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9日

平常心看彭定康 - 香港回歸後,末代港督彭定康重遊舊地多次,每次都成為傳媒追訪的對象,而他也總是留下不少令人批評或讚許的言論。 今次彭定康來港出席以「香港管治」為題的論壇,並發表以「善治:民為貴」為題的演講。他認為良好管治有4個特質:法治、問責、政府效益及政治穩定。 在彭督管治5年期間,香港法治保持獨立及受政府重視。他創先河出席立法局面對議員質詢,亦舉行居民大會解答市民對施政報告的提問,充分體現官員的問責精神。他引入每個政府部門須遵守的服務承諾,藉此提高政府效益。在政治穩定方面,他成功安定民心,讓香港順利過渡。上述各項成績,值得港人尊敬及特區政府學習。 然而,不少港人懷念彭定康的原因不是他的管治成就,而是他替香港爭取民主的經歷。他鑽《基本法》的空子,把立法會部分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擴大至一人一票。中方罵他是「千古罪人」,但很多港人卻封他為「民主鬥士」。我認為兩個看法都不正確。 彭定康出任港督的最重要任務,就是確保英國光榮撤離香港。看到不少港人對回歸充滿疑慮,並因此渴望有多些民主保障,彭定康於是選擇與中國抗衡,爭取多些民主。這是安定民心,維持有效管治的權宜之計。事實卻是他的政改方案破壞了中英之前同意的直通車安排,不能順利過渡。換另一個角度看,彭定康的民主工程替自己贏得聲名,讓英國光榮撤退,但香港的民主完全並沒有較《基本法》容許的程度增加了半分。 今次彭定康離港時,一方面強烈批評港獨,另一方面說一國兩制沒有失效。這個平衡言論符合他的政客本色。總結一句,彭定康曾經是個管治出色的港督,但我們毋須著意他現在說甚麼或期望他會替香港做甚麼。香港前途始終是靠香港人自己去打拼。

夢幻婚禮 - 某周末與朋友在港島南區遠足,回程時巴士駛經一間酒店舊址。這酒店曾出現於張愛玲筆下,拆卸重建後只剩露台餐廳被保存下來,其高尚優雅的情調讓它成為城中熱門的婚宴場地。 前幾天打開FB,在當年今日的相片重溫中再次見到這酒店,回想起當日是女友人R的婚禮,我的女兒Julia還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花女。FB相冊中還夾著她與他一起設計的精美請柬,上面有歐洲取景的浪漫婚照及兩人撰寫的詩句。那天,我簡直覺得這婚禮有如是王子與公主的結合。記得R在宣誓時曾感動淚下,讓旁觀者如我也看得一鼻子酸,尤其是知道他倆曾經歷了近八年的愛情長跑,便想到這份愛會當有如海一般的深。回想自己當年在還沒怎麼正式了解對方,亦沒好好相處過就趕著草草結婚的亂局,這對新人怎不令我既羨慕又嫉妒呢? 然而婚後身形越來越消瘦的R有天竟在聚會中告訴我們她已正式離婚了,八年的戀愛敵不過三年的共同生活。浪漫隆重的婚禮不必然會帶來幸福快樂的婚姻。拍拖時間的長短,也不保證婚姻觸礁的機率會降低。相愛容易相處難,婚姻生活沒有一個必勝的方程式。R說她結婚的原因是男友太忙,希望結婚後至少每晚能見到他,而離婚的原因卻竟然又是丈夫太忙,忙到一天難有說上幾句話的機會,二人變成了有如電影《鷹狼傳奇》中難以相遇的戀人。希望幻滅,孤單感油然而生,讓她最終選擇離開。 最近臉泛紅霞的R在飯聚告訴我們她好事近了,並笑說現任男友極度關愛她。為她高興之餘也想起自己的將來,不知到我碰上Mr. Right會怎樣呢?雖說年紀一把,但對未來還是有憧憬,至少見到這間古雅的餐廳時,第一時間還是聯想到「婚禮」二字。當然,在我這年紀更明白婚禮如何夢幻也不及兩人相處要磨合的重要! 電郵︰dannieling730@gmail.com

如何駕馭電話風雲? - 在台灣,總統蔡英文與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互通電話(圖),刺中了大陸的穴位,馬上提出反對。不過,大陸鑒於種種形勢,暫時沒有太激烈的反應,只是有限度地用言論還擊。這種策略比以前有進步了。 大陸對此有所克制,皆因仍未弄清楚特朗普的底牌──他當選後顯示出連串對華的不友好姿態,到底是試探中國的底線?還是他對華的真正態度?現在還說不準。據了解,較早時候基辛格到大陸與習近平見面後,北京仍無法摸清特朗普的虛實。圈中人說,北京經常不按章法出牌,如今遇上同樣不按章法出牌的特朗普,說得好聽就是棋逢敵手,將遇良才;說得不好聽就是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虱。 不過,大陸不少專家認為,特朗普連串行動可能只是一種叫價的手法。他借台灣造勢,放聲氣美國可能讓蔡英文進行「過境外交」,像當年李登輝和陳水扁那樣。(那時候,陳水扁曾經以他的專機可以停泊在「空軍一號」附近,作為炫耀的理由,成為一時笑談。)可是,這些行動的實質不是要突顯美國和台灣的關係,而是要向大陸放出訊號:如果大陸給予美國更多實質的好處,美國就會收斂一下跟台灣「親臉」的姿態。 這些倒有歷史事實作證的。當年李登輝能夠返回母校康奈爾大學發表演說,並在場刊上用「中華民國總統」的名義,不知花了多少錢,通過「公關公司」或政界人物在背後相助。其後,江澤民到喬治布殊的農莊作客,也花了不少間接的「餐費」,中國要額外購買大量美國貨。總之,一切都是錢作怪,美國左右逢源,兩岸卻花了不少冤枉錢。 如今,還要注意一個問題,就是表面胡亂出牌的特朗普實際是有計謀地出招。上次美國向台灣售武,也是喬治布殊的年代;假如特朗普上任後策劃向台灣售武,一來可以為美國的到期軍備清倉,二來可以間接敲詐大陸,用更大的利益換取美國不要向台灣售武。 可見,一切源於兩岸分裂。大陸的統一政策不能吸引台灣,而台灣為了自保,不斷的抗衡又令大陸步步進逼,形成一個怪圈。這正是中華民族的悲哀。 周二、五刊登

中央政府如何拆解特首選舉死局 - 如無意外,大後天便會知道1,200名選委究竟誰屬,而相信中央的真正決定性部署,也將在細數了自己手頭上的選委票,才能真正的下最後決定。 如果照中央屬意的人選,當然是梁振英連任啦!本來,在過去20年的選舉,中央都能操控自如,但這一次,卻有了暗湧。難題在於,民主派幾乎已決定不派人參選,反而是有興趣成為「造王者」。另一方面,建制派中的地產黨,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倒梁的「ABC」大計。 我早在4年前寫的《2017普選中央的大戰略》中,已經講過,在表面上,地產黨和共產黨是聯盟,成為建制派,但實際上,地產黨反而和民主派更多共通語言,只是因為地產黨又貪財,又怕死,所以才會靠近共產黨而已。但實際上,他們也深知,如果和民主派聯盟,自己所能得到的政治和經濟利益將會更大,至少中資不會進來,自己可以繼續享受在「梁朝」之前的30年風光日子。 如果用梁振英上次得票689張來作參考,今次如果地產黨明目倒戈,再加上民主派的大約250票至300票,我估計最少有650票,可能還會超過700票,因為不排除某些不很鐵桿的建制派也寧願一拍兩散,死也不讓自己討厭的梁振英連任。   換言之,如果是曾俊華出選,選贏梁振英的機會是很高的。但由於民主派想當造王者,萬一曾當選了,必定要票債政策還,換言之,民主派將正式進駐成為香港政府的玩家,這當然是中央政府所不能夠忍受的事。 我曾經推測過,中央可以在提名方面做手腳,迫令梁振英有700票提名,在提名方面已封殺了曾俊華。然而,這樣一來,太過鴨霸,很可能引來地產黨的強烈反感;二來,曾俊華可以在民主派中搶提名,由於民主派有足夠的提名票,所以曾的出選也沒有懸念。 而且,上述的做法到選舉時也有很大的副作用,第一,太過鴨霸,地產黨的反應更甚,可能更投向對家陣營;第二,如果由民主派提名曾俊華,當曾贏了,民主派豈非有更大的say? 中央當然可以棄梁振英,但這會失了面子。固然棄梁可以封了「ABC」的口,但找誰來上呢?葉劉淑儀在建制派的人緣比梁振英更差,吳光正和李國章也許是不錯的人選……且看中央政府將會如何拆解這一個死局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達明共你 淒風苦雨披星戴月 - 來日也許重逢,誰又會跟著誰可永遠相聚……   1.實不相瞞,我是直到1996年達明那次重組(黐線,咁就廿年),才真真正正迷上他們,認真地聽番晒他們以前的歌——「以前」,即由1986年3月發行首張EP《達明一派》開始,到1990年最後一張專輯《神經》為止。 2.實不相瞞again,在80年代中那一次突如其來香港樂隊風潮中,我真心鍾意的是Raidas。達明的歌,不是不好聽,只是對當時剛剛升中學的我來說,太深——除了《長征》。當時同隔籬屋張太個仔都好好好好好鍾意《長征》,而之所以鍾意,同當時一星期聽足五晚有關——TVB(竟然)拍了一齣講夾band的青春劇《鐳射青春》,主題曲,就是《長征》。《長征》推出當日,張太個仔在我陪同下,專誠飛奔到沙角邨商場內的一間電器舖買了這餅Cassette(難以想像,當年的電器舖竟然賣埋錄音帶同黑膠),然後再飛返屋企狂聽猛聽係咁聽聽到張太忍唔住問「聽夠未?」……話時話,張太個仔仲有冇keep住餅cassette? 3.實不相瞞第三次。以上兩段所寫的,我在2012年3月一篇《是達明走得太快?還是我們走得太慢?》已經寫過,你可能睇過,亦可能冇睇——唔重要,反正睇過冇獎,冇睇過亦不會招致任何損失。 4.但如果你從沒聽過達明(又或只是不求甚解地聽過最hit嗰幾首),才是真正損失——損失不止於失去了一場美好聆聽體驗,還一併失去了這些歌曲所呈現的香港——那一個由1986至1990年、前途被注定了而依然境況淒美的香港。 5.1990年。六四後,另一個年代的開始,達明的告別。告別專輯,《神經》。神經是指誰?抑或沒有專指一個特定對象,而只是暗指一個大家都未曾面對過但又走唔甩地必需共同面對的時代?我不知道。 6.我更加不知道在一件事將來而又未來之際,可以點?——像《你情我願》般,想方設法甚至出賣感情遠走他方?在《諸神的黃昏》所渲染的混沌中勉強安身立命?抑或把一切訴諸天命而只管問天?偏偏,天不容問。 7.點知到了彌留時才發現:一生不過一聲,沒一刻可以安靜。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是,不要問我今後(因為沒有人知道今後),忘掉總比思憶永久(因為在這個城市裡的人都沒有歷史感,習慣以遺忘面對一切)。Well,當時我只是個初中生,社會只叫我努力讀書,我只覺得《十個救火的少年》好得意。 8.達明被公認為最入屋的歌,都不是收錄在《神經》裡的歌——當然,《十個救火的少年》除外,問題是這首歌實在太Hit,再配合埋刻意愉悅的旋律編曲和演繹,太容易令人扭曲、忘卻,甚至懶理歌曲的真正含意&真正在諷刺的人與事……但《神經》,絕對是達明最有針對性,針對一個時代(或特定時刻)而製作的專輯——由過去集中描寫香港 這片城市風景,改為(以一種相對轉折和含蓄手法)呈現這個城市處身一個奇異時刻下的情緒紛陳,很政治、而又不純粹政治地。 9.好記得五年前訪問達明時,明哥說:他並不緬懷過去,因為「而家都好好呀」。這種「而家都好好」的宣稱,不是嗰啲突然醒覺不可背祖忘宗者、最鍾意幫人出聲者,又或高官們專登講俾你聽的說話,而是真心覺得,現在也是一個值得努力奮鬥的時刻,只要你願意繼續追尋。 10.達明的可貴就在於此。他們並非活在過去,不會像其他人般只管猛咁動用集體回憶的剩餘價值;每次重逢,都跟我們一同處身此時此刻,同呼同吸。 90年代,可能是我們最後的快樂時代。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 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 fatmoonba@yahoo.com.hk

女人的最佳派對武器——男人 -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紀大了,一年這麼快又接近尾聲了! 其實每年到這時候,接聽朋友的來電及回答她們的問題,已夠我忙的了,出席派對應穿甚麽,在哪裡可找到合適服飾?又說找不到鞋子搭配裙子,問在那間店可找到?有沒有折扣?哪一位化妝師又好又價廉?穿紅還是著綠好?頭髮應盤起或放下來?你有沒有空陪我去逛街?形形色色數之不盡。 在節日出席宴會或派對要成為焦點,不想淪為陪襯品最好的武器,便是把自己的優點盡量放大,胸部豐滿的便穿低胸,再把這對寶貝有多高再托多高,腿長的便穿短裙盡騷44吋美腿,再加一雙有特式的高跟鞋,把所有目光都吸引過來,有腰的便穿貼身裙子,盡顯玲瓏曲線,走路時還要加把勁向左右多扭幾下! 若身裁沒甚看頭,那便只好從五官著手,眼睛好看的便把化妝著重於眼部,圓圓大眼為它多加靈氣,小小鳳目便為它多加媚態,還有時下流行的假睫毛也絕對不能少,櫻桃小咀要勾畫得更細緻,叫人想一口吞下肚裡,豐唇如舒淇及Angelina Jolie則可多加唇彩,更顯嬌豔欲滴之意態。 當然,若將優點突顯了,其他的便要簡單地去作一個平衡,尤其是缺點,有多密便把它收個多密。每次打扮,身上有一個焦點便足夠了,太多只會令人眼花繚亂,如很不幸地,以上所述的女性外在武器,你一件也沒有,便只好乖乖扮走清純高雅路線,在一眾塗脂抹粉的豔女當中,也未嘗不會殺出一條血路,俗流中之一道清泉,有時會更令人神往。 從我的經驗當中,一位女性要在派對或宴會中傲視同儕,靠的其實並非只是出眾的外貌及打扮,外表吸引來的大多是異性貪婪目光,若想同性都對妳投來既羨且妒的眼神,沒甚麽比身邊有一位出色的男伴來得單刀直入,恨得人牙癢癢,今個Christmas及New Year若還是單身,要出席派對或宴會時最好都是找一位長相長得比較好的男仕作伴,管他是表兄、堂弟、同事或姊妹,以壯聲勢或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雖知男士天生就是喜歡競爭的族群,最怕妳沒人要,瘦田耕開一定有人爭。 正職造型設計師,半邊幕後、半邊幕前,最愛工作中找新樂趣。

動物悲情演出 - 人是不是天生就很喜歡看動物表演? 由馬戲團的獅子老虎大笨象到水族館的海豚海獅再而至警犬都不放過。在剛過去的周末,香港原來有個叫警犬技能比賽。竟然可以吸引超過三千名市民入場觀看。 大家想深一層,動物們所表演的動作都沒甚麼稀奇,海豚頂波,小熊騎單車、馬騮搖呼拉圈、警犬跳高台、黑熊直立行走……天呀,這全都是我們日常會做的動作,究竟有甚麼好看?你會付費去看一個人頂波嗎?好看的當然不在那些動作,而是在那些在人類眼中較低等的動物。 當我們說:「嘩!海豚都識頂波呀!」意思並不是頂波有甚麼大不了,而是較我們低等的動物竟然識頂波。 當我們看到台上的動物被人類任意玩弄,我們不自覺的感到無比滿足,連萬獸之王的獅子也被我們馴服得像一隻小貓般乖乖就範,那高高在上的感覺被無限倍放大,自大狂妄得無以復加! 為了換取這份滿足感,我們理不得動物的感受了,那管牠們在訓練的過程中受盡凌虐,海豚由海洋被搬到公園,親離子散,動物用來自衛的身體部分,如大象的牙,虎、熊的利爪,早已被拔除。黑熊在酷刑般的訓練中受不了折磨而精神錯亂,用頭撞擊鐵籠。幾年前在海洋公園的海豚Pinky在狹小的水池中失常亂撞。上星期埃及一個馬戲團在演出中途,一隻獅子突然發狂咬死一名馴獸師。大家會怪罪這隻獅子還是會怪罪訓練員,還是馬戲團的班主,又還是購票入場的每一位觀眾? 海洋公園辯稱海豚表演是為了教育市民海豚的生態,警犬技能比賽說旨在增加市民對警犬的認識,並傳遞尊重生命和做個盡責狗主的信息。這些邏輯,是我永遠都不能明白的。 麥志豪,NPV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 管理著全港最繁忙的動物醫院,每日見證著充滿喜怒哀樂的動物故事,半生緣繫動物,來生最想做一隻每天都睡二十小時的家貓!

 

[2016-12-09]

NBA傳奇球星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內地稱為「邁克爾喬丹」)在中國控告「喬丹體育」商標侵犯姓名權一案,糾纏4年終於小勝一仗,最高人民法院昨推翻早前的法院判決,認為喬丹體育的確惡意註冊知名球星「喬丹」的中文名字為商標,要求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裁定涉案的「喬丹」能否註冊。米高佐敦聞判表示高興,可讓每個人知道他與喬丹體育沒有任何關聯。不過,喬丹體育發表聲明,重申其商標已合法使用近20年,又指今次判決所涉的中文商標,只是他們註冊不足5年、使用於非主流產品的商標,對其業務無任何影響。     據悉,米高佐敦就喬丹體育商標侵權爭議提出了78宗訴訟,但4年來僅得今次3宗得到較滿意判決。最高法院昨宣判的案件只針對其中10宗侵權案,勝訴的3宗僅涉中文名「喬丹」,另外7宗涉拼音「QIAODAN」及「qiaodan」與圖形組合的商標的案件,其上訴申請遭駁回,維持「未有侵權」原判,理由是拼音QIAODAN未必相等於米高佐敦的內地譯名「喬丹」。     批評喬丹故意混淆 對於中文「喬丹」侵權的理由,審判長指出,從米高佐敦提交的歷年報刊證據顯示,米高佐敦在中國具有較高知名度,且不局限於籃球領域;米高佐敦的街頭調查報告更顯示,最少有63.8%受訪者一提起「喬丹」,就聯想起他。至於喬丹體育在早前審訊中辯解並獲接納的理由,如「米高佐敦及聘用米高佐敦代言Air Jordan系列產品的Nike,從未主動使用中文『喬丹』,故兩者不享有姓名權」,以及「『喬丹』實為『南方的草木』、『美好的意思』、『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晉江當地的商標事務所幫忙改名的』」,今次審判長的裁決則強調「本院不予支持」、「難以令本院信服」。 審判長還批評,原名為「福建省晉江市陳埭溪邊日用品二廠」的喬丹體育,除了註冊「喬丹」及「QIAODAN」,還註冊了米高佐敦球衣號碼「23」,甚至其兩個兒子的名字等,而且喬丹體育曾在其招股書「品牌風險」中特別註明,「可能會有部分消費者將發行人及其產品與邁克爾喬丹聯繫起來而產生誤解或混淆」,表明喬丹體育明知其名字會誤導公眾,卻仍惡意註冊商標;調查報告更顯示,高達93%購買過喬丹體育產品的受訪者認為品牌與米高佐敦有關,故裁定一審及二審判決均應撤銷。 此前,商標評審委員會、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及北京高院二審,均判米高佐敦敗訴,米高佐敦昨對今次判決感到欣慰,指最高人民法院認可了他保護自己名字的權利(I am happy that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has recognized the right to protect my name through its ruling in the trademark cases.),並期待上海的法院對其同類案件的判決。接近米高佐敦的消息人士指出,米高佐敦還有一宗同類案件在上海的法院審理中,而米高佐敦的訴求只是要求喬丹體育停止以侵權名字盈利,並非要其倒閉。     喬丹:中文商標仍可使用 喬丹體育昨發聲明表示尊重法院的判決,但強調涉案中文商標與其用於主流產品的不同。其律師解釋,判決僅涉周邊業務的商標註冊如泳衣、裝飾品、啤酒飲料等,並非喬丹體育產品或者廣告傳播上使用的商標,故不影響喬丹體育主要業務,「中文喬丹商標仍舊可以使用」。 喬丹體育小檔案 ‧1984年成立 ‧原名為福建省晉江市陳埭溪邊日用品二廠 ‧1998年註冊為喬丹體育 ‧2000年成立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 ‧全國設逾6,000家專門店 ‧員工超過8萬人 ‧年銷售額近40億元,淨利潤逾6億(人民幣) (資料來源:互聯網、喬丹體育網站) Jordan Brand ‧NIKE旗下一個品牌 ‧有自主研發能力,銷售方面則按照NIKE的策略 ‧1984年推出Air Jordan第一代,此系列球鞋一直大受歡迎 ‧1997年米高佐敦成立個人品牌Jordan Brand,Air Jordan亦繼續推出 ‧最新的第31代在本月開始發售 ‧現時Jordan Brand的代言球星有星級控衛基斯保羅、今季瘋狂取得「三雙」的韋斯布祿及紐約人主將安東尼等。

[2016-12-09]

今年選舉特別多,立法會選舉9月落幕,周日又將舉行負責選出下屆特首的選舉委員會選舉,選務開支備受關注。本報發現,早前的立法會選舉,選舉事務處以安全理由,斥資260萬元於點票日租用後備點票站,結果當日中央票站順利運作,後備場地形同養蚊一日,耗費公帑260萬元。選舉處又確認,周日和明年3月舉行的選委會和特首選舉,均會租用後備場地,估計3次選舉的後備場地涉款780萬元。大筆公帑就此浪費,特首參選人、前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胡國興認為這「嘥錢嘥時間」的安排其實並無需要,還反問「點解要咁做?」文:葉兆臻  今年立法會選舉在9月4日舉行,除了地區直選選票在全港約500個票站點算外,功能組別包括超級區議會的選票,全部被運送到設於亞洲博覽館的中央票站點算。選舉主任宣布全部選舉結果,也在中央票站宣布。但原來中央票站並非「只此一家」,選舉事務處於8月已簽訂合約,以353萬元租用九龍灣展貿中心6樓,作為中央票站的後備場地。結果亞博的中央票站當日順利運作,後備場地無用武之地,儘管根據合約,政府沒有使用場地可獲退款,但扣除退款後,費用仍高達260萬元。 記者翻查多年的選舉報告書,發現2012年和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選舉事務處亦曾租用九展和亞博作為後備場地,分別涉款270萬和207萬元。據悉,上述兩屆選舉的中央票站正常運作,後備場地同樣「備而不用」。至於2004和2000年的立法會選舉,報告書未有提及有後備場地。 另外,選舉事務處向本報確認,周日舉行的選委會選舉,及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中央票站分別設於亞博和灣仔會展;兩場選舉的後備場地則選定九展和亞博。當局稱仍洽談合約,未能透露詳情。若以9月立法會選舉後備場地費用估計,三場選舉的後備場地費用共約780萬元。 特首參選人、97年至06年擔任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胡國興(圖)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其任內沒有於同日為中央點票站準備後備場地,「中央點票站無後備嘅,就喺嗰個站。實情好安全啫,都未試過啲咁嘅嘢。」他又表示,租額外場地需要大量人力和金錢,反問「點解要做啲咁嘅嘢?」   有立法會帳目委員會委員則認為,後備場地有其必要,自由黨邵家輝表示,「選舉結果影響深遠,如果喺10年前未必需要後備票站,但呢幾年咩事都會發生,萬一有人衝擊點票中心,之後損失更大。」公民黨陳淑莊稱,「為確保選舉公正性,最好係可以盡快完成點票,後備票站係可以確保到呢樣嘢。不過,政府應該定期檢視,係咪可以搵到平啲嘅地方。」亦有議員建議可改用政府場地,民主黨鄺俊宇稱,「每一分公帑都係珍貴,幾百萬租一日,最後用嚟『曬月光』,一定係浪費。點解政府唔用自己轄下管理嘅地方呢?」 選舉事務處發言人回覆,由於立法會選舉的中央點票站,需點算大量功能界別選票,所以必須在空間充裕的地點設立,並須備有完善交通配套及後勤支援,以確保點票流程暢順。由於本港缺乏適合場地,當局經既定採購程序租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作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央點票 站的後備場地。

[2016-12-09]

肝癌是香港第三號癌症殺手,根據醫管局數字,每年1,400人因此死亡。身為「80後」的香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系助理教授黃澤蕾,因喜歡研究工作,故樂於研究肝癌細胞,希望日後有助研發治療方法,其研究更獲得「裘槎前瞻科研大獎」。 全球每年有85萬人確診肝癌,只有一成人能存活,當中亞洲人患上的機會較高,有一半患者為中國人,至今未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黃澤蕾的最新研究發現,如體內大量活性氧化物會形成氧化壓力,可以損害肝癌細胞,減慢其生長;然而,肝癌細胞會依賴五碳糖磷酸途徑產生抗氧化物,令氧化壓力下降,刺激細胞生長。此舉令公眾更了解肝癌的代謝機制及其成因,有助設計治療方法。 「裘槎前瞻科研大獎」的得獎者,會獲得500萬元。黃表示,肝癌細胞生產抗氧化物的方途徑很多,猶如地鐵路線圖,希望未來5年可拆解其代謝網絡,10年後到達臨床階段。 獲獎從非易事,對於不少人認為研究工作十分沉悶;但黃澤蕾的興趣就是生物科學,覺得細胞很有趣,過去多年,即使周日都回到研究所觀察細胞,有時可能逗留超過10小時。她表示,實驗用的老鼠及細胞不會放假,希望每日都有一定時間觀察,就如養寵物。她表示,觀察細胞就如「煲劇」,而且得著很大,又能認識不少科學家。不過生活不是只有工作,她亦會旅行散心。

[2016-12-09]

歐聯F組最後一輪賽事,多蒙特造訪班拿貝球場鬥皇家馬德里,於落後兩球下以2比2逼和對手,力保首名出線資格。 兩隊賽前均已篤定出線,落後多蒙特兩分的皇馬,於28分鐘由賓施馬接應丹尼爾卡華積的助攻門前射入,先開紀錄。換邊後,賓施馬於53分鐘接應占士洛迪古斯的美妙傳中頭槌破關,把紀錄拉開至2比0。奧巴美揚於60分鐘接應舒姆沙的窩利二傳門前建功,為「蜜蜂兵團」追近至1比2。C朗拿度及後有兩次起腳機會,但他在禁區頂的施射被對方門將維丹費拿救出,跟著的單刀埋門則中柱彈出。及至88分鐘,藉著一次快速反擊,因身體不適而先任後備的馬高列奧斯接應奧巴美揚傳中射入,為客軍追成2比2平手,多蒙特亦以21球打破歐聯分組賽的入球紀錄。皇馬已連續34場不敗,平了1988至89年度球季的球會紀錄,但始終無法搶得首名出線資格,主帥施丹賽後稱:「我們想奪得首名,並已盡了全力,但最終都無法達成。次名出線已成事實,我們會等待周一的抽籤結果,我認為最差的情況是遇上祖雲達斯。」C朗因錯失幾個機會而被部分主場球迷柴台,該名葡萄牙巨星一度展示手勢表示不滿,施丹對此表示:「皇馬球迷毫無疑問要求很高,班拿貝就是如此。」同組另一賽場賽事,歷基亞在主場1比0小勝士砵亭,以1分反壓對手獲第三名而可轉戰歐霸盃。   波圖於主場舉行的G組之戰,以5比0大勝已篤定首名晉級的李斯特城,獲得次名出線資格,同組的哥本哈根雖作客以2比0挫布魯日,亦只能轉戰歐霸盃。H組方面,祖雲達斯在主場以2比0擊退薩格勒布戴拿模而首名出線,次席的西維爾則與里昂踢成0比0。E組的兩場例行公事,已篤定首名出線的摩納哥作客以0比3不敵次名晉級的利華古遜,熱刺則在主場以3比1擊退莫斯科中央陸軍,挽回一點面子。

[2016-12-09]

自1977年面世以來,《星球大戰》系列已經拍到第七集,還有第八及第九集排住隊出場,按著兩年拍一集的進度,新一集預計在明年公映,電影公司為了安撫一大班等到頸都長的「星戰粉」,順道為《星戰》系列邁向40年造勢,開拍外傳是快靚正的選擇,即將於下周四上映的《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找來了「宇宙最強」甄子丹加入對抗帝國的革命軍,從地球回歸宇宙,丹爺隆重其事,向導演獻計化身盲俠,他解釋:「當你看不到時,便要用心感受,很貼近星戰精神,而且打功夫也是要心身合一。」在惡勢力張牙舞爪的亂世,開眼而心盲的人,比比皆是,最難,是心不盲。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角色仍會有我的影子,但也會迎合星戰精神,我沒有刻意去界定這是甚麼門派,大概是Jedha門派吧。」 原力與武術 全賴心法 《星戰》系列的原創者佐治魯卡斯(George Lucas),早在拍首三部曲的時候,首齣《星戰》(即第四集)人物及故事的創作概念,是向日本名導黑澤明的《戰國英豪》取經,日本武士是整個電影系列一個重要身份,自幼習武的丹爺認為,《星戰》是個很有東方色彩的世界,原力與中國的武術是互通的概念,「據我理解,George Lucas創作《星戰》故事角色,深受東方文化、歷史和哲學影響,很明顯易見,尤其是原力這概念,跟中國武術相連,試想想,在《星戰》出現的武打,很多都是源自中國武術。」功夫招式從來不是只靠蠻力的動作演繹,心法才是關鍵,「當你出招時,是一個人整體(心和身)去表達點到點的行動,今次演盲人的過程裡,無意中也會迎合星戰精神。」從《殺破狼》、《導火線》的綜合格鬥(MMA),到《葉問》系列的詠春,丹爺慣於為自己擔演的武打角色設計招式,注入適切的武術元素,今次也不例外,「角色仍會有我的影子,但也會迎合星戰精神,我沒有刻意去界定這是甚麼門派,大概是Jedha門派吧。」丹爺半說笑道,他應該是全場功夫最勁的一個,製作團隊幾乎每次拍攝武打場面,都會諮詢意見。對於猶如兼任武術指導,他一臉認真地說:「現在演員和導演的關係,已不像以往般專制,而是團隊的合作,演員和導演也可表達意見,尋求共識。」 接拍《星戰》因the force with him 《星戰》系列是橫跨40年的經典,能夠參演一角,該是演員夢寐以求的機會,然而,「宇宙最強」落入凡間,是廿四孝爸爸,「考慮了幾個月才答應,因為要留在倫敦拍攝,不想離開自己的小朋友太久。」作為華人演員,獲邀參演《星戰》,丹爺固然開心,卻又略帶猶豫,「當他們找我演這角色時,我也問得很坦白,這角色是一個很實在的角色,還是純為商業或市場考慮?」經監製導演解說,丹爺知道所演角色是對原力深信不疑的高僧,並與「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這句經典對白有關,也就放心接拍,「作為香港演員,又是中國演員,能擔演如此重角,又與整個系列的精神(原力the force)有關,當然很有成就感。」後來,他知道有機會跟姜文(演霸煞馬斯Baze Malbus)繼《關雲長》後再合作,更是期待。 「看過劇本後,覺得不如令這個角色變盲,會更特別和出眾,因為當你看不到,便要用心感受,這便與原力的概念相連。」 眼盲 心不盲 丹爺飾演的智刃嚴(Chirrut Îmwe ),是失明武僧,原來雙目失明的設定,是他的主意,「看過劇本後,覺得不如令這個角色變盲,會更特別和出眾,因為當你看不到,便要用心感受,這便與原力的概念相連。」他形容智刃嚴是個正義、愛國、有原則和義氣的俠士,「跟我有點相似!」讀者大概也能會想起葉問打到上宇宙的情景。演一個在漆黑中打鬥的失明武者,對於無論單打獨鬥或「以一打十」都應付自如的丹爺而言,本來難度不高,最難適應是要戴著特製的隱形眼鏡演出,「看得見但很模糊,比完全看不見更難!因為當你完全看不見,身體很自然會進入這狀態,但現在是看到一點點,卻要扮失明,便很容易有錯覺。」起初拍攝時,丹爺也花了幾個星期,才能摸索如何讓自己進入漆黑的環境,「通常去到片場開機拍攝前,我會合上雙眼,讓自己感受看不見的感覺,然後在正式拍攝時演繹出來。」 談香港電影 其實,甄子丹早於2000年已開始參與荷李活的製作,曾經在《挑戰者之終極爭霸》(Highlander︰Endgame)、《幽靈刺客2︰變種復活》(Blade II)等荷李活片的動作指導及幕前演出。十多年後,接連參與《星戰》之後,還有《3X反恐暴族:重返極限》(xXx: The Return of Xander Cage)兩齣荷李活大製作,他回歸香港拍王晶的《追龍》,感覺如何?他毫不猶豫地說:「更欣賞香港電影,雖然在製作各方面都不及荷李活,但我們還能拍出很多好電影,這值得繼續去珍惜和推廣!」丹爺始終視香港為家,最享受還是放工回家的感覺,「拍完戲可以返屋企,沒有甚麼比在自己的後花園拍戲更好!」話雖如此,丹爺還是語重心長地說:「荷李活的拍攝制度的確很完善,按規劃而不會臨時大變,雖然香港電影拍攝靈活,憑著一份激情,應變和執生也很快,但忽略規劃,是香港電影多年來的弊病,所以我跟晶哥合作,也會在拍攝現場分享。」對於曾擁有東方荷李活美譽的香港電影業的前景,丹爺甚表樂觀,「我不認為香港電影愈來愈差,當然還要看你如何解釋香港電影,是描述香港地道題材文化?或是香港人拍的電影?我認為若能加入中國文化的元素,前景定會愈來愈好。」 「我不認為香港電影愈來愈差,當然還要看你如何解釋香港電影,是描述香港地道題材文化?」 眼看為真? 最後,談談《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由《哥斯拉》的英國導演加利安愛德華斯(Gareth Edwards)執導,是發生在《星球大戰》(Star Wars Episode IV︰A New Hope)之前的獨立篇章,故事講述一班反抗帝國霸權的同盟義士,合力盜取「死星」藍圖,對抗黑武士(Darth Vader)的勢力,電影公司早前已明言不會有續章,丹爺角色的生死成為關注點,對於姜文早前接受訪問時,踢爆智刃嚴會戰死?他卻反問道:「你會否聽錯了?總之不是親眼看,便不是事實。」既然丹爺大賣關子,結局還是要等電影上映才揭盅。不過,筆者倒想起《星戰》的一幕,蒙眼練劍的Luke被叮囑「不要相信眼睛,它們可以欺騙你。」在荒誕紛擾世代,眼見真能當真?

/160

會員登入
會員電郵:
會員密碼:
 
  忘記密碼 成為會員


Charity Run

 

am730專欄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

 

am730 廣告價目表 Advertising Rate Card

 

am730取閱網絡

 

遊戲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