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8月04日

房屋供應須清楚界定 - 運輸及房屋局最新公布的私人市場房屋供應數字,在未來四年將增至八萬三千伙,較上季的估計多了五千伙;顯示政府力圖增加供應的努力,已取得一定的成效。 如果四年裏的潛在供應有八萬三千伙,即每年的平均供應量已超過二萬個水平,比長遠房屋策略委員會所訂的一萬九千個一年的目標還要高,好像香港這些年來,房屋供求失衡的情況已有望可以紓緩。 當我看到這個報道時,我有點不相信,因這與我之前所掌握的數字並不一致。後來,我看清楚運房局提供的分拆細數,才明白內裏玄虛。原來,這83,000伙之中,有5,000伙是發展商手上的未售出的貨尾,有54,000伙是正在興建但未開售的樓花單位,有24,000伙是已批出而未建屋的地盤。這幾個數字加起來確是83,000伙。但這三個數字不屬於同一狀態的樓宇,根本不宜拿來相加。 我比較認同差餉物業估價署的統計標準,就是以每年樓宇的新落成量作為市場真正的供應量。所有未及入伙,不能付諸使用的樓花,都不能視之為真正的供應。現在運房局把處於不同興建狀態的房屋都混在一起統計,實在有點兒戲。 首先,他們沒有理由把那5,000個「貨尾」也視作供應。這5,000個供應,去年應已被計算了一次,怎可以現在又再計算一次。做統計,怎可以一個數字反覆地計兩次。若果為了好看,巧立名目都要增加供應,為何不把二手市場放盤的單位也視作供應?那就不只可以增加5,000個,而是可能增加50,000個。這類既有的單位,根本不應視作真正的新供應量。 至於尚在建設中的樓花與已批而未建的地盤,由於未能付諸使用,亦不應算作是樓宇供應。前者尚有機會在四年內興建完成,但後者就不一定可以全部落成。運房局可能會說,這78,000個單位(54,000個+24,000個),都有機會在四年內拿到預售許可,市民買到樓花後,不滿的情緒就可以被紓緩。只可惜樓花的供應對租賃市場毫無幫助,社會上總有一些人是需要住樓,而不只是買樓。此之所以,我始終認為,要到樓宇可以入伙時,才能視之為新供應出現的時候。 如果要這樣計算的話,那5,000個貨尾單位不容反覆再計,而那24,000個尚處於未動工的狀態的單位亦需要打一個折扣,真正能在未來四年落成的單位,一定不是78,000個。我估計可能在75,000個左右,平均每年約為18,750個。 這其實已是一個不差的數字,比過去五年的平均供應量多了超過一半,對紓緩供應不足應有一定的作用。真不明白,為何政府不選擇報實數,而要報虛數?

班主也有權換領隊 - 無論是歐洲的頂級勁旅,還是非洲的業餘球隊,儘管他們的領隊有不同風格和管理哲學,但取勝之道均在乎能否知人善任,排陣得法。足球比賽千變萬化,球員狀態有起有落,表現亦會時好時差,領隊在賽事處於下風時中途變陣換人,是十分平常的事,但最重要是他懂得按實際情況去作出調動,派出合適的球員上陣,再配合有效的戰術,才有機會協助球隊反敗為勝,贏得球迷的支持。 特區的問責班子就像一支球隊,特首是領隊,擁有調派球員落場、制訂戰術的絕對權力。特首梁振英在2012年以黑馬姿態勝出選舉,「陰差陽錯」成為領隊,可惜他未能為球隊的每一個位置簽下優秀的「球員」,故此球隊整體成績每況愈下,瀕臨降級邊緣,不受球迷歡迎。 要為球隊的每一個位置找到星級戰將壓陣確實不易,但問責班子內各球員的質素和能力實在是過分參差不齊,加上領隊用人唯親,為了安插心儀的球員落場,胡亂排陣,令到多個位置出現錯配。由不熟悉土地房屋的人去處理土地房屋事務,不了解教育的人掌管教育政策,就等同要前鋒球員改踢後衛,守門員廖化作先鋒,球隊自然有輸無贏,球迷的不滿情緒與日俱增,班主看在眼中,心中暗叫不妙。 然而,領隊卻不斷開出空頭支票,為班主和球迷製造一個又一個的假希望。可惜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領隊江郎才盡,黔驢技窮,球隊成績一落千丈,令人慘不忍睹,球迷亦開始對球隊的前景失去信心,不再信任領隊,有人在心灰意冷之餘,更要求更換領隊。領隊急為輸波找藉口,竟然諉過於部分表現不過不失的球員,匆匆將他們開除,但就繼續容許表現差劣的愛將在球場上「行行企企」,令球隊的士氣更加低落,球迷更加憤怒。 毫無疑問,一位出色的領隊必須懂得排陣,通曉戰略,能發揮球員所長,獎罰分明,令他們士氣如虹,全力為球隊爭取勝利。任何一支球隊,必須交出成績才能向班主交代,得到球迷擁護。若然球隊不斷輸波,領隊又只懂紙上談兵,花言巧語,交不出成績最終必遭球迷唾罵,而班主為免球隊繼續沉淪,恐怕亦會考慮忍痛換人。

7萬美元的煩惱 - Gravity Payments創辦人及CEO Dan Price 早幾個月前宣布,將公司的最低工資定為7萬美元,並把自己的年薪從100萬美元減至7萬美元,減薪93%。他指這是因為他看到一項研究,說7萬美元年薪以上的人較快樂。那時候,傳媒普遍稱他為良心CEO,但我卻認為很有問題,不但不會令員工更快樂,最終還會製造很多煩惱,想不到這情況比我想像中更快出現。 最近有報道指,Gravity Payments在實行最低工資7萬美元4個月後,公司已經入不敷支。有客戶因擔心服務收費會增加而離開,有高層員工不滿報酬沒有論功行賞而辭職,措施甚至令兄弟不和,被親生兄弟和股東之一的Lucas Price告上法庭。我當時已經說,Dan Price太片面地看那個研究。年薪7萬美元以上的人之所以快樂,是因為大部分人都賺少過7萬美元。人是喜歡比較的動物,當人人都賺一樣多的時候,便會比較誰的貢獻多,當發現貢獻比自己低的人支取一樣的薪酬,便會不快樂。而且無論貢獻多寡,也能獲取高薪酬,還有員工願意努力工作嗎? 照目前的情況來說,公司分分鐘捱不住,日後關門大吉的話,股東固然不快樂,120個員工成為失業大軍,也不會怎樣快樂。當日我指出,以只有120人和盈利220萬美元的公司來說,Dan Price的個人薪酬才是最荒謬,他根本不值得100萬美元的薪酬。如果當時他只是良心發現,自動減薪,並且引入公開透明的盈利分配制度,讓公司內各人的所得,有機會因此而上升的話,員工一定會更快樂。

不容暴民蹂躪港大 - 港大校務委員會上月底會議受到示威者衝擊,行為粗暴的示威學生混雜不少校外人士,他們把校委會委員禁錮離開、肆虐辱罵、恐嚇,甚至被威迫下跪道歉,更阻礙救援。當日一些泛民議員及政黨一直在場外吶喊助威,卻對阻礙救援、擲水樽,默不作聲。 被辱罵及蹂躪的校委會成員,事後各人有不同取態:有人擅自向傳媒放料,大部分委員恪守保密原則,守口如瓶;袁國勇教授選擇逃離風眼,避之則吉;盧寵茂教授則堅持留任校委會,緊守崗位。盧教授做義工卻無辜受傷、更被屈辱指他「插水」,連日來他公開呼冤,更警惕社會:「有朝一日可能有人不滿醫生做錯,抬棺材到瑪麗醫院,或有人會衝入法庭佔領。」 此時此刻盧教授此番真摯感言,對香港政治生態極具現實意義,向全港七百萬市民當頭棒喝,暴力文化不僅在校園肆虐,爭鬥文化更無處不在,不斷滋長、惡化、蔓延下去,禍患各處。 港大學生會事後以「以武制暴」的理由,企圖合理化衝擊校委會會議的行為,全無自省能力,毫無悔意,更揚言會持續衝擊,真教人痛心又失望。更令人氣憤的,是示威學生及其他校外人士者,在不同程度阻礙救援、堵住救護車的車路,險些造成不可彌補的悲劇。救急扶危是基本的人道精神,阻人搶救是遺忘人性、踐踏文明的野蠻行為。 港大副校長遴選工作本是港大校政,卻不幸受暴民蹂躪,淪為一場政治風波,連日來普羅大眾都慨嘆世風日下,譴責示威者蠻不講理,目無尊長,破壞大學制度,學生鬥老師,不知尊師重道為何物。 今次事件的粗暴行為,極可能抵觸法律,更超越了社會的道德底線。香港是法治社會,絕對不容暴民橫行,不擇手段,以暴力發洩對制度和程序不滿。社會上沉默的大多數,不應再冷眼旁觀,否則只會助長鬥爭歪風肆虐,只有強烈譴責,才能遏力阻止暴力蔓延滋長。

制度與機制的雙面刃(上) - 今年7月份,環球金融市場所發生過的一切事情,足夠佔據今年財經大事回顧的大部分篇幅。對區內尤甚,上月發生的事情和市場走勢,更或多或少隨時會對往後幾年的市場發展,產生深遠的影響。 宏觀一點看,希臘問題、美息走向、以至全球經濟表現,在7月份均左右了市場發展,黑天鵝事小,最大問題在於再次證明了,環球市場多年以來根本未有進步過,所謂「經一事、長一智」,有時只是主觀願望,甚至愈來愈似是天方夜譚。 亞洲的魅力,在於具備增長潛力,亦因此形成了亞洲的溢價,假如亞洲的溢價就是堅實的亮點,而且有實而不華的氣質與實力的話,那麼,為甚麼區內貨幣依然表現疲弱?政策亦明顯舉棋不定?看清了、說穿了,區內仍然是要馬首是瞻於西方成熟經濟體,成功每每要建基於對方的需求,繁華背後亦是來自別人的資金。  今年7月份,對內地經濟及市場發展來說,尤其是個典型的金融惡夢,而所產生的影響,肯定要好一段時間才能全數浮現,而之後亦將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夠消化過來。 的確,中國有的是人口實力與資金規模,兩大因素其實都是極為羨煞旁人,但為甚麼在忽然之間,內地無論在經濟轉型、資本市場發展、當然還有股市表現方面均處處碰壁?不是很令人費解嗎?刻下,內地的問題當然不會構成世界末日那樣悲觀,但將之理解為簡單幾個hiccups problems,亦只怕屬於過分低估吧。 股市爆破,而救市亦搞得一團糟,背後帶出的問題,其實已不限於市場發展仍欠成熟或政策有誤,而是一個核心的制度問題。試想,如果當日有一套成熟的市場制度,部委權責制度分明,內地或者不會因為一場政策先行、資金主導的升市運動,到最後以槓桿瓦解收場。 又試問,如果有一套稍為清晰的法規與管理制度,有法可依、有步有序的話,當局一旦須介入市場進行穩定操作、調控管理時,就不會如斯手忙腳亂,甚至造成一邊做決定,一面搞制度的混亂情況。 外資大戶大罵中國,但如果當局一早已是有一套制度可供依循,按照法則或按Manual進行市場干預的話,制度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對市場質疑的一個最佳擋箭牌。 篇幅所限,下期再續。 逢周二、四刊出

 

[2015-08-04]

近月接連被業主入稟追租、屢次傳出「執笠」消息的連鎖家電直銷店「DSC德爾斯」,昨突張貼通告指經營困難,全線14間分店即時結業,工聯會估計逾400名員工遭遣散,欠薪、遣散費及代通知金料涉款至少千萬元。結業消息傳出後,不少繳付訂金但未取貨的市民,以及被拖欠貨款的供應商,紛紛上門追討損失。於將軍澳新都城分店,更有追討不果的市民手持鐵鎚敲打店門外木板,因涉嫌刑事毀壞被捕。消委會昨日最少接獲232宗查詢及42宗投訴,主要涉繳款後未收到貨品。 銷售電器和傢俬的「DSC德爾斯」,大部分店舖昨日重門深鎖。DSC在分店外貼出公告日期為前天的通告,指由於經營困難,集團財政出現重大問題,董事會通過決議正式結束營業,員工會被遣散,集團對帶來不便深感抱歉。不過,當中位於香港仔的分店,由於上周五已由「欖勿兄弟拍賣行」接管,昨日如常營業,續以六至七折的優惠,促銷店內貨品,吸引不少街坊「執平貨」。有拍賣行職員表示,該店會多營業數天,未能賣出的貨品則會運往存倉。 內地供應商遭拖欠450萬元 DSC結業早已露出端倪,除香港仔、屯門、觀塘及沙田等分店,近日因欠租被業主申請收舖外,在總公司辦公室任職6年多的魏先生指,公司去年底曾計劃將員工外判,業務亦隨即出現萎縮,而集團董事上周一起更無再現身,他直至昨晨上班始由集團法律顧問通知公司結業,自己被拖欠7月份薪金及遣散費共5萬元。有內地電視機供應商昨午亦到總公司追討450萬元欠款,他批評DSC去年已一直拖欠貨款,但仍要求本月供貨,「明明知道財務運轉不過來,就不應再跟我們合作,他這個是詐騙行為」。 已付訂金的市民同樣無助,于先生上月初在旺角始創中心分店,訂造了一張飯桌及一套組合床,價值約7,000元,並用信用卡支付了2,000元訂金。他指職員當時聲稱傢俬由外判商製造,完工後由外判商致電顧客,但在單據上根本無相關聯絡電話。于先生擔心最後「無貨到」,已聯絡消委會尋求協助。消委會指,消費者如利用信用卡全數付款,可以未能收到貨品為由,向發卡銀行申請「退款申請」,並指若店舖明知未能如期交貨仍接受付款,或觸犯《商品說明條例》中「不當地接受付款」的法例。 200職員向勞工處登記 近200名DSC職員昨午陸續到勞工處登記,追討欠薪及解僱補償。立法會議員郭偉強表示,工聯會暫收到約50名員工求助,保守估計DSC結業所涉的欠薪、代通知金及遣散費等款項約千萬元。郭批評,DSC早前割價傾銷套現,卻不打算支付7月份薪酬,做法有問題。勞工處指,已與僱主取得聯絡,呼籲受影響員工到勞資關係科各分區辦事處尋求協助,並可致電特設的就業服務熱線2342 0486查詢。處方亦設立特別櫃位,優先提供登記及就業服務。若證實僱主無法償債,處方將協助申請破欠基金。 DSC創辦人許明順擁有逾30年電器業及逾10年傢俬業經驗,由於他直接向廠家取貨,售價較連鎖店更低,97年成立「DSC直銷中心」後規模一直擴大,並於09年改名為「DSC德爾斯」,分店網絡曾遍布全港,多達18間,員工達900人。DSC近年發展一站式設計、訂造及送貨服務,保持市場佔有率,但後來分店持續減少,結業前只剩14間。中大市場學系教授冼日明直言,薄利多銷的策略不適用於傢俬電器零售,「買張枱買張床你幾耐換一次吖?」他又認為,DSC開分店速度太快,加上分店選址較少內地客光顧,影響生意。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議員方剛則指,行內得悉DSC財困已久,相信主因租金吃力,貨品利潤少致經營困難。

[2015-08-04]

近年港人注重健康及多做運動,但在硬地上跑步、跳躍及急停等,增加腳趾甲受傷的機會,令真菌有機可乘。有皮膚科專科醫生引述,曾有一名中年男子,因運動感染灰甲,卻只用坊間的醋酸產品處理,結果併發嚴重腳腫,更留下永久腫脹及麻痺的後遺症,因此醫生建議患有灰甲應盡快求診,切勿亂用坊間產品。 42歲男子愛好踢足球,腳趾甲經常受傷,通常只作簡單處理,受傷後又如常穿球鞋運動,左腳本身患有灰甲近七年,由於不影響運動,故沒有求醫,只用坊間的醋酸產品及朋友介紹的非註冊產品,自行治療灰甲。直至近兩年,因醋酸產品對皮膚造成損傷,被細菌感染,細菌入血及淋巴引致腳部經常紅腫,最嚴重時,左腳較右腳腫大1.5倍,兩次併發蜂窩性組織炎,需到急症室求診,並注射抗生素,然而,他卻對抗生素過敏致背部出現藥疹,最後腳腫及蜂窩性組織炎,經醫生診治約半年才康復,惟左腳因淋巴腺遭破壞而永久腫瘤及麻痺。 皮膚科專科醫生何家強(圓圖)引述一項本地醫生調查,發現有48%受訪醫生表示,現時因運動引致的灰甲個案數目,較5年前上升,有65%受訪醫生更指曾有病人因自行處理灰甲而有不良反應。他指,運動時因快速的動作,容易導致腳趾甲受傷,部分人腳趾甲受傷後,瘀血留在甲內,令甲內保持潮濕環境,加上做運動時長期穿著不透氣的鞋,雙腳處於溫暖、潮濕的環境,及在公共更衣室赤腳走動,更會增加感染灰甲的機會。 何家強稱,延誤治療灰甲,可令病情惡化之餘,更有較大機會出現蜂窩性組織炎等嚴重細菌感染,甚至感染食肉菌,引致壞死性筋膜炎,或需截肢,嚴重者可致命。他強調,一些偏方或坊間的醋酸產品,聲稱可治療灰甲,但有研究顯示,即使用120次也不能殺滅真菌,而且沒有任何一種灰甲醋酸產品獲衛生署註冊,故他提醒患者應盡快求醫,獲得適當治療。

/48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Game

 

am730專欄

 

C觀點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