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

「懷疑」滬港通延期 - 李總在今年4月於海南公布,滬港通在半年後開通,全世界人數一數手指都知道,阿爺是要求在10月搞掂這班雙向直通車。 阿爺那一把是金口,甚麼都是說了算,牙齒絕對可以當金使。說了一句GDP要保八,統計局不敢公布一個7.9;說一句打貪,周永康都要落馬,茅台價走 入幾百年以來最大的熊市,就連今年的大閘蟹亦都跑不進貪官的肚皮內,令到售價逆市向下;4月說了一句滬港通半年內10月開通,又豈能不在萬聖節之前叫一聲 「Trick or treat」呢? 上周五,10月17日,幾乎是行內公認的公布滬港通死線,因為市場普遍的共識,是正式開通前兩星期公布餘下未曝光的細節。如果要在10月31日最最最後死線開通,10月17日必定要撳掣,但最終只有中港證監一個沒有通車日期的聯合聲明,10月開車無期。 不少人將滬港通「撻Q」歸咎於佔領行動,因為猴子猴孫不聽話,阿爺就收起糖果不派,給猴兒一個教訓。但馬暈早在滬港通公布初期已經向過港交所要員索 料,港交所對於阿爺突然公布半年內通車,無不在WhatsApp上發了一個雙手按面、擘大個口得個窿的Emoji。要員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唔係下嘛」、 第二個反應是「點夠時間呀」,可以想像雙方要解決的問題不是想像般容易,單純地去將佔中與滬港通連在一起,比起使用拳打腳踢等詞語去形容「暗角」事件更加 不負責任。 當然,現時仍然身處10月,再加上大家都不是阿爺心裡面那條蟲,沒有一家傳媒機構敢實牙實齒寫滬港通延期,最多只能加多一個「懷疑」,那是最貼切的 講法。但馬暈敢講,這次滬港通絕不會開不成,樂觀一點應該年底就可以開通,悲觀一點亦只會是明年初,見到388回落,記得光明磊落地入市!  

磨心 - 離婚,原本是兩個人的事,可是如果你有子女,請小心處理,見過太多夫妻離婚,子女成了二人的磨心,夫妻二人互數對方的不是,甚至有人自小便被父或母 一方告知,不同住的父母是孩子的仇人,孩子的一生被這個人毀掉了!孩子小小心靈烙下這種仇恨,其實毀掉孩子的,並不是在單親家庭長大,而是活在充滿仇恨的 家庭環境。 目睹的離婚個案中,有孩子襁褓中父親已因婚外情離去,孩子對父親基本上完全沒有印象,孩子成長過程中,母親因長時間工作,孩子留在親戚家照顧,當中 受了不少苦,孩子幾歲大的時候,拿着玩具槍咬牙切齒地說要射死生父。又見過十多歲的年輕人,下有弟妹,父母離婚後兩人心情都不好,動輒跟孩子「傾吐心 事」,孩子被迫成了小小大人,每天忙著照顧心靈受創的父母,也要守護比他更小的弟妹,盛載著每一個人的煩惱,孩子的心比千斤鉛還要重。 已成年的子女,要是父母的婚姻出了問題,他們又是否會好受點?答案是不會,見過許多上了年紀的夫妻,父親外頭有了小三,起初子女一面倒認為母親疑心 生暗鬼,根本不會有這種事,母親覺得非常委屈,後來更變了歇斯底里,逼著子女要他們選擇支持哪一方,此時子女左右做人難,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更不知到底 是勸父母離婚好,還是勸他們繼續生活下去好。 總之,一旦父母的婚姻出了亂子,子女一定會受苦。 E-mail:counselorlai@gmail.com  

還肯站出來,因為香港讓我們感到很冤鬱 - 在《鋼之練金術師》中,有這樣的一場戲。 火車上,有一班惡霸在欺凌一班乘客,主角愛德華兄弟倆見到,上前出手拯救。惡霸敗走之後,乘客紛紛站起來,對主角們說: 「你做咩要救我地啫!」 原來在他們覺得,只要不反抗,任由惡霸欺凌與搶劫,他們就可以得到苟安。現在惹怒了惡霸,他們一定會回來對我們更差,大家之後不知該怎樣再面對了。 這場戲,很香港吧。 香港赤化,每個人都見到,每個人都感受到。大家都罵過自由行亂港,罵過全香港只剩下金舖和藥房,罵過新移民過多,罵過新移民未住夠七年竟然可以拿綜 援,罵過學位被搶,罵過普教中,罵過國民教育,罵過平機會打算立法反歧視香港人;對於政府,大家罵過高官囤地,罵過政策偏幫地產商,罵過買不到樓,罵過功 能組別不代表我,罵過23條,罵過網絡23條,罵過假普選…… 好了,現在大家站出來反抗了,站出來要求要有真普選,要用民意監察政府,這時候竟有一班人走出來: 「唔好搞咁多嘢啦,唔好搞亂個香港啦!」 阻街的亂,一定不及政府荒謬施政帶來的百分一。但竟然還有很多人看不出來。 到佔領行動正式進行,無論大家多和平理性,仍然出現無數的打壓。 先是抹黑,一個又一個律敦治婦產科,塞四個小時之類的假故事,以至亂報取消巴士路線的總數,刻意封閉根本沒有被佔領的道路,造成更大擠塞,誇大行動對社會的影響… 再之後是武力及暴力,催淚彈、胡椒噴霧、「愛港人士」、黑社會、選擇性執法的警察、收錢的打手、暗角私刑,到近日學生們被警棍打爆頭。 每次出現暴力,就有一些輿論譴責,但換來的,竟然是升級得更過份,更不合邏輯的暴力! 而可悲地,面對暴力,連輿論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少,面對比催淚彈更傷害性的頭破血流,這兩天的譴責聲音簡直小聲得不合比例。 而倒過來的,還出現了一班幸災樂禍,說學生們抵打,卻與我們同根生的香港人! (再重申一次:就算是面對殺人犯,對方沒有明確意圖傷害警察,警察都不可以打傷他,何況已有大量影片與人證,證明當日有不少沒有衝擊防線,甚至在救傷站的人士也被警方用警棍打傷。) 面對暴力的同時,大家更要面對一波又波的反智邏輯。 一大班德高望重的社會名流,出來以「擔心學生受傷」為名叫人撤退。讓學生受傷的,是政府的鎮壓手法,不是學生的行動,你身為權貴,竟然不去勸告政府,卻反過來打擊學生? 之後輪到政府的挑撥與分化。特首與高官每一次發言,都只在挑撥離間支持者、反對人士與警方,卻對自己的施政及普選問題,即是引發佔領事件的根源,完全迴避,一次明確的回答都沒有。 再之後,一大堆明顯是退休老人家組成的各行各業遊行,不斷被踢爆有錢收的反佔中示威,到黃飛鴻會用遮作武器,五音不全地唱撐警歌,警察打人情有可 原,tree Gun元秋互相輝映(Sorry, 我真係recap唔到佢哋究竟講過啲乜,無論in English or Cantonese)等,為護航而護航的低水準言論,再加上不調查特首五千萬事件,卻調查佔領行動背後「陰謀」,有政黨捐錢給警察,月薪一萬四千以下不應 該參與選舉…… 這幾個星期,佔領士人所受的冤鬱,真是甘地都會黐線的級數。 其實一直都只有三分鐘熱度的香港人,能夠撐到去到第四個星期,當中至少有三分二的人,是因為對上那三分二篇幅的冤鬱而逼出來的。 因為咁都仲唔企出來,真係人都癲! 其實我們要甚麼?我們一班光明磊落的香港人,只想要一個真正有商有量,同樣光明磊落的政府。 與其浪費那麼多精神時間去搞那麼多下三流小動作,分化香港人,怎麼不一開首便展開對話,面對問題? 就因為政府自命高高在上。 希望一眾高官們別忘記,你是收取的,是納稅人的金錢。若香港是一個屋苑,我們是住客,你們就是物業管理公司。你的權力,是來自我們的。 你們的責任,是讓我們生活得更好,而不是不停的剝削與踐踏我們。 若果早在催淚彈前,就已經展開對話,這三個多星期的事情,一定已經改寫。 記著,冤鬱越多,走出來的人,一定越多。 香港真正的價值,在於光明磊落。 這四個字,香港人從來都做得到,希望香港政府,你同樣做得到。 (《征服愛情》繼續變成時事文章,不好意思。) FB:https://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人類問題,人類解決 - 這個民主佔領運動,原本以為和動物應該沒有太大的直接關係,原來不是。 誰也想不到,我們人類最好的朋友─狗狗,竟也要被迫推到前線,粉墨登場! 10月18日凌晨,有市民發現有警方車輛載有警犬在旺角示威區一帶出現,警方並於金鐘龍和道示威集會現場出動警犬,以控制人群。 此舉一夜之間激起了動物界的強烈反彈,愛護動物的朋友在社交網站群起指責,更有不少人前往報警,指警隊有虐待動物之嫌。我和十多個動物團體立即發了一個聲 明,要求警方立停止出動警犬,理據很簡單:雖然警犬的職責之一是控制人群,「示威現場群情洶湧,市民數目數以萬計,警犬根本沒有可能履行控制人群的職務, 反會為集會現場添煩添亂。就新聞片段所見,警犬受到驚嚇下,連領犬員也未能安撫狗隻。出動警犬對人對狗都相當危險。一旦警方要使用胡椒噴霧及催淚彈,警犬 在完全沒有防禦裝備下,受到的傷害不堪設想,而受重創的警犬很大可能也要被人道毀滅。」 聲明的重點是:人類問題,人類解決,不應牽涉無辜動物,狗隻對人類的忠誠及服從性絕不應被利用,更不應被用作為戰鬥工具甚至無辜犧牲。 當日我們準備在金鐘現場宣讀聲明之際,聯署人之一的毛孟靜議員卻跟我說:「Mark,人類問題,有不少是靠狗狗解決的,像緝毒,像救災。應該說成政 治問題,人類解決。」我稍一定神,倒說得對呀,我的確沒想過這一點,但聲明發了也來不及改。後來我把這個想法告知有份撰寫聯署的戰友婉雯及其他聯署朋友, 他們和我的反應一樣,不約而同的說從沒有想過,大家都似乎有了一個「盲點」,很理所當然的認為人類問題,人類解決。 後來想清楚,我們這些做動物維權的,思維的確很單純(或者幼稚),就是要為動物爭取應有的生存權,從來沒有想過動物要給人類甚麼好處。人類欠動物的實在太多了,不可能還得清,又怎會想到動物還要為我們解決問題。 動物,只要快快樂樂在不被欺凌的情況下生存,已經是我們最大的滿足。我們人類自己的問題,還是人類自己解決好了。 但願動物不需要再為人類做實驗測試,不需要再做馬戲表演,不需要再被人類食用,不需要再服務人類。不需要警犬,亦不需要導盲犬……這是否太偏激??嗯……對不起,我的確這樣想。 FB: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旺角黑夜 - 電影裡,旺角不時成為警黑交峰、駁火或追斬的亂世。現在,真實的旺角黑夜,比電影中的更黑。 昨晚,筆者就留守於旺角。沿著亞皆老街往前走,漸見馬路被膠帶封著,警察拿著圓盾,三三兩兩地站著,面對欄杆後的市民,每張臉不約而同地顯得麻木疲 憊。再往前走到彌敦道的交界,正在恆生、匯豐前的十字路口,又聚集著黑壓壓的人群。「開路」、「可恥」,諸聲發自人海,叫得聲嘶力竭,有不少人更是每晚留 守現場,不願退卻。 深夜中的喧鬧聲迴蕩於狹窄的十字路口,我們彷彿被困於罐頭之中,警察若非手握盾牌與警棍,就連他們也懼怕,自己終會被群眾聲音中的逼力所壓倒。所 以,他們口呼冷靜,卻毫不留力地狂毆示威者。衝突也許轉眼間發生,無人能知下一刻的命運,稍一鬆懈,隨時被警棍敲得頭破血流。幾日以來,媒體報道充斥著受 傷市民的照片,無論是橫在頸或胸口上的紫紅深痕,抑或是滲出紗布繃帶的鮮血,均觸目驚心,讓在場中人不敢輕舉妄動。 但旺角的市民從不陷於驚恐,反以各種對策迎戰這個無恥懦弱的政權。口罩、眼罩、雨傘、保鮮紙跟雨衣,自是必備品,更有人利用膠軟墊、索帶或發泡膠製 成護手盾。昨晚還有親切的市民給筆者送上頭盔,以防警察忽然發狂扑頭。至於製作路障時更展現無限創意,由鐵馬水馬,以至讓人會心微笑的關帝廟,在在體現這 是一場屬於民眾的運動。 旺角裡,無分你我,一旦站在這片土地上,我們就只是一群想守護香港的人。因此,一旦有人想到良策,便立即著手執行,一傳十、十傳百,大家的裝備同中有異,均體現出一種無畏無懼的精神。如黃子華所說過,香港人,是光明磊落的。 去過旺角,再返金鐘,又是另一種風景。海富中心外、分別伸往兩端的大馬路天橋上,坐著不少身衣西裝或套裙的上班族,他們邊吃飯盒邊閒聊。未褪校服的 學生來回分發物資。天橋底下,頗有規模的自修區內既有義教的老師,也有孜孜不倦的學生,在黃燈下趕功課,身體力行地說明什麼叫做「罷課不罷學」。金鐘的平 靜得來不易,是身在旺角、甘願面對警方武力的示威者,以體力或鮮血為代價,所為我們爭取回來的。 運動至今已脫離任何團體的控制,再無領導,全由市民自發。不管對談成果如何,雨傘運動的收結,只取決於市民的集體意志和理性判斷,只取決於政權是否 願意放下成見、接納大眾的聲音。筆者當然希望這場開埠以來未有過的運動,會為香港困局帶來轉機,一旦有成果,不是屬於佔中三子、學民、學聯或任何團體,而 是屬於每一位到過佔領區、付出過汗水、時間、精神,其至是血淚的香港人。  

困局破局 - 昨天(21/10)是學聯和政府首次對話。對整個運動來說,這是一個具象徵意義的階段成就。政府也答應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民情報告,這是一個民情鋪 墊,等於說為人大框架下締造更多空間。學聯等佔領街頭的組織者宜見好就收。從來搞社運要看一般市民怎樣看。市民若不同情,怎樣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都會失 敗。1960年代法國學生運動便是明證。法國學生不懂收割,最後造就了戴高樂在之後大選中大勝。反對運動一蹶不振。1989年北京學運同樣不懂收割,堅持 不退,最後流血收場,內地再不復80年代的寬鬆。冷靜回想,學生運動、社會運動不知進退,只會輸得很慘。 香港始終是中國一部分。中央政府在香港政改是有憲制角色和責任。除非你不承認這點,否則誰當特首,誰來主導政改,都離不開基本法。 學聯5子在對話後仍然對金鐘的羣眾大數政府不是,而不肯回應一個問題,我們香港政改能踢開基本法嗎?如果周永康5人等有這個看法,拉姆建議他們去北京,直面北京官員,甚至佔領北京。 學生們,除非你們想踢開中央政府,否則你們不斷破壞香港法治,不斷令香港內傷,但具有最高憲制權力的北京卻不敢碰,拉姆作為學運老鬼,只能說一句:「你們在金鐘慷慨激昂,但只是揀個好欺負的特區政府去欺負而已。」  

家庭是否太多Judge,太少父親? - 上回談及德古拉伯爵當了父親,為頭家可以走去做殭屍,片中以德古拉兒子作旁白,提供了妖魔以外的慈父角度,而這位父親的慈,在於主動離開爺爺的循環,不願把自己兒子交到土耳其帝國做牛做馬,作了抗爭選擇。中大陳廷三博士曾分享,兒女多受母親照顧,對何謂母親有較清楚了解,而上代父親職責就是出外搵食,回家得番半條人命,兒子長大後,都會對何謂父親感疑惑,一旦成了爸爸,便本能地從腦內童年經驗拿來作參考,很容易抄考加諸孩子身上,不分好壞承傳下去,除非有外力打救,否則成了難以超越的循環。 當中年還是反叛,要注意! 電影《辯父律師》擺明車馬以父子為題,從Poster可見,飾演父親的羅拔杜華高高在上,兒子羅拔唐尼地位自然比了下去,有趣的是,角色職業設定把彼此的距離合理化,兒子Hank就是一名見錢開眼的芝加哥大狀(Lawyer),而父親Joseph則是印第安納州一個小鎮的法官(Judge),兒子彷彿就要在父親面前不斷遊說,希望得著父親一個叫自己感受良好的Judgement,這則成了整個故事一個重要前設,父親一直是孩子一個重要他者(Significant Other),故Judgement的內容影響孩子可以一生之久,不準確的評語小朋友會內化,把預言實踐出來,Hank排行老二,較長子有空間掙脫父親的眼光,而他所以變成一位見錢開眼的大狀,多少就是向老父那種講求道德、嚴明的態度說不,屬一種反叛行為,希望從中找到自己的一個Stand,這個該屬年輕人的成長階段,卻延續至中年,像一根羽毛飄來飄去,老媽離世事件把他召喚回老家,重新去面對這個千方百計逃避的原生家庭,沒有老媽充當潤滑劑,父子衝突就更變得赤裸裸,爭奪誰是真正老大。   父親就是自己的過去 人有動物性,但不只停留於動物層次,父與子並非透過淘汰,讓年老收檔,年輕執政,達致權力移交,生生不息,戲中老父Joseph因涉及一件交通意外,被警方懷疑有心殺人,父親由高高在上審判者,變成嫌疑犯,等待審判,這彷彿是每位年長男性的處境,老了、功能退化了便等待社會發落,而作為兒子的Hank自然用其專長,花盡心力為父親洗脫嫌疑,打救父親,地位因事件變得平等,便成了他倆關係逆轉的契機,有機會重新連線,連線後也不是一帆風順,經歷一次又一次男人式的表白,而案件聆訊就把雙方迫至死角,在父與子最熟悉的職業場所——法庭,吐露了抑壓內心多年的真感情、真看法,原來父與子都有著「逃避」毛病,因為優秀,都接受不了人生有著污點,而兩個污點卻又出奇地互相緊扣,父與子便用上不同方式走數,兩父子心靈和肉體才漸漸步遠。   家庭不要Judge 「逃避」不是戲中編劇提倡的解決妙方,父親所代表就是自己的過去,Hank流放不能治本,過去是沒辦法Delete掉,唯有善待自己的過去,重新跟過去(父親)聯繫,才能成為一個有根有基的成人(意指身份認同),接納對方、自己不是因為表現完美,而是因為那份無條件的愛,用上愛的眼鏡,一切就會變得很美,家庭,不是法庭,沒有Judge,也沒有被Judge的。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一頓安樂茶飯 - 社會充斥敵我分明,立場不同定必引起紛爭,連朋友聚會也一樣,故說明這次只談風月,不談政事,細賞每道巧手小菜,漸覺這晚是近月過得最平和舒適,眾人歡暢入懷,傾談說笑,實在難得。 為免點菜惹起爭拗,小菜皆預早訂下,其中的鮮果咕嚕荔枝肉、百花煎釀龍躉球、椰皇燉鮮奶、霸皇觀海及蔥油雞均不錯,後兩款更為撚手之作。 本以為荔枝肉是脢頭肉和荔枝一齊炒,實為將碎肉加蝦膠、冬菇搓成外貌像荔枝的肉丸,外脆內軟,醬汁輕輕掛上,微酸可口。接着的龍躉球,皮厚腍軟,肉爽結實,肉面搽上純蝦膠,厚肉彈牙,上枱前蝦膠面上落些黃芥辣,有提味之效。  師傅用心想一蝦兩食,接下來兩款皆是名物。只看名猜不到是甚麼,炒起來像賽螃蟹,他說用上肉及蟹肉、蛋白、鮮奶及金華火腿絲,慢火炒兩分鐘,在鑊邊推炒12次便可。剛熟蛋白搖晃不定,部分仍見透明,白雲疊疊,滑如絲縷,蟹肉分量頗多,蘸些浙醋作提鮮之用;蔥油雞即是炸子雞淋上蔥油,新鮮雞肉嫩不韌,皮脆脂肪少,師傅指蔥油用了約十款材料溝成,如蔥、蒜、甘筍蓉和芫荽等,故不用蘸淮鹽或薑蔥,濃香不濁。最後以椰皇燉鮮奶作結,椰香撲鼻,滑如膚肌,要早一日預訂。 安樂茶飯漸成難事,慶幸各朋滿意,倘若德先生真正來臨,功成其中有我。 寶湖金宴:上環安泰街7號康威花園1樓 電話:2581 1683 四處搵食,尤喜懷舊食物,愛好下廚,搵人做白老鼠。 acmilanfrance@yahoo.com.hk

人人是記者 - 在沒有收音機或電視的年代,大家接收新聞資訊主要是倚靠報章刊物,直至電子傳媒的出現,市民才能更快更準確地掌握資訊。但大多數傳統的傳媒,只會選擇有新聞價值的事物去報道,有很多事物往往會被忽略,這只是資源有限的因與果,未必一定與篩選資訊有關。九十年代互聯網的興起,加上無線數據網絡高速發展,令到訊息發放多了一條渠道,而這條渠道至今已經巨大得連傳統的影像、話音及文字都通通吞了進來。譬如現今大部分的報章、雜誌、電視及電台,也有一個網上版本,有時這個網上版本,比原來的廣播或印刷版本更加受人歡迎,這便造就了互聯網上的一顆超新星——新媒禮的誕生了。 最初的新媒體大部分是由兩種公司主導,就是傳統的互聯網公司,以及傳統的傳媒集團。但社交媒體在互聯網上的誕生,又將這定律打破,除了有全新的新媒體出現外,也有針對不同階層、不同興趣的新媒體,規模由幾個人至幾十人不等,可以算是百花齊放。不過近年,很多人連正常網站也不瀏覽,光是去社交媒體吸收最新資訊,促成了有些媒體,把主幹架設在社交媒體上,網站上的資訊反而不多。當一些大型活動舉行時,群眾很多時變身記者,在現場拍照及錄影,大家要知現場實況,只要上社交媒體看一看就知道了,真正體驗了:「人人是記者」! 逢周二、三刊出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Happy

 

Event

 

Event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