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3月31日

李光耀對同志網開一面 -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逝世,帶來不少人的懷念和評論。一般人都認為李光耀是嚴格的家長,他對新加坡人民雖寵愛有嘉,為該國立下建國及鞏固的汗馬功勞;但 其專制的家長式管治卻令某些人受不了。有人更因他反共又投共的實用主義而不能理解他看似矛盾的做法。但無可否認,他在人心中是位傑出的政治領袖,帶領新加 坡日漸富強。 對於同志來說,以往新加坡是一直反同志,不容許同志遊行,甚至到現在為止按新加坡法律的刑事法中的377A條,當中訂明任何男性無論在公共或私人場 所進行肛交和口交,均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監兩年。而其實在2007年之前,連異性戀的肛交與口交也在禁例之列。雖然法例仍對同志的性行為予以定 罪,但其實李光耀在這法例修改前發表過以下這論:天生同性戀行為是確有其事,因為這是基因的本質,你不能改變它,所以為何要將有關行為刑事化。後來在 2011年他接受報章訪問時也說過:同性戀是基因造成,而不是一種生活方式,並表示倘若子孫是同性戀者,他會坦然接受。綜合來說,他是對同志有網開一面的 態度。正是由於他有這種言論,令新加坡政府對同志的態度上是有較寬容的轉變。當然,這並非表示同志平權在新加坡已大放異彩,但至少還有人敢去爭取。例如 2014年當地一對男同性伴侶入稟法院,要求當局取消有76年歷史的有關法例,但遭駁回。後2人上訴至最高法院,並展開為期兩日的聆訊。 我在新加坡參加過同志教會的聚會和活動,他們雖不能太高調地進行,但畢竟仍與港台兩地一樣可以自由運作,未有警方阻止及拘控。同時,這兩年新加坡更有同志彩虹活動如 「粉紅點」(pink dot)運動進行。可見新加坡對待同志越變得寬容。 歸根究柢,若沒有李光耀對同志網開一面之詞,新加坡對同志的態度也沒有這樣的轉變。因為他說一句話,勝似別人說千句;因為他是新加坡之父。 E-mail:silaswong@yahoo.com  

甜點的法式熱情 - 曾經有不少年頭也在灣仔打滾,攻讀演藝待了好幾年,畢業後第一份工也在灣仔上班,晃眼數年,經過短暫的自由身生活,又回到演藝教書,更一待十年,自 然也離不開灣仔。可惜那時這間法式小店未開張,否則我可能每天也會來光顧。或許也是可幸吧,因為這店不算便宜,吃一個法式包,加一杯咖啡與甜點,足夠到茶 餐廳吃兩餐了。不過現在不是經常回灣仔,所以每次到來,也會找藉口到此大快朵頤。即使吃了正餐,也希望偷空來吃一件甜點,加一杯咖啡。 這天作好準備,已空著肚子來,所以先來一個法式包夾著Coppa火腿及芝士,法包十分新鮮香脆,配著香噴噴的Coppa火腿及芝士,即使口腔刮損, 也會大口大口吃下去。這裡的食物勝在麵包及餡料新鮮美味,不是我鄉巴佬少吃多怪,我旁邊一位外籍女士吃著她麵包,連連大讚起來: 「Mm…Yummy…mm…delicious…mm」那情不自禁、由衷發出的表情與聲音絕對可用來拍廣告。我未至於此,因為我的真正重點其實在那些甜 點。 這裡的甜點有法式蛋糕、macaron、cup cakes等,每款也美侖美奐,看見便食指大動,眾多甜品中,我尤其鍾愛那些果撻,撻皮香軟鬆化,口感極佳,配合新鮮生果,更令我可以說服自己:「這不算 是甜品啊!」這天選了黑桑子奇異果撻,整件拿起,一口咬下去,再呷一口微甘的咖啡,簡直是天作之合呢!   Passion by Gerard Dubois:灣仔莊士敦道74至80號地下1號舖 E-mail:hoifaiwu27@gmail.com  

李光耀如何看亞洲局勢 - 李光耀是這樣為新加坡定位的。他說:「無論世界怎麼樣,新加坡都得去接受它,因為它實在小得無法改變世界。不過,我們可以在有限的空間嘗試最大限度的利用,在本區的『巨樹』之間穿梭。」 因此,李光耀在為新加坡制定政策的時候,不會只按照心目中的理想去行事,而是根據客觀環境能為新加坡提供多少空間而定。他說:「對眼下的局勢及其起因有正確的認識,是了解未來可能如何發展的先決條件。」在在顯示李光耀是一個現實主義者,他只求在這由大國主導的世界中,找到新加坡的生存與發展空間,而不是去改造世界。 這與香港某些政客想帶香港走的路很不一樣。他們不理香港所處的時空局限,只談理想中的世界應該怎樣,便一往無前地帶香港人去追求理想。這樣不但沒法達至理想,還會叫香港人白費精力,甚至可能會撞到頭崩額裂,不得善終。 李光耀認為:「美國和中國是在行動和決策上,最具國際影響力的兩個主要國家。」美國現在雖較中國強,但中國在追上來;再者,美國遠在太平洋的另一邊,而中國本身就在亞洲,引力與距離成反比。李光耀預見,中國將逐漸在亞洲扮演更主導的角色。 為了令新加坡容易適應這個新局面,他不想這種發展來得太突然,所以他引導美國重返亞洲,對中國進行一定的制約。不過,他很清楚這只是權宜之計,新加坡最終還得面對中國的崛起。 他說:「中國能以一個重要大國再現國際舞台,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它的經濟取得了不尋常的發展,其成長之快,在四十年前是不可想像的,也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而且在今後的數十年內還可能持續。到2020年,中國的國內發展生產毛額(GDP)將名列世界之最。」 李光耀認為,隨著經濟實力的提升,中國的軍事實力也會不斷提升。「最終,中國將能夠把美國人推出十二海里的範圍。接著,他會把美國人推出其兩百海里的專屬經濟區,並阻止他們在其東部沿海兩百海里的範圍內從事間諜活動。」 「隨著力量的變化,中國將有更多表達喜惡的自由。」當埃克森美孚承接越南合約,打算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海域採油時,中國表示極之不悅,該公司只好撤出。因為公司知道,美國並不打算為此與中國開戰。 李光耀認為,類似的事件還會不斷地在亞洲發生,亞洲國家都得更大地尊重中國的利益。近日,世界各主要國家對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態度轉變,正好證明李光耀預測正確。美國雖不想其他國家加入這個由中國發起,旨在削弱由美國把控的世界銀行在亞洲角色的新機構,但美國的大部分盟友,最後還是不理美國的不悅,向利益屈服,順應了中國的部署。

你靠人養 - 「年輕人到今日係對社會無貢獻……讀緊書係無貢獻,係靠人養。」社會變得荒謬、陌生,再沒有甚麼不可能。有甚麼比可能從未寫過履歷不曾見工的富X代,批評青少年靠人養來得諷刺?倘讀書的年輕人對社會無貢獻,財政預算案中的教育開支應減少,而非增4.7%至713.8億元。無貢獻、靠人養的不是將來承擔社會的莘莘學子,而是「肥到著唔到襪」的資本家。 富X代之所以是X,之所以囂張跋扈,皆因再非單純的富二代,富二代至少明白父親財富得來不易,至少有一位白手興家的父親諄諄教誨,富X代是那種自出娘胎已擁有逾百億身家,或對橙需要去皮、木瓜需要去核毫無概念。貧富懸殊是本地青年向上流機會減少的原因之一,亦是導致本地物業價值飆升的原因之一。 要了解貧富懸殊與奢侈品的關係,大家可以重溫韓國經濟講師崔勝基(Choi Seung Ki,音譯)兩年前一段20分鐘、名為《幸福的美國人與我們可憐的中國朋友》的短片。他以10萬元分配給10個人為例,如果10個美國人,人均拿1萬元的話,中國是1個人拿9萬元,剩餘9人每人拿1,000元。這種收入分配差距導致大部分中國人只能買生活必需品,只有少數貴族才能買奢侈品。因為愈少人可負擔奢侈品,奢侈品「生產商」傾向針對少數的富戶並提高售價,至於貧窮戶則拋諸腦後,在香港談的奢侈品是物業。地產發展商只會針對少數富戶或努力打拼的富人推出「佯裝豪宅」單位,結果普遍的400方呎單位盛惠500萬元。 花旗上周公布本港有5.6萬名千萬富豪榜時,提到有30%富豪憂慮下一代啃老,這個亦是貧富懸殊下香港(或中國)特有現象。究竟有甚麼方法可消除貧富懸殊?或至少有甚麼方法令那些富X代氣燄稍斂?大家可在法國著名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的著作《21世紀資本論》中找到。他在書中提到:「When it comes to decreasing inequalities of wealth for good or reducing unusually high levels of public debt, a progressive tax on capital is generally a better tool than inflation.」他研究過去250年歐美資本經濟,強調經濟增長的成果會被資本家吞噬,富人稅是消除貧富懸殊與降低公共債務的不二之選。大家不要看輕此書,事關該書除了被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選為2014年最佳財經書外,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更認為,該書會是「今年甚或往後10年最重要的經濟學著作。」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偷眼鏡的女孩(五) - K拋著手中的扭蛋玩具。 我必須說,她的偷竊技巧實在太厲害,剛才在玩具店她只叫我跟店員要求打開玻璃櫃門看看,離開店後她口袋裡已經多了那個扭蛋。 「為甚麼要偷這個?買才不過二十元。」我看著扭蛋裡的美少女戰士鑰匙扣問。 她滿心歡喜地看著我笑,然後把扭蛋袋好,說了聲「拜」便走了。 我做錯甚麼了嗎?呆站在那裡整整十分鐘,我才懂得離開。 她應該不會再找我了吧。 但我錯了,她不單有再找我,我們甚至幾天就見一次面,每次都是去偷東西。 我們偷過茶餐廳門外新鮮出爐的麵包、公共圖書館架上的小說、花店前的一朵白玫瑰……全都是不太值錢的東西,全都是由她出手。 K有個獨特技能,就是她可以看得出店裡安裝的CCTV哪些是真的開著,哪些只是裝在那裡唬嚇一下根本沒在拍攝。我問她怎麼分辨,她卻一臉神秘不肯說。 有時我也會想和K之間是一種甚麼樣的關係,我從沒跟任何人提過她的事(沒可能對人說吧),我們既不是朋友,極其量也只能算是拍檔之類的,她從不跟我閒聊,WhatsApp的內容全都是我們相約的地點和時間。有時我想,如果有天我和她哪一個不幸被人逮到,這些通訊紀錄就會成為犯罪佐證了。 「你有甚麼想要?」 今天一見面K就問我,我突然想到一個地方,便帶她回到我打工的鞋店。 「就那對吧。」我指向架上一對最新的Air Jordan。其實我不是特別想要它,只是店長經常要我OT又不補水,這口氣我鬱了好久。 「這次讓我來。」我對她說。晚上店長通常不在,時機剛剛好。 K有默契地扮顧客讓夜更同事忙著,我便趁機走進倉裡,好快便找到那對Air Jordan。回到店裡,我跟K打了個眼色,正準備離開店—— 「咦?阿嘉,這麼好放假都回來啊。」 有人擋住去路,竟然是店長從外面回來了! 糟了。我望向K,她望向我。 要怎麼跟店長解釋呢?手中的鞋盒突然被搶走,竟然是K,她抱著它跑了出鞋店! 「喂!你——」店長追了出去。我也衝到街上,遠遠看著K發力狂奔,最後還是被店長一手捉住。(待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48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Sheraton

 

Game

 

Michelin

 

HKRMA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