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3月31日

李光耀對同志網開一面 -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逝世,帶來不少人的懷念和評論。一般人都認為李光耀是嚴格的家長,他對新加坡人民雖寵愛有嘉,為該國立下建國及鞏固的汗馬功勞;但 其專制的家長式管治卻令某些人受不了。有人更因他反共又投共的實用主義而不能理解他看似矛盾的做法。但無可否認,他在人心中是位傑出的政治領袖,帶領新加 坡日漸富強。 對於同志來說,以往新加坡是一直反同志,不容許同志遊行,甚至到現在為止按新加坡法律的刑事法中的377A條,當中訂明任何男性無論在公共或私人場 所進行肛交和口交,均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監兩年。而其實在2007年之前,連異性戀的肛交與口交也在禁例之列。雖然法例仍對同志的性行為予以定 罪,但其實李光耀在這法例修改前發表過以下這論:天生同性戀行為是確有其事,因為這是基因的本質,你不能改變它,所以為何要將有關行為刑事化。後來在 2011年他接受報章訪問時也說過:同性戀是基因造成,而不是一種生活方式,並表示倘若子孫是同性戀者,他會坦然接受。綜合來說,他是對同志有網開一面的 態度。正是由於他有這種言論,令新加坡政府對同志的態度上是有較寬容的轉變。當然,這並非表示同志平權在新加坡已大放異彩,但至少還有人敢去爭取。例如 2014年當地一對男同性伴侶入稟法院,要求當局取消有76年歷史的有關法例,但遭駁回。後2人上訴至最高法院,並展開為期兩日的聆訊。 我在新加坡參加過同志教會的聚會和活動,他們雖不能太高調地進行,但畢竟仍與港台兩地一樣可以自由運作,未有警方阻止及拘控。同時,這兩年新加坡更有同志彩虹活動如 「粉紅點」(pink dot)運動進行。可見新加坡對待同志越變得寬容。 歸根究柢,若沒有李光耀對同志網開一面之詞,新加坡對同志的態度也沒有這樣的轉變。因為他說一句話,勝似別人說千句;因為他是新加坡之父。 E-mail:silaswong@yahoo.com  

甜點的法式熱情 - 曾經有不少年頭也在灣仔打滾,攻讀演藝待了好幾年,畢業後第一份工也在灣仔上班,晃眼數年,經過短暫的自由身生活,又回到演藝教書,更一待十年,自 然也離不開灣仔。可惜那時這間法式小店未開張,否則我可能每天也會來光顧。或許也是可幸吧,因為這店不算便宜,吃一個法式包,加一杯咖啡與甜點,足夠到茶 餐廳吃兩餐了。不過現在不是經常回灣仔,所以每次到來,也會找藉口到此大快朵頤。即使吃了正餐,也希望偷空來吃一件甜點,加一杯咖啡。 這天作好準備,已空著肚子來,所以先來一個法式包夾著Coppa火腿及芝士,法包十分新鮮香脆,配著香噴噴的Coppa火腿及芝士,即使口腔刮損, 也會大口大口吃下去。這裡的食物勝在麵包及餡料新鮮美味,不是我鄉巴佬少吃多怪,我旁邊一位外籍女士吃著她麵包,連連大讚起來: 「Mm…Yummy…mm…delicious…mm」那情不自禁、由衷發出的表情與聲音絕對可用來拍廣告。我未至於此,因為我的真正重點其實在那些甜 點。 這裡的甜點有法式蛋糕、macaron、cup cakes等,每款也美侖美奐,看見便食指大動,眾多甜品中,我尤其鍾愛那些果撻,撻皮香軟鬆化,口感極佳,配合新鮮生果,更令我可以說服自己:「這不算 是甜品啊!」這天選了黑桑子奇異果撻,整件拿起,一口咬下去,再呷一口微甘的咖啡,簡直是天作之合呢!   Passion by Gerard Dubois:灣仔莊士敦道74至80號地下1號舖 E-mail:hoifaiwu27@gmail.com  

北京官員向反對勢力開火 - 中央特地為紀念《基本法》頒布25周年舉行座談會,坊間不少人卻錯誤解讀為政改造勢,其實政改能否通過,中央早已順其自然,絕不會不惜任何代價,反正佔領亂局早已揭示,香港管治問題豈是落實普選便能一勞永逸。 中央官員及兩地法學專家共冶一爐,主理香港事務的務院港澳辦、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及中央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都派出副手,研討的不僅是《基本法》如何落實的法律及政策問題,其實最為香港新形勢放話,公開宣示對香港形勢的研判及立場,各位講者發言直指《基本法》須有國家安全觀念,才是宏旨所在。 中央官員放話,最令人矚目的不僅是內容,還有措詞及形勢,一字一句都是中央集體結論,不是個人觀點隨便選取。當中以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的發言最有氣勢,他一向直率敢言,倡議《基本法》再啟蒙,今次發言稿更直衝反對勢力而來,嚴厲警告泛民及外部勢力不要利用《基本法》作妄想的勾當,他提出《基本法》三個不是,向泛民及外部勢力正面開火。一個紀念《基本法》頒布座談會,瞬間變身一個國際政治角力的擂台,北京官員平日文質彬彬,搖早變身捍衛香港的戰士,嚴陣以待,警告外部勢力勿在香港肆意妄為。 開火的又豈止中央官員?特首梁振英過去一周,不論在兩個新春茶叙、立法會答問大會及一場午餐演講,都帶頭、主動、正面開腔警告反對勢力,不論是策動佔領、拉布及反水貨客的泛民政客都毫不留情地狠批,這絕非是失言和意氣用事,其實面對反對勢力死灰復燃,特首及京官帶頭開火,其實早有默契,一唱一和,反映中央早已嚴陣以待,迎接香港政治角力的一場腥風血雨。      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

QE打造另類市場新常態 - 對沖基金以往是投資界的星中之星,最頂尖的金融業人士之一,皆因對沖基金往往就代表賺錢之神。惟時移勢易,原來幾年下來,愈來愈多對沖基金公司,都不願被稱為對沖基金,索性改用其他名字。《華爾街日報》近日一篇文章很有趣,標題為:Hedge Funds:Don't Call Us a Hedge Fund,該文章指,很多對沖基金近年已不再打正旗號,取而代之會稱公司為「alternative asset manager」、 「investment holding company」及「private partnership」,總之可以叫另類投資、投資控股、投資合伙公司,但萬萬不能叫做對沖基金公司。 據統計,美國最少有8,000家對沖基金公司,管理約2.8萬億美元資產,但真正用對沖基金名義在美國證監會註冊的,僅僅得1,176家而已。形象是一個問題,眾所周知的是,對沖基金往往予人邪惡的感覺、被指為投資大鱷,在股票、外匯、商品市場無惡不作,既然如此,就索性就名稱美化及修飾一下。更弊的是,對沖基金近幾年的神級能力亦都已經備受質疑,整體跑輸大市、星級對沖基金經理已經淪為投資明燈、票房毒藥,絕不會自認是明星,投資界亦一樣。 某程度上,央行造就投資市場好景,卻摧毀了投資高手的武功。市場操作伎倆、基本因素等,既然已被扭曲了,以往靠有關指標賴以維生的專業投資者,怎可能會有大派用場的一日。現在,稍為瞭解些少技術分析、量度幾條移動平均線,隨時可做高手了。通縮問題是源於央行舉棋不定,不敢將貨幣政策進一步正常化的原因之一。無疑,通縮代表價格持續向下、企業沒有提價能力、投資毫無意欲,這當然是對經濟不利。惟事後回想,其實央行更要檢討的是最初有否對通縮過分憂慮,而作出過分而又持續量寬,反而令問題愈滾愈大?經濟學者寫過很多論文,認為持續通縮絕對是不利,但因突發環境、或供應過剩調整而出現短暫通縮,其實是對經濟以至社會都可能有利,尤其可再做財富再分配,平息社會不滿。可是幾年前,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甫開始就大喊通縮風險,且不斷印錢,結果利息太低令風險價值錯配,而市場投資比實體經濟投資更易賺錢,怎可以對經濟有利?央行印錢製造無數忽然搵大錢的新秀、歷練一般的生力軍,反而淘汰好幾批真正的高手,這或者就是市場進入新常態的另一標誌。 逢周二、四刊出

 

/48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Sheraton

 

Game

 

Game

 

Michelin

 

HKRMA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