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3月02日

評分背後 - 傳統基金會評定的「經濟自由度指數」(EFI),香港今年得89.6分,連續第21年高居榜首,比第二位的新加坡高0.2分。美國和英國分別以76.2分和75.8分排在第十二和第十三位。 今年EFI報告的《前言》專門討論香港。裡面說,「英明的英國統治者以『積極不干預主義』令香港這堆石頭繁榮起來」;香港回歸中國後,保住了英國人留下的這份「幸福的遺產」,於是每年的EFI得以一直保持全球之冠。 這令人產生疑問:英國的EFI一直遠低於香港;「英明的英國統治者」為甚麼沒有在英倫三島上奉行積極不干預主義,令他們那堆大得多的石頭也享有高度的經濟自由,像香港一樣繁榮幸福呢? EFI由10個項目的評分統合而成;10個項目分成4組,稱為「經濟自由四大支柱」。第一根支柱是「法治」,包括「產權」和「廉潔」兩個項目;第二根支柱「小政府」,包括「財政自由」和「政府開支」;第三根支柱「有效規管」,包括「營商自由」、「勞工自由」和「貨幣自由」;第四根支柱「開放市場」,包括「貿易自由」、「投資自由」和「金融自由」。 各個項目性質不同,採用的評分辦法也不一樣。例如「產權」和「金融自由」,用了「定性」的評估辦法,先評等級,然後把等級轉為分數。「財政自由」和「政府開支」,則採用「定量」評分法,用公式從稅收和政府開支計算分數。其他有的項目又採用了定性和定量混合辦法,先打一個分,再按各個負面因素扣分。 在不同的評分辦法下,有的項目各國評分比較接近,例如「貿易自由」,首20個國家(或地區)得分最高和最低相差只有約11分,「貨幣自由」高低相差亦只約13分;但另一些項目,特別是「小政府」以下的項目,各國得分卻差異很大,如「政府開支」一項,新加坡取得93.8分,丹麥(第十二位)只取得1.8分,兩者相差92分。 香港和新加坡在「小政府」的項目分數很高;如果把這兩個項目拿掉,丹麥立即躍升至第一位,而英國和美國亦會超越智利等國,晉升到十名內。這說明政府的大小與法治、有效規管和開放市場等經濟自由的其他要素,並無關係。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夢想 - 有富商以語重心長的口吻表示,年輕人如果有能力,就應該買樓。這句說話,幾十年來有改變過嗎?沒有!何解?試問地產發展商,又怎會叫人不買樓呢?想聽到地產商說一句「現在樓價太貴了」又或者「現在風險太高不要入市」諸如此類的說話?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吧! 市場學概念,告訴我們想一件產品「賣得」,就要令這件產品有需求。需求,除了與生俱來之需要,其餘都是可以透過不同手法製造出來的,而「買樓」這個概念,正正是一個被刻意誇大,被刻意製造出來的需求。以往,很多大家庭是居住在一起,就算婚後亦與長輩同住。當然,後來生活環境改善,婚後置業搬出的情況普及。我明白,對於一些有需要的人,政府用不同措施協助「上樓」是無可厚非。但是,如今連一些正在讀書的學生也要為「上樓」而懊惱,也去輪候公屋,有需要嗎?這個需求合理嗎? 讓「上樓」成為夢想、成為香港社會的必然需求品,最大的得益者是誰?地產發展商是也!本來,在政府的監察之下,是可以抑制這種「非上樓不可」的「洗腦」概念,讓年輕人目光放廣一點、放遠一點。可惜,上屆政府有意無意地配合了發展商的「計劃」。一直被詬病的富戶政策,客觀上亦加劇了對「上樓」的需求,而一些劏房居民因資產及入息稍為增加,就沒有資格輪候公屋而成為「心急上樓」的一群。官商的「合作」令「上樓」變成香港人最終極的人生目標,扭曲了作為一個人的價值觀! 餓就要吃、渴就飲水、累就要休息,這是自然定律,是必然的需求。但「有需要」就要買樓?甚麼是「有需要」呢?在如此瘋狂的樓價之下,不能與家人同住嗎?不能租樓嗎?叫年輕人一輩子背負樓債,真的是一個慈祥長者應該做的嗎?我當然明白,有瓦遮頭的重要,是令一個家庭快樂的其中一個因素,很多人亦能因為一片瓦而覓得快樂甚至利益。然而,當那片瓦之下,人人生活透不過氣,壓力迫人,失去自我,這片瓦還重要嗎?  周一、三、五刊登

說謊只會含恨而終 - 當家裡有人得了絕症,其家屬要處理的情緒或事情上面往往比病人的還要複雜。病人知道得了不治之症,以情緒失控或透過一切發洩來消化心裡的悲憤,或做任何具傷害自己或別人的東西的時候,都好像要值得被諒解,彷彿任性就是病人的特權。相反,家屬在這時候卻一步一驚心,既不能以情緒先決作任何決定,就算情緒還未來得及處理都必先掛上冷靜及牽強的笑容裝作鎮定,若然當中有任何決定做錯,不單會被自己後悔,更可能換來千古罪人之名。 我見過一些類似事件:媽媽本來精神醒目,有日見肚仔痛去醫院檢查,卻知道原來是胃癌並已經擴散全身,醫生說已無藥可救,與其晚年要在醫院痛苦煎熬倒不如回家安享剩餘日子,但兒子怕媽媽受不了,所以沒有將如實的狀況告訴媽媽,媽媽亦不以為然,以為是普通便秘。兒子跟爸爸表面裝作開心跟媽媽回家過活,但同一時間已暗地裡為媽媽預備身後事。媽媽之後再一次入院,然後就知道真相, 一方面她自己很想大發雷霆宣洩情緒,但另一方心裡亦知道丈夫及兒子的苦衷,但最後雙方還未來得及表白,媽媽已離開人間。三年後的今天,這對父子仍在自責。 誰對誰錯,根本很難算清楚。媽媽第一次面對絕症,那兒子跟爸爸又何嘗唔係呢?最重要的是無論哪一方都不應該以愛護對方之名去隱瞞任何事實或自己的所有情感,善意的大話在面對死亡的時候是不適用的,相反坦白是面對死亡的最好方法。想宣洩就應該宣洩,要愛就全力去愛,遇到任何事都應該血淋淋的把自己愛拿出來讓對方知道,只有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後悔一世,讓對方含恨而終。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長和除息日改變影響部分輪價 - 長江實業(001)及和記黃埔(013)重組方案獲通過後,公布末期業績時亦宣布將股息除淨日由往年約5月分別改至本年3月11日及16日除淨。個別與兩隻股份掛鈎的窩輪,價格或受影響。 一般窩輪在發行時,已計算預期派發的股息。本次除息日期將提前,正股價格在除息後將被扣減,原本並沒有涵蓋除息因素的窩輪,如今年3及4月到期的長實及和黃窩輪,認購證價格理論上會跌,認沽證價格理論上會升,故在上周五長和兩股向好時,部分3、4月到期的認購證,升幅被股息因素抵銷,更有部分出現下跌。至於已包括除息因素窩輪,即5月後才到期的長實及和黃窩輪,理論上價格將不受影響。    作者為法國巴黎銀行上市衍生產品部董事、金管局持牌人,以上純為個人意見。本資料由法國巴黎銀行香港分行刊發,其並不構成任何建議、邀請、要約或遊說買賣結構性產品。結構性產品並無抵押品,如發行人或擔保人無力償債或違約,投資者可能無法收回部分或全部款項。產品價格可急升或急跌,投資者或蒙受全盤損失。投資者購買時所依賴的是發行人及擔保人的信譽。有關資產過往表現並不反映將來表現。牛熊證備有強制贖回機制而可能被提早終止,屆時(i)N類牛熊證投資者將不獲發任何金額;而(ii)R類牛熊證之剩餘價值可能為零。投資者應仔細查閱基本上市文件(包括基本上市文件增編)及補充上市文件內有關結構性產品之相關風險及詳情,自行評估風險,並諮詢專業意見。法國巴黎證券(亞洲)有限公司為結構性產品之流通量提供者,亦可能是其唯一巿場參與者。法國巴黎證券(亞洲)有限公司、法國巴黎銀行香港分行及其聯屬公司均不對結構性產品: (i)能否於預定上市日上市及(ii)其上市後之流通量,作出任何聲明或保證。

《STAND BY ME:多啦A夢》帶定紙巾入場 - 對廣大Doraemon fans來說,《STAND BY ME:多啦A夢》是第一部3D的Doraemon,有著紀念作者藤子.F.不二雄誕辰80周年的特殊意義,而故事風格亦從典型的大冒險電影,過渡到大雄的成長故事以及與Doraemon的相遇、分開,與過去所有Doraemon大電影有著極大差別。而對香港人而言,本片則有更深層意義,在電影上畫前,多年來為「叮噹」配音的資深配音員林保全先生逝世,令《STAND BY ME》成為林保全先生遺作。 不再到魔界大冒險,不再回到史前世紀拯救恐龍,《STAND BY ME》由多個經典篇目包括《從未來之國千里迢迢而來》、《靜香!再見!》、《雪山上的浪漫史》、《大雄的結婚前夜》、《再見多啦A夢》及《多啦A夢回來了》等劇情結合而成,令《STAND BY ME》成為大雄與多啦A夢,由相遇到告別的濃縮版故事,劇本由《幸福的三丁目》系列與《永遠的0》編劇山崎貴執筆,既保留了逗小孩子哈哈大笑的搞笑情節,亦有令大人動容的煽情橋段。漫畫和電視版的對象都是小孩,劇情簡單到有點脫離人性,今次的《STAND BY ME》終於跳出這個框框,無論是大雄的挫折人生、和靜香的愛情故事,抑或與多啦A夢的共患難,片中都有深入描寫,令該片主角不再停留於法寶,而是一個真正關於人的感情的故事。 大雄長大了 不想在此劇透,只能說《STAND BY ME》實在是一部令觀眾哭過不停的電影,因為我們沒有見過傷心到絕望的大雄,陪著我們成長的他,縱然被技安(胖虎)欺負而哭求叮噹(多啦A夢)出手,但很小的事情又可以令他轉哭為笑,亦可見他容易沾沾自喜、得意忘形;但今次我們看到長大後的大雄,竟然懂得甚麼是「相見,不如不見」,更忠告小朋友:「大雄要好好珍惜還能和叮噹在一起的時光。」那是成年人才會明白的欷歔,有看過《幸福的三丁目》的觀眾應該知道,這是山崎貴劇本的特色,這點就變得不出奇了。 「叮噹」變成「多啦A夢」,「技安」變成「胖虎」,動畫變成今日的3D版本,很多觀眾都不大接受,尤其對3D了的多啦A夢及其他角色的造型,統統都有所保留。但在我看來,3D版的多啦A夢色彩繽紛,畫面亮麗,某些場口明顯為突出3D效果而設計,能給小朋友另一種觀影體驗,同時亦增加娛樂性。其實這些都並無不好,但惹人惆悵的是,未來會由誰人擔當多啦A夢的粵語配音員?熟悉和親切的聲音不再,比起視覺觀感或角色名稱更改,前者對香港觀眾來說更難接受。 視本行為終生職業的資淺電影工作者

每天減500卡一星期可瘦1磅 - 新年,是一家團聚,互相問候的好時間,在剛過去的農曆新年,拜年活動由年初一忙至年初六,結果得了兩個後遺症,一是到處飲飲食食後,在腰間積聚了一團脂肪;二是比上班更疲累的身軀。年初七,人日也,即是人人生日,我就給自己放了一天假,好好睡個夠,那天,我中午12時才醒過來。 剛準備梳洗,望到鏡中的自己,披頭散髮,凌亂不堪,我好不容易,才能將兩側的頭髮梳回六四分界,望見自己這個樣子,實在是忍無可忍,把心一橫,決定到理髮店剪頭髮。我致電David說:「開工了嗎?我忍不住滿頭長髮。」你們一定不明白,對於短髮的我,多長2cm足以令我怒髮衝冠。David說:「開工了,過來吧!」到了髮型屋,不太旺場,但這也好,一來較清靜,二來洗頭也不用等多久,正合我的心意。 一小時後,「變身」完畢,Bonnie好像有內置閉路電視般,突然來電:「你的背景聲音那麼嘈吵,你正在做甚麼?」我說:「剛剛剪過頭髮,你聽到的,就是用風筒吹頭的聲音。」她在囉嗦:「大年初七你竟然去剪髮?你真是瘋了!你不知道嗎?『剪髮剪發』剪掉發財,太不好意頭啊!」我說:「我是百無禁忌的。」她被我氣壞,接著問:「那麼,今天是大家生日!待會兒你有甚麼節目?」我興奮道:「我看中了一份生日禮物,決定買給自己,你會陪我嗎?」她說:「你有甚麼好主意?」我說:「我打算到旺角買波鞋!我看中了一雙新款的Nike air Huarache RUN,是黑白熊貓色的,是我最喜愛的顏色。」她又反對:「幹嗎你硬要在新正頭又買鞋又剪髮?總愛逆天而行!多等6天才買不行嗎?」我咆哮:「又等?又是甚麼習俗?回想起來,我每一個農曆新年,都會買雙鞋子的,從來沒甚麼問題啊!」 她試圖嚇我:「某年的新年,我在一棵桃花下轉了兩圈,希望來年行個桃花運,怎料,朋友告訴我,那棵其實是梅花,並非桃花,這年,我不但完全沒有桃花,工作上,我的銷售生意足足霉足一年,所以很難不迷信。」以我倔強的性格,她應該知道怎樣說也不能說服我,所以我們約好在鞋店見。 到達鞋店,她好像很不自在,我笑言:「只是陪買鞋,該沒問題吧!」我興高采烈地拿著新鞋,很滿足的,而且新春期間還有額外九折優惠,Bonnie也看中了另一對Huarache,但還是敵不過心魔,最後還是沒有買。我安慰她:「跟你到服裝店逛逛好嗎?買衫該沒有問題吧!」我們到了另一個商場,那兒有很多日本直送的衣服,她拿起一條長褲,店主說:「我拿一條大碼的給你試試看!」Bonnie忍不住在的耳邊說:「她怎知道我中碼不合穿?真的豈有此理!」她氣憤地對店主說:「麻煩給我中碼及大碼一試!」數分鐘後,她一肚氣放下褲子,我輕聲問:「不好看嗎?」Bonnie說:「已大大深呼吸了一下,連大碼也穿不下,看來,新年期間真的多吃了。好!我決定減肥,減掉多出來的15磅!我一定要穿得下那條褲子。」我經常說,到時裝店買衫是最佳激勵自己減肥的做法。我對Bonnie說:「我們每天減少吸收500卡,一星期便可減掉1磅,所以減15磅,要用3個月時間啊!」Bonnie問:「減快一點不行嗎?我怕褲子會被人買下。」我解釋:「減得快只會令身體流失水分及肌肉,實不會長久的。」我想出鬼計:「我幫你減,你依足我的吩咐,3個月內一定成功,所以這條褲子,就作為我先給你的獎賞吧!」她大喜:「師傅說過我今年人緣旺,有你這個朋友,也算是當旺吧!」 尚營坊健康顧問高級營養師 電郵:www.facebook.com/hiwongcc

 

[2015-03-02]

無綫電視新聞部近年在處理新聞上的手法多番引起爭議,而內部亦曾因雨傘運動期間、管理層刪減「暗角七警」旁白後,發起聯署抗議,多人陸續辭職求去。風波未停,最新發展是新聞總監袁志偉高薪招攬了民建聯總幹事陸漢德(圖),入主新聞部擔任編輯主任(Managing Editor),主力負責本地政治新聞的審稿工作,今日正式上班。部分員工得悉後反彈極大,質疑公司聘請有濃厚政治色彩的建制派人士當重要崗位的動機,擔心未來的新聞報道手法及用語,勢必審查加劇,正醞釀第二輪辭職潮。 文:葉兆臻    陸漢德自04年起加入民建聯研究部,2011年晉升至總幹事,負責調配所有地區統籌主任的重責,麾下多達卅多人。在民建聯任職前,陸曾擔任自由黨研究部總監,與建制派的關係密切。但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昨晚則指陸漢德去年已退休離開,從無成為過民建聯黨員。但為何官方網頁內仍寫有總幹事是陸漢德,譚耀宗解釋是網頁未更新而已。 但據悉,將會填補陸空缺的,正是上周向政府提出呈辭的民政局政治助理徐英偉,他是民建聯黨員。由此推斷,民建聯對這職位的忠誠度非常重視。 據中文大學資料所示,陸漢德1979年化學系畢業,曾在《文匯報》、《TVBS》及《天天日報》當編採工作、也曾駐美及駐倫敦。本報記者昨夜聯絡上無綫新聞總監袁志偉,他立即澄清聘請陸與七警事件無關,「我請個編輯都同政治有關?梗係無啦,我哋做新聞嘅,點會有政治考慮?佢係好多個編輯主任嘅其中一個。大把記者做過政黨返轉頭啦!佢之前喺度做過首席編輯。」由他親自招攬?「個個都係我親自請啦!個個請都要我簽名!」 袁志偉「事事關心」 據內部消息,自七警事件後,袁志偉對政治新聞「事事關心」,包括每一隻字的用語亦高度參與,例如梁振英涉阻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選副校長的新聞,除了梁振英的公開回應,無綫一律無相關報道,據聞是袁覺得事件捕風捉影,應要審慎處理。 無綫新聞部編輯主任一職以往甚少由外人空降而非由內部晉升,而將離職的編輯主任周潔儀須兼顧早晨新聞、審閱外電及設定新聞編排等,但七警事件後,周潔儀被調往「專責」處理海外廣播的部分,不久周潔儀呈辭,而陸漢德同步被邀請加入無綫。他的職務卻與前人不同,只須負責政治新聞,內部估計他的角色應放重在政改方案及區議會選舉等未來的政治熱門新聞議題。 對於舊部聘請了有濃厚親建制背景的人士擔任要職,有新聞教父之稱的前無綫助理總經理黃應士認為,先要釐定是否任用賢能,「記者有政治取態唔出奇嘅,但入職前要同佢講清楚日後要公正中立咁做嘢,以前如果我要請呢個位,我會了解吓佢有無十幾廿年傳媒經驗,但因為我唔識你講嘅呢個哥仔,所以我答唔到你佢係咪適當人選。」而前主播李燦榮則認同,無綫新聞部極少聘用有濃厚政治背景的人,但因具經驗人士相當「渴市」,應用人唯才,「呢個係好高嘅位嚟,要識新聞及電子新聞。如果係qualify(具備資格)就唔使問係咪政黨背景。但如果嗰個人唔識新聞,而又有政黨背景,咁就出奇。」 陸漢德多年來作風極低調,黨內活動亦甚少見他上鏡。曾在《文匯報》與他共事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自03年「七一」遊行後,北京已確實地加強監察本港傳媒,但陸的加盟暫不能看成是加強監控的結果,「每個機構都會搵有共同語言、同聲同氣嘅人。」至截稿前,本報未能聯絡上陸漢德。

[2015-03-02]

公立醫院急症室人手長期緊張,醫院管理局多年來,用盡不同方法解決問題。自2013年2月起,醫管局每年共用1,600萬元作特別津貼,鼓勵各科醫生放工後支援急症室,讓他們彈性「加班」,應付現時約5%的普通科急症病人,舒緩壓力。 全港急症室每年的求診人數高企,平均達約180萬人次,當中屬第四、五類(半緊急、非緊急)病人佔六成,約有110萬人,流感高峰期更可增兩至三成,輪候時間可達8小時。醫管局總行政經理(聯網運作)鍾健禮表示, 四、五類的病人相對屬普通科,「所以任何專科嘅醫生都可以抽時間嚟幫手。」 內科醫生王文灝入職兩年,於黃大仙區的聖母醫院工作,去年8月加入計劃,每星期下班後,會抽4至6小時到屯門醫院急症室支援,「希望自己可以做一個全能醫生,而急症有唔同類型病人,可擴闊視野。」他指,加入令自己處理危急病人時更有信心。上年11月,一位六十多歲的伯伯因心口痛到急症求診,被分流到次緊急級別,「我見佢有高血壓、曾輕微腦中風,心電圖異常等,似係心臟病發,就馬上通知資深醫生,即刻轉去R房(急症房)!」王指,因接觸多了有別於自己專科的突發狀況,「面對病人時信心多咗。」 鍾健禮補充,加班醫生連正常上班及支援時數,每日不得超過12小時,「(急症室)部門主任需負責監督,確保醫生有足夠休息時間。」他指,截至去年底,共有二百八十多位醫生及700個護士參與計劃,加班時數累積達500至700小時,目標是「加班」醫生可負擔起5%的四、五類急症室求診人士,「現時大院(較繁忙)已達當中的六成,甚至超標完成!」

[2015-03-02]
[2015-03-02]

/56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Watson

 

Michelin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