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26日

升學要借貸 未曾畢業一身債 - 大專教育的發展缺乏全盤規劃,完成高中課程的學生其實選擇不多。政府優先資助在公開試中成績較佳的同學,原則上也不能說沒有道理。但也應該有一個合理的分配,不應該造成一個差不多是「勝者全取」的局面。現時,絕大部份成績較次的同學,未能競爭到有限的資助學位課程,只能轉向不受資助的副學位。而這些不受資助的副學位課程及社區學院,又絕大部份都是引導同學於畢業後往上競逐更有限的資助高年級學位課程。未能成功的,似乎只能繼續轉向自資的學位課程找機會。 香港政府現時透過學生資助處,提供了多個不同的貸款及資助項目。這些計劃經過多年的發展而形成,隨着升讀大專學生的增加,項目也變得多元化。部份銀行及金融機構,也會為大專學生提供升學貸款。在過去十多年,因為社區學院的高速發展及自資課程的急速膨脹,越來越多青年學子被這樣的大專制度引導進入了一個「低資助、高收費、高借貸、高負債」的政策陷阱裡。部份院校也視之為一盤需求穩定的大生意。於是爭相提供更多「自資的學位銜接課程」,滿足這個市場需求之餘,學院也可以大賺一筆。 在這個過程中,不少青年學子便逐步累積了高額的債務,就算警覺到總欠款已經達到警戒水平,但已經再沒有回頭之路,只好硬着頭皮,期望取得學位之後可以找份好工,然後慢慢還款。偏偏大學生的身價在過去十多年不斷下跌。拿得一紙證書,也不保證可以找到薪酬合理、發展前途明確的工作機會,只拿着一個副學位就更不用說了。 部分同學畢業之後,根本無法償還債務。現時,拖欠還款的個案的數目高達一萬二千多人。過去幾年,平均每年都有二百多人因為無力償還升學貸款而申請破產。人生才剛展步,誠信已經掃地。這除了是個人原因之外,不合理的政策難道完全沒有責任?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中國奧金減少非壞事 - 今屆里約奧運金牌榜上,冠軍是長期體育霸主美國,英國則以一面金牌之差壓倒中國,躍升第二位。與上屆奧運成績比較,中國在今屆拿到的金牌,由38面大幅減至26面,令不少國民感到失望。 中國體育總局局長、奧運會中國代表團團長劉鵬在記者會上總結成績,認為需要深刻反省。以體操項目為例,中國隊在2008年奧運拿到9面金牌,到上屆跌至4面,而今屆更是零金零銀。此外,今屆不少項目進行新老交替,首次參加奧運的選手佔逾七成。然而,多數新人面對激烈競爭時,未能展現高昂鬥志及發揮應有水平。 隨著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繁榮,中國在過去二十多年投放龐大資源培訓國際級運動員。有體育潛能的小孩,經過多年刻苦訓練後,在一些項目,例如體操、跳水等都有驚人的成就。近年中國在田徑、游泳等西方佔優的項目也有突破。今屆奧運成績退步是新人一時追不上,還是體制上出現問題,值得有關當局仔細研究。 培訓奧運精英從來有兩個做法。一是由國家一手包辦,成功的例子有之前的蘇聯和今天的中國。另外是由社會主導,全民投入。以美國為例,國民熱愛運動,體育是學校的必修科。運動成績好的學生不愁出路。以升讀大學為例,最頂尖的大學都招攬在體育項目上有優秀表現的學生入讀,主要是讓他們代表大學參賽。美國奧委會從來不愁挑選不到成績最好的運動員參加奧運。 當國民生活水平低時,中國政府一手包辦發掘及培訓體育精英很有成效。但隨著生活水平提升,再加上最近才放寬的一孩政策,願意讓孩子捱苦的父母愈來愈少,而年輕人在事業上也多了選擇。這可能是新人不及上一輩般有鬥心的原因。 雖然中國今屆拿少了金牌,但一個沒有奪金的傅園慧,加上一隊逆境取勝的女排,卻令中國人與香港人的距離拉近了!周一至五刊登

遇上實習生 - 暑假對我們這些畢業了幾個世紀的大叔而言,本來是沒甚意義,不過在這個兩個月接聽電話的時候,就會明白暑假帶給我的影響。前日接到一個電話:「你好,飛男,我係ABC公關公司,XYZXYZXYZXYZ……」我跟電話另一端的女生說:「唔好意思,你嗰邊好細聲,可以大聲啲嗎?」女生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繼續說:「其實我哋今次要代表XYZXYZXYZXYZ……」我有點不耐煩:「小姐,你嗰邊真係好細聲,我聽得好辛苦……」似乎女生沒有想過我的感受,繼續用她微弱的聲線說話……我忍不住跟她說:「不如你email份新聞稿俾我啦,拜拜。」然後收了線!飛女就叫我稍安毋躁,「呢段時間好多大學生intern喺PR firm實習,睇開啲啦!」說到這裡我,忽然想起另一位朋友的經歷——關公:「請問係咪C小姐?」C:「係。」關公:「我係代表XXX公關嘅,請問你係咪仲喺XXX報紙做?」C:「我走咗囉喎……」關公:「咁唔該,再見。」C小姐為「被收線」一事忿忿不平,覺得這個公關公司很不尊重,又有朋友覺得是敵對媒體搞事……其實我覺得只不過是一個少不更事的intern正在update media list而已。各大公關公司,懇請你們先教教intern一些工作基本技巧,否則真的會惹來「關公災難」!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給馬時亨上一課 - 話說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為上市改革諮詢護航,指出市場經常有人認為,證監會與港交所(388)的角色對立,實際上他們是夥伴關係,最終目標也是鞏固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應從權力角度去考量。 我實在想不到,作為前高官的馬時亨,居然說了這種低水平的話。周顯大師為了公共利益,實在不能不公開地訓導這位前馬局長,以正視聽。 「維基百科」對證監會的定義是:「香港獨立於政府公務員架構外的法定組織,負責監管香港的證券及期貨市場運作……工作……包括監管證券……並對違規者執行紀律處分。」 話說香港證監會成立於1989年,皆因在1987年,香港不但發生了股災,而且李福兆派餅仔案,成為了轟動當時的貪腐事件,因此香港政府才要成立證監會,以監察交易所和市場行為。 所以,證監會必須是一個獨立機構,這好比廉政公署的名字也叫做「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而它也是獨立於警隊之外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如果廉政公署和警務處一旦連成一氣,便不可能有效的運作了。所以,這兩者必須各自獨立運作,警務處負責警務工作,廉署負責制衡,兩者必須獨立,不能互相干擾運作。 我在本欄曾經寫過:「我當然並不認為,證監會應該聘請大量的證券業人士,作為引路人,因為這會造成兩者互通消息、互打籠通,所以,證監會和證券業作出大尺度的隔絕,是正確的做法。但另一方面,證監會的董事局內,應有證券業的代表,為董事局提供行內的、專業的意見,由於董事局會議不涉及具體運作,也不虞出現裏應外合打籠通的情況。」 我當然也不否認,證監會和交易所的「最終目標也是鞏固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但這好比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警務處和廉政公署,目的都是為了香港更好,但它們,也絕對不是夥伴關係。 證監會既要和證券業盡量隔絕,也要和交易所作出一定的隔絕,才可以有效的做到監管和制衡的工作,所以,這兩者決計不是夥伴關係。身為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居然連這麼簡單的一點也搞不清,實在是令人大惑不解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台灣小島風情遊 - 香港人個個熟悉台灣,不用翻書看地圖,也能在各大城市隨興遊走,但台灣離島特有的風情,可就不是人人耳熟能詳。還記得當年喜歡旅遊的我,剛剛考取潛水執照,興致勃勃的和一班潛水同好跑到綠島去一探水下壯麗景致,沒想到下水後不久,就被迎面而來的一大群魚兒給包圍,當時直覺人真的好渺小,沒甚麼好計較,現在想起那次奇妙的相遇,依舊印象深刻,以下就各個小島的特色簡單介紹:   澎湖,位於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由約90餘座島嶼所組成,海岸線長達逾320公里,本身是由海底火山爆發後熔岩冷卻產生,億萬年的天工鑿就柱狀及放射狀的玄武岩奇觀,映照蔚藍海水及皚皚白雲相映成趣,一年四季呈現不同的風情與景觀,擁有豐富的自然生態與歷史人文,澎湖不僅擁有稱得上世界級水準的玄武岩自然保留區,又有各種保育鳥類與綠蠵龜在此繁殖,相當珍貴。 綠島,位於台灣東方約33公里的海上,由火山噴發造成的島嶼,有火燒島之稱,是台灣第四大附屬島,擁有世界罕見的海底溫泉,在大海、藍天下享受泡湯樂趣;島上四周布滿美麗的珊瑚,自然的海底景觀,是潛水者的天堂。因為黑潮暖流帶來豐富的海洋生態,清澈的海水和密集的軟珊瑚覆蓋率,造就繽紛絢麗的海底世界。   小琉球,位於屏東縣東港鎮西南外海約14公里的海面上,自東港搭船只需半小時即可到達,是台灣唯一的珊瑚礁島,全島奇岩怪石林立,隨處可見、潮間帶生態豐富、炫麗動人的琉球落日景觀、夜晚的燦爛星空及螢火蟲,現在盛行假日單車環島,四處悠遊欣賞漁村風光及沿途景緻,島上廟宇各具奇趣,值得一一探訪。小琉球良好的海洋生態棲地環境,吸引大量保育類動物——綠蠵龜上岸產卵,造就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畫面,周邊水域裡經常出現牠們的芳蹤,只要下海浮潛或背上氣瓶潛水,輕易就能與海龜同游大海。   以上離島各有特色,玩法不盡相同,包括自然生態、地質景觀、獨特的歷史人文風情、古蹟遊賞、浮潛踏浪……趕快收拾行囊,來一趟台灣小島之旅,感受海上樂園的多樣風情與魅力!豐富多樣的旅遊行程正等著你親身體驗。 巫宗霖 台灣觀光局駐香港辦事處主任

痴人說夢 - 經典電視劇《大時代》中令人難忘場面有許多,有一幕丁蟹在獄中說自己每天都睡得很好,晚晚有美夢伴著入睡。做夢時間佔人生一大部分,他每天發著美夢其實已很幸福,頗有莊周蝴蝶夢意境。小弟是一名發夢王,每天都發夢,甚至偶爾在日常生活中,即使極速睡著了也會發夢。最深印象是若干年前在麻雀枱上打打下麻雀進入夢鄉,實在誇張。小弟夢境內容包羅萬有,千奇百怪,夢的種類跟荷李活戲種大致相同,靈異、科幻、災難、打鬥、香豔、校園、愛情、間諜及警匪……等等應有盡有。不過,現在回顧計算起來,似乎獨欠戰爭題材,可能跟小弟不大喜歡看戰爭片有關。 夢中經常出現絕世好橋,是否真的絕世不得而知,只是當時有如此想法(小弟許多時都能知道自己是在做夢,不知是否屬精神分裂),心諗打算睡醒後一定要把好橋記下來,但始終沒有一次成功,不是忘了要記下,就是忘了夢境內容。夢種中又以驚嚇為最多,驚嚇不一定是靈異題材,最常夢見的是遺失手機、未背熟歌詞或台詞便要演出、又或未溫好功課便去考試。小弟日常生活中很少緊鎖雙眉,但由於夢境中十居其九陷入困境,差不多每朝起床後照照鏡子,都發現眉頭有兩度深深直紋,脫離現實的夢境,果然能影響現實中的我。小弟這兩天又作了一個新嘗試,上床後提醒自己並不恐懼妖魔鬼怪,果然這兩晚沒有妖怪在夢中出現,未知這方法會否長久有效,又或人人啱用。以上所說,名副其實,是痴人說夢。 艾威~演員,代表作:《電視風雲》(仍在上演,人在做,天在看。)FB:艾威AL WAI

幸運是我 - 我的摯友羅耀輝導演的心血之作《幸運是我》,終於上映在即,身為有份參演這部電影的我,光榮之餘,也如電影的名稱一樣,感到幸運。   這是一部充滿情懷的溫馨小品。患腦退化症的芬姨與邊緣青年旭仔,原本素不相識,點滴的緣分,或許正如芬姨常掛在嘴邊的那句「做人嘅嘢就係你幫吓我我幫吓你」,兩人成為了相互依偎取暖的所在。芬姨幫助旭仔的生活重回正軌,重新感受親情的溫暖;旭仔則幫助芬姨戰勝病魔,以一顆年輕人的心,融化她的生活。   惠英紅和陳家樂可圈可點的演出,獲得澳門電影節最佳女主角及最佳男配角殊榮。惠英紅的細膩,深情詮釋了一個腦退化症患者的孤獨與徬徨,當她終於像旭仔般敞開心扉,回憶昔日的歌廳歲月,那種站在舞台中心的光彩,是我這一輩經歷過夜總會歌手歲月的人才會明白。而陳家樂頗有進步的演技,也把一個年輕人的蛻變之路,刻劃得溫馨而豐富。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配樂波多野裕介,他以不同的曲調,烘托了電影的感情。無論是年輕人相處時俏皮的背景音樂,抑或是芬姨回憶當年時充滿年代感的鋼琴與色士風時代曲,都是有聲有色,如同絲絨般熨貼順滑,牢牢抓住觀眾的心。   看完電影的幾日後,我身體略為抱恙,臥床休息時,不禁回想起故事中的情節,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過好每一個當下,幸運是我。 邵音音~七十年代出道,曾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2016-08-26]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今次連長生不老藥都有!內地兩名男騙子,一個自稱是加拿大皇家銀行掌門人,可操控逾3,000億美元皇家基金,金融界人脈廣泛;另一個更離譜,自稱是吃了長生不老藥的清朝乾隆皇帝,掌握著大清皇家大量資產,但全被凍結,需先入錢「解凍」。深圳一名富婆深信不疑,先後轉帳超過4,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給這兩名騙子。 內地傳媒報道,2012年左右,受害人鄭雪菊欲開設村鎮銀行,有人介紹她認識55歲的萬健民,萬健民再介紹她認識劉乾珍。 萬吹噓是「國際16級金融家」,江西財經大學畢業,且是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的學生,曾任江西省景德鎮稅務局長,甚至幫國家領導人打過「金融戰爭」,知名財經作家宋鴻兵撰寫的《貨幣戰爭》也是由他命名。 劉更厲害,聲稱是吃了長生不老藥的乾隆皇,活了三百多年,屬全球27個皇家家族之一,但其掌握的大清皇家資產,必須透過萬來解凍。 鄭竟信以為真,先因劉訛稱要解凍資產及購買台北故宮鎮館之寶玉白菜,付款222萬元,惟鄭的丈夫質疑劉,「你說你活了幾百歲?這不科學啊」。 藉投資買地行騙 2014年5月起,輪到萬「發功」,先誘騙鄭陸續投入500萬元投資高回報理財產品;同年9月,萬誤導鄭,令其以為他可投得一幅其夫心儀的工業用地,順利騙得4,000萬元,其中約3,000萬元被萬用來購買房產、汽車及名貴藥材等。 深圳中級人民法院前日開庭審理萬健民涉詐騙案,因萬提出要提交新證據,法官宣布擇日再審。劉乾珍則另案處理。

[2016-08-26]

內地奧運精英明日起訪港三日,出席的綜藝活動及示範門票惹起全城「瘋搶」,一票難求!除5,700張公開發售及900張預留給社福團體的門票外,康文署回覆本報查詢時指,有約722張門票額外免費預留予代表團、香港奧運代表及其他相關團體,如港協暨奧委會、各體育總會及贊助機構。有學者認為,社福團體有明確索取門票的準則,體育團體亦然,政府應公開這些準則更合適。 康文署又指,「奧運精英約定你」綜藝節目及兩場體育示範表演,分別有252張及470張預留給上述團體。至於各自團體獲多少張門票,則沒有資料提供。 港協暨奧委會稱,獲得「數十張」的小量門票,並已分配給將出席活動的本會屬下體育總會代表、活動贊助商及本會義務委員。另本報亦向多個體育總會查詢,其中田總、乒總及羽總均未覆。香港業餘游泳總會則指並無獲分發門票,惟該會將協辦後天的跳水示範,期間會表演韻律泳及跳水,因此當日以工作人員身份進場。 翻查資料,社福團體可申請其中一個活動的20張門票,超額申請將會抽籤分配。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稱,是次訪港活動整體的門票少,分配約一成門票予體育團體是無可厚非;惟申請準則應更透明,如是否根據體育總會的會員人數而定,政府須向公眾公開。浸大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認為做法合理,情況就如若有文化藝術活動,亦會是文化團體優先。他又說,門票預留予體育團體,有助他們日後在社區再推廣體育文化。 相關綜藝活動及示範門票早於本周一公開發售,每張售20元,每人限買兩張。結果開售不足4小時,5,700張門票悉數售罄。有人當日隨即在淘寶網以數百至千元人民幣放售「黃牛飛」,足足將原價20元的門票「炒高」五十倍。

[2016-08-26]

歐聯附加賽次回合,手執5球領先優勢的曼城於主場迎戰布加勒斯特星隊,門將赫特復任正選兼戴起隊長臂章,告別意味十分濃烈,比賽中不斷獲主場球迷高唱名字的他,賽後指這是特別的一晚。   曼城今仗讓多名主力休息,戴爾夫於56分鐘接應捷西斯拿華斯的傳中頂入,令主隊小勝1比0,兩回合輕取對手6比0而晉身歐聯分組賽。主場球迷今仗拉起感謝赫特的橫額,並不斷高唱其名字,他賽後亦向球迷揮手及飛吻,有如踢完告別賽,該名英格蘭國腳賽後表示:「大家都知道這裡出現了一些狀況——球會得到了一位他們渴望已久的頂級領隊,在今次這件事情上,我們內部處理得很好。撇除那些垃圾傳聞,我們會找到解決方案,但那不是由我去話事。」對於球迷的反應,赫特坦言大受感動,「這裡對我來說是個特別的地方,我樂於留在這裡,但我們都是男子漢而必須向前看。」有傳曼城主帥哥迪奧拿是因為不滿意赫特的腳下功夫而棄用他,對於今仗自己的傳球成功率達100%,赫特笑稱:「豬確是會飛的,對不?」哥迪奧拿則稱:「我來這裡的工作是作出決定。我的決定有時對,有時錯,但我是誠實地對待赫特、球會及自己。我希望我的決定可以令所有人都開心,但那是沒有可能的。」 巴塞隆拿門將哥迪奧巴禾即將加盟曼城代替赫特,為填補空缺,巴塞昨公布以1,300萬歐元由阿積士簽入荷蘭門將施利臣,雙方簽約5年。有施利臣正選上陣的阿積士在另一場附加賽次回合,作客俄羅斯以1比4慘敗予羅斯托夫,兩回合輸1比5而出局,同晚晉級的還有德甲球隊慕遜加柏及丹麥的哥本哈根。

[2016-08-26]

訪問在一間咖啡室進行,邵仲衡走進店內,即有粉絲前來集郵,有求必應的他,表現親民,他甫坐下,便主動自掏腰包宴請工作人員邊吃邊訪談,一句「我好老喇!遲早會死,我的錢留下來也無用!」盡顯豪氣,甚有《大時代》裡「大佬孝」的影子,果然聞名不如見面。邵仲衡快人快語,三句不離時政評論,跟他談到預計在10月開拍的《逆向誘拐》(下稱《逆》),他說:「這劇本提及甚麼才是時下年輕人看重的東西,這是高官們要明白的事情。」電影是由黃浩然執導,不是電視台的小生「黃浩然」,是前年憑獨立電影《點對點》獲得金像獎最佳新導演提名的新晉導演,新作劇本是改編自獲獎小說的同名懸疑偵探片,他解釋:「表面看是犯罪故事,內裡談世代之爭,是很切合香港的主題。」價值觀,隨時地人而異,只是一境之隔,一代之差,可有天淵之別,電影和小說是現實的反映,《逆》的一宗虛擬綁架案,猶如現實中的雨傘運動,讓潛伏已久的價值差異浮面,邵仲衡和黃浩然,作為60、70後的一員,也來一場有關世代之爭的討論。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   不再抗拒 無綫去年重播《大時代》,邵仲衡再次成為傳媒焦點,查實在劇集播放之前,早在2014年上映的《點對點》已見其影蹤,電影透過一對男女的猜謎遊戲,追溯香港的城市記憶,邵仲衡直言欣賞導演黃浩然具個人風格,對黃導演籌備開拍第二部劇情長片《逆》,甚有信心。該片改編自2013年在台灣舉行的島田莊司推理小說比賽的冠軍同名作品,作者是已移民的香港小說家文善,故事涉及一宗罕見的綁架案,被綁的不是人,而是跨國投資銀行的機密檔案,足以令一間龍頭科網公司的股價大瀉,牽引全球股市大幅波動,綁匪僅要求19萬港幣作贖金,資深高層和調查人員對屬於網絡世代的綁匪一籌莫展,邵仲衡飾演一名中年探長,而《哪一天我們會飛》的90後新晉演員吳肇軒和蘇麗珊,將飾演其中的嫌疑犯。戲裡是互不明白的兩代角力,戲外的邵仲衡,是擅於使用社交網絡的60後,他卻說:「其實,我也經歷過抗拒階段,十多年前做生意時,曾有人提議我的公司開設網頁,起初也覺得互聯網只是報告板,後來逐漸發現它的多功能,Facebook的post,不單止是提供資訊,而且很有互動性,更可以聚眾和動員。」從抗拒到邊學邊用,再成為機不離手的用家,他半說笑回應:「總不能說自己見過Steve Jobs就代表懂科技!」   志不在錢 邵仲衡向來有話直說,在一片風聲鶴唳的封殺潮中,是少數仍敢於在社交網站論政的藝人,留言緊貼時弊,不平則鳴,深得年輕網民歡心。他認為,恐懼源於未知或無知,敢言,皆因熟悉。早在90年代初,成為無綫力捧的「銀河十星」之一,他已經邊拍戲邊做裝修和汽車生意,08年更開始北上發展,「做生意的經驗令我不會驚,既見過上巿公司主席、黑社會、毒販,在內地也要跟共產黨員打交道開會。」換言之,飲水灌酒之間,見盡荒謬百態,已學懂一身應變之道,這位別人眼中的「黃絲」卻說:「在我的世界,沒有藍或黃絲,最緊要是合情合理,公義不公義。」在他眼裡,互聯網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容許青年人自由發聲,「新的世界秩序廿年前已形成,只是近幾年逐漸成為主流。」他慨嘆,不少坐在管治位置之輩,不懂最新形勢,「所以,不少高官都應該看這套戲惡補一下!」《逆》原著小說發生在半虛構的城市,卻很切合當下香港面對的世代之爭,黃浩然表示:「某程度上,戲裡的60後都是透過互聯網賺錢,他們卻不明白箇中運作,上一代往往先從錢去思考,但現在的80、90後會覺得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綁匪勒索的贖金很少,明顯志不在錢。」   正視差異 談世代差異,黃浩然很認同呂大樂在《四代香港人》一書的論述,按呂大樂的劃分,戰後嬰兒潮出生的是第二代香港人,黃浩然和邵仲衡同屬第三代,80、90後的年輕人則屬第四代,各有不一樣的特質,「年輕一代生活較富裕,自然會不太看重金錢,我不明白何解上一代還經常說從前怎樣辛苦,既然知道以前不及現在幸福,便應該明白年輕人在不同背景下成長,怎會是一模一樣的思想模式?」屬於70後的黃浩然直言也需自我調節,他提到在改編小說成電影劇本的過程裡,擔心出人意外的結局和綁匪的意圖,對一般觀眾而言欠缺說服力,「我把劇本略作修改,吳肇軒卻認為是畫蛇添足,小說裡的綁匪正代表年輕網絡一代的想法。」坐在旁邊的邵仲衡點頭和應:「他會因為唔記得女友電話號碼而聯絡不上,這一代的思考真的不一樣。」差異既已存在,與其千方百計改變對方,倒不如嘗試了解明白,似是老生常談,卻是彼此溝通的核心所在。   兩代相處 久休復出的邵仲衡不諱言,跟新一代演員合作難免有互不協調之處,各有既定的步驟和方式,「我已試過不同的方式,會綜合多年來的演戲經驗去做,他們未必明白,我會盡量以行動作證明,同時也會觀察和吸收新一代的做法,如戲裡所言,若能有所轉化便最好!」邵仲衡認為,新舊交替帶來的問題是世界性的,隨著互聯網普及,每個人面前都有一頓豐富的資訊自助餐,與其評論他們的喜好,嘗試用他們的方式思考和了解才是上策,故此,無論是跟新生代演員或是自己一對12和13歲的兒子相處,邵仲衡都貫徹較開放的態度,「我會視為兒子朋友,自幼便採取放牧式,讓他們自己思考怎樣在社會生活,即使有同學吸毒,我也會叫他們去看,如果他們真的去試,便是做錯了決定,惟有讓他們自己解決啦!」黃浩然作為大學講師,面對學生,就是盡量寬容,他坦言:「對學生所做的,我也會問『唔好咁啩?』但總要承認,無論你喜不喜歡,世界已轉變。其實,回想自己年輕時,都會因為不願聽人勸告而做錯事。」所以,他甚少直斥其非,而是分享自己的做法,但也會任由學生依照自己的方法嘗試,即使錯了,都只是成績較低甚或重讀課程,學懂了,畢業後便不會重複犯錯,「這是兩難問題,如果個個都守規則,便沒有創意可言,但個個都不守規矩,好有創意,世界便不能運作。」   開放市場 拍攝獨立電影從來不是易事,談到《逆》片的籌拍情況,黃浩然表示:「這是情節緊湊的犯罪片,故事場景主要是投資銀行辦公室和貴賓套房,既具商業元素,成本又不算高。」他打算在今年10月中開拍,訪問當日,暫籌得的款項剛達開拍底線500萬元,但仍希望再多籌200萬元,將會搞眾籌,每投資2萬元可獲0.25%股權,若入股78,000元,除有1%股權外,更可擔任聯合監製。這是黃浩然繼《點對點》獲得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後,另一次獲政府資助開拍的電影,問到政府的基金資助對電影發展的實際效用時,他表示:「其實,以今年財政預算的撥款為例,主要可幫補合拍片在廣東省的宣傳費,不過我覺得電影是要賣錢的,總不能要政府不斷給錢,但其他鄰近國家如南韓或台灣都有資助,香港沒資助便會輸蝕,若遊戲規則要政府支持電影工業,我認為可用來培育新人。」黃浩然認為,根本不需向業界大灑金錢作支援,「只要政府肯全面開放香港的免費電視市場,申請牌照不設上限,5年之內,香港會有不同的電視台,只要業界保持競爭性,便自然有人才,剛畢業的學生(電視電影系)亦有工作,以前許鞍華、杜琪峯也是從電視台培訓出來,然後去拍電影的精英。」業界自身汰弱留強,比政府事事干預,反而更有助電影工業蓬勃發展。  

/108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Sheraton Macao

 

am730專欄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