勝,可幸在之前兩場法甲賽事因傷缺陣的主將伊巴謙莫域,今仗應可復出鬥前東家。在2009至2010年球季効力巴塞的伊巴,與當時的領隊哥迪奧拿不和,最終不歡而散,伊巴舊事重提,指他當年未能染指歐聯冠軍,是因為在對國際米蘭的兩場4強賽事均被換出,「毫無疑問,我們當時是世界最佳球隊,但最終因為某些人的錯誤決定而失落歐聯錦標。」

[2014-09-30]

饒舌在香港樂壇曾經流行了一陣子,但今天在CD店、大氣電波,已不太能發現本地樂手的作品,唱片公司不看好,但不代表沒有需求,透過分享視頻或手機程式供應商,年輕人幾乎可接觸全世界不同的饒舌歌手,胃口可以開得很闊很廣,樂迷口味進步,連鎖讓本地音樂製作水平提高,而做好音樂只為吸引樂迷慧眼垂青click進去,要他們自掏腰包買碟亦非易事,排除了無私「分享」音樂檔案,銷售模式亦慢慢靠網絡遷移,CD已不再只為盛載歌曲,買碟的原因可能只為支持歌手的一種生活態度,這種態度不是靠樣,而是靠他的音樂理念去呈現,歌手宣傳亦不能光靠上電台、電視台等基本盤,有賴社交網絡,歌手有更闊的空間用生活所Post所言去做宣傳,因此音樂知識、技巧只是歌手的基本,要更上一層就講求生命內涵,而台灣饒舌組合頑童MJ116說的不是很高深、飄渺的學問,反而講求真實和在地感覺。 文:陳龍超     圖:莊振邦 不太介意人少人多,因為出自街頭? 「我們最直接的,不加以修飾,把自己價值觀寫出來,情緒亦能抒發。」組員大淵道出了饒舌歌曲的特質,也呈現了他們的特質,「歌詞不是很深很遠,不會帶你們到月球,愛你一輩子等等,其他音樂是給你安慰,我們是讓你們看到真正的問題。」頑童最頑皮之處,就是要把樂迷送返地球,愈在地的他們就愈喜歡。來了香港四、五次,問及喜愛地方,他們都中了港產片的毒,「走在街上,總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想起五福星、王晶導演的戲。」大淵喜歡的香港,該是舊區一面,「我喜歡這裡的茶餐廳,跟台灣不一樣,比較地道一點,台灣予人太高級的感覺。」相信另一組員小春同樣受了電影薰陶,要知道茶餐廳其實無分正宗不正宗,只是茶餐廳確是港產片的一個主場景,他們自言出身街頭,喜愛街頭,不久前他們玩環島,在台灣不同地方搞小型演唱會,「我們只會在兩小時前在社交網絡發放消息,能來的就是真正粉絲。」組員瘦子不太介意人少,因為可有不同玩法,「這樣子自由表演就有另外一種感覺,台下都是我的朋友,可以彼此互動,變成很私人的一個party。」演出過大小不同場合,仍然享受出場前的興奮。 教好其他頑童,要帥學饒舌 組合最著緊是能否做自己,「倘若公司給你安排一個形象,你們怎辦?」筆者問了條假設問題,「我們明白要為唱片做宣傳、做簽唱片、訪問,但硬弄一套營銷形象,我們轉頭便走,窮不是問題。」瘦子的回答,多少能夠反映他們在台如此受歡迎的原因,他們自認為饒舌音樂不只聽得很爽,也是一種教育,「我有朋友的弟弟,跟老大一類,之前愛打架,後來不想當流氓,想做饒舌歌手。」這位小弟弟看見頑童壞壞的,但並沒有做不好事,「我不會像老師那麼煩,我不做壞事情,也是很帥,他感受到自由和放蕩是兩回事,結果離開了幫派,去追求他想要的自由。」大淵表示,倘若沒有接觸饒舌音樂,多半也會走入歧途,這就是頑童自己獨有的承擔,他們不是教育者,卻能透過音樂,彌補正規老師職能以外的缺口,讓年輕人明白要讓自己帥,還有很多不同方法。 人生很短,多玩些有趣東西 今次新碟Fresh Game找來阿葛設計封面,碟面有3個人,卻未見樣子,「我們不是賣臉,時代不同了,你看盧廣仲多受歡迎?我不需要你做小牌子,送我一條女生穿過的內褲,我會開心一點。」大淵笑道,他們都認為人生很短,只要是個好人,甚麼都可以嘗試創作,玩些有趣的東西,這是自己獨有的經驗,他們除了唱歌,還是為音樂錄像加入意見,「因為朋友結婚,特地去穿西裝,到了婚宴場地,希望讓大家高興一點,豈知成了好像鬧事的一群。」因著瘦子這次經驗,便把自己一套對婚宴的看法放上新歌——《超級酷》,「這是我們的官方看法,樂迷也可以有自己的想像。」頑童所謂的頑,實則是一種對生活主流方法的顛覆,更簡單點說,這就是創意,大家過著一式一樣的生活,不覺太悶嗎?10月初頑童MJ116再來港搞party,今年香港搞的party好像特別多,除了煙花取消,還有噴霧、催淚彈,好不熱鬧……

送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Seminar

 

Event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