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4-06-21 08:30:00

專訪|Stanley邱士縉長期與自己打交 啟動濾鏡免迷失於「大表波」追捧 (有片)

分享:
Stanley邱士縉推出第二首個人單曲《Drunk In Love》。(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一直以演員為目標,曾擔心推出新歌會混淆演員身份。(林俊源攝)

MIRROR成員邱士縉(Stanley)近期狀態大勇,在MIRROR巡唱會中,與李駿傑(Jeremy)合唱《Fever》大騷完美body獲封「大表波」美譽,上周乘勢推出第二首個人單曲《Drunk In Love》,盡顯性感熟男的魅力。從《全民造星》因結實胸肌飽受負評到獲封「大表波」,由網絡暴力談到上下弦的分界,Stanley剖白內心掙扎。

Stanley邱士縉以熟男形象,推出第二首個人單曲《Drunk In Love》。(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曾害怕與人眼神接觸,對於派心感尷尬。(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表示灌錄新歌《Drunk In Love》後,令他對唱歌信心大增。(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推出首支跳唱歌曲《Drunk In Love》,走性感熟男形象。 Stanley邱士縉推出首支跳唱歌曲《Drunk In Love》,盡顯性感熟男魅力。

打造性感熟男形象

原來去年推出悼念亡母的《來不及》後,Stanley沒有下一步出歌計劃,直至MIRROR演唱會引起迴響,在決定乘勢推出跳唱歌前,他與經理人花姐和魯生都曾有不少考慮,亦擔心混淆演員形象。後來獲T-Ma度身訂造新歌,令向來對唱歌沒信心的Stanley,衝破單拖上陣的不安,「原來只要找對曲風和音域,找到一個畫面去演繹,都可自在地表演。」經過《Hi MIRO見面祭》和《Katch The POP》的現場演唱,以及推出MV後,Stanley發現歌手與演員定位並非完全對立,「舞台上性感、成熟、男人味重的Stanley,反過來可營造一個新形象,若導演監製要找較成熟男演員,可能考慮找我。」反而拍MV裝著喝酒難入口的表情,令他最尷尬,「最怕沒劇本但要做一號二號反應,所以我跟導演溝通,剪走了幾個鏡頭,覺得好假。」

熱愛試鏡 不介意落選

Stanley從參加《造星》開始已明確以演員為目標,男團成員身份帶來知名度,同時也難避偶像定型,「導演和監製覺得你是演員才會想起你,要留在演員類別,同時又兼顧其他工作,要小心拿捏如何平衡。」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Stanley一直有上戲劇課,經常看不同類型戲劇作品,只盼能把握每個實踐機會,「點解以前梁朝偉、劉德華、周星馳這麼厲害?因為有很多實踐機會,慶幸在ViuTV有機會以電視劇來實踐。」始終演員很被動,Stanley就以試鏡作實踐,「我好鍾意試鏡,即使失敗都冇所謂,當作認識新班底。做好每件事就是爭取機會,別人會看到你怎樣對待演戲,你有想法又認真去做。」

adblk5
Stanley邱士縉自言演戲經驗尚淺,把握每次試鏡機會。(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感激fans把他從網絡爆片的陰影中拉出來。(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憑《地產仔》開始為觀界認識。 Stanley邱士縉在《IT狗》演急功近利的角色。 Stanley邱士縉在《野人老師》被演主角,感恩有旦哥帶領入戲。 Stanley邱士縉視《野人老師》為演技轉捩點作品。 Stanley邱士縉在《季前賽》演小男人角色。

仍需努力 向亡母交代

從嶄露頭角的《地產仔》、與亞太影張榕容對戲的台劇《第三佈局 塵沙惑》、《IT狗》及《I SWIM》等,到首次擔正的《野人老師》,Stanley以作品呈現不同的可能性。談到轉捩點角色,非《野人老師》的李白老師莫屬,主角戲份讓他有更長時間與角色相處,難得是有資深前輩坐鎮,「早前跟一些導演討論,他們覺得ViuTV劇集,有時候少了老前輩去帶領,令年輕演員容易迷失。好彩《野人老師》有影視界鄭丹瑞和舞台劇界的朱栢謙,還有同輩的阿談(談善言)一起研究劇本,算是有點開竅,好感恩整個團隊讓人認為我做得好。」出道5年,終迎來首次以個人身份拍電影的機會,「其實獲考慮都已很開心,是很好的萌芽去發展。」如今事業漸見起色,問他可算對家人及亡母有交代?他感觸表示,「我在媽媽真的不行時,答應一定要在台上多謝她,仍未做到,所以我會繼續努力。」

Stanley邱士縉初出道時感受被拒絕,曾害情眼神接觸。(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憑MIRRO演唱會的演出獲封「大表波」。 Stanley視Jeremy不單是舞台上的好拍檔,更是傾心事的對象。 Stanley在《Katch The POP》音樂會首次演出新歌《Drunk In Love》。(資料圖片)

曾害怕眼神接觸

努力終會被看見。當年的「馬鞍山巨龍」曾因評判睇中其胸肌,飽受攻擊,同一個身體,如今贏得「大表波」讚譽,Stanley自言一直心態都是做好表演,「可能是timing或如何present的問題,或者大家慢慢了解我性格,現在成熟了,較易判斷怎樣才是適合。」當然這也是信心問題,Stanley曾在MIRO見面祭分享,初出道時派應援小卡被拒絕,從此害怕眼神接觸,「我怕他們很討厭我,當你收到千萬個攻擊的信息,慢慢會質疑自己,這是網絡暴力的陰影,全靠粉絲慢慢拉返出來,話我知有人鍾意我。」Stanley坦言未完全消化酸民負評,寧願少看為妙,同時亦多參考導演監製意見,不讓自己迷失於尖叫聲中,「我會用我的濾鏡去對抗粉絲濾鏡,例如說我唱歌好聽,我會減半,但說我進步了,我會接受;說我很紅已是上弦,我會減半,只是討論度多了。」

adblk6
Stanley邱士縉看起來滿有自信,但他透露自信,不大。(林俊源攝) Stanley邱士縉坦言曾自覺對MIRROR缺乏價值而感迷失。(林俊源攝) Stanley自言長期自我質疑,與自己打交。(林俊源攝)

誰為上弦下弦定分界

既然Stanley主動談及上弦下弦,問他仍會介意嗎?他半說笑指,對他的粉絲而言,可能他就是上弦,他反認為可以各成員的專長分類,「我的定義是怎樣為團隊帶來價值,之前有段時間感迷失,因為找不到價值,但《野人老師》推出後,多了戲劇表演,原來我在MIRROR裡,是懂得演戲的成員。最重要是MIRROR每位成員都有厲害或專注的項目,例如唱歌的Jer、Ian、Jeremy;綜藝有Edan和Alton;跳舞的有Anson Lo、Lokman、Frankie、Alton等。」

身形高大的Stanley予人充滿自信的感覺,實質是內心缺乏自信 ,長期跟自己「打交」,甚至經常打擊自己,如何找到情緖出口?「我性格有好處是開朗,不會太抑壓,通常自己抒發完就會鼓勵自己,好少同隊友講心事,如果真的好想講,就會找Jermey,他也是個好的聆聽者。」經常擔當照顧者角色的大表哥,雖屬較成熟的成員,但經常現身於細仔組(姜濤、Jeremy、Edan、Jer和Anson Lo)活動,他回應指只是興趣不同,大仔組喜歡講車講古董,細仔組則喜歡韓團打麻雀等,「我兩邊我都有話題,當然我同姜濤、Jeremy較熟,大家會覺得我是細仔組,其實《Katch The POP》音樂會同大仔都玩得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