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2-11-24 08:00:00

坐看雲起時|柳應廷Jer新歌送離世柳粉及其至親 填詞人小克:寫了3日喊足3日

分享:
柳應廷推出《坐看雲起時》作為3年系列歌曲的最後拼圖。

柳應廷以《坐看雲起時》作為3年系列歌曲的最後拼圖,令人想起《水刑物語》的MV。

MIRROR成員柳應廷(Jer)2020年單飛出solo開始,每年均會推出三部曲系列作品,全部由王雙駿(Carl 叔叔)監製編曲、小克填詞,以3年作為一個終結。過去兩年的「物語系列」和「重生系列」都互相呼應聯繫,來到今年最後的「虐心系列」,繼先後推出《離別的規矩》和《自毀的程序》後,昨晚(23日)Jer在社交平台宣布將於周五(25日)推出最終章《坐看雲起時》,他上載一張浸在水裡的宣傳照,臉向水面,置於「雲」字中「雨」部的中央,寫道:「謝謝你,感激在人生最後階段遇上,給予這歌生命。代你把它送給先生、家人,他們會知道你在遠方祝福著。看到三年來的最後一塊拼圖,十分值得,感動。」

 

Jer以《離別的規矩》作為今年的首部曲。 Jer以《自毀的程序》作為今年的第二部曲。

小克:歌名袋咗好多年

坐看雲起時》由「克牛」(Carl叔叔和小克)班底打造,作曲人則是首次為Jer作曲的周國賢。歌名令人想起王維《終南別業》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起初讀Jer的發文,或許有點摸不著頭腦,原來他曾在一位柳柳粉(Jer粉絲)臨終前,唱過這首新歌,希望代這位已離世的柳柳粉,也代這位柳粉送給其丈夫和家人的作品。填詞人小克在社交平台以千字文解釋《坐看雲起時》的創作心路,他表示,早於今年初已收刲周國賢的demo,創作團隊一致決定為年尾壓軸。「歌名不知袋住幾年,林夕在《留白》寫了句差不多境界的「採菊東籬下」,便暗忖「坐看雲起時」也肯定長期寫在其備用歌名筆記本了吧?我要搶先一步啊!奈何多年來一直未等到適當旋律及人選,也萬料不到最後會在真正步進中歲之時寫給一位跳唱男團成員(Jer)。」

年初推出的《MM7》是Jer送給柳柳粉的作品,呼籲大家愛自己。 原來《坐看雲起時》是Jer代一位已離世的柳柳粉,送給其丈夫和家人。

Jer初看歌詞後爆粗

小克透露,被周國賢創作的旋律觸動情緒,花3日填詞就喊足3日,至6月底才完成填詞,「情緒提供了很大能量(創作),亦耗盡了我所有心力;交詞後,從來性情溫婉的柳仔,喜歡到連忙回了一個F字頭的英文(從未聽過他講粗口)。然後,跟大家一樣,是一連串漫長的等待,等錄等編等MV,心裡一直擔心⋯⋯怕柳仔難carry(最後他竟然唱得好到連作曲人都甘拜下風)、怕樂迷聽後太heavy⋯⋯同時卻焦急,想快點見街,因為我很想跟一個人分享。」

 

Carl 敊叔轉發《坐看雲起時》的Cover Art,寫道:是終點?還是起點? 近期面對兩位親人離世的彭秀慧導演,亦有轉發小克的發文。

小克好友突離世

小克文中提到「很想跟一個人分享」,原來是一位曾給他很多啓發的音樂家朋友,「因為他是間接把我從自毀深淵中救出的人,他曾經是那「岸邊伸出的一對手」」,每次小克都將作品交給這恩師過目,其中只有周國賢的《有時》和Jer的《風靈物語》獲讚,小克表示,「兩個歌手終於合作,如兩個漣漪碰撞散聚,輕輕融匯了相隔十年前後的兩個三部曲,真的很期待他會喜歡。九月,來不及等歌曲完成,我這位好朋友便突然去世了。」

為臨終歌迷  Jer首次獻唱

其後專欄作家李怡逝世,他生前的一個訪談節目名,正是《坐看雲起時》。而Jer亦面對類似的生離死別,小克續稱,「一位歌迷臨終前,在病床上聽了他第一次現場唱這首歌。事後柳仔跟我們說:『上到房之後,佢見到我好激動。雖然唔流利,但佢用盡力同我講咗好多嘢,話我哋啲歌其實真係可以幫到好多人,叫我遇到咩都唔可以放棄!』

小克發千字文,分享創作《坐起雲風時》的歷程。 小克發千字文,分享創作《坐起雲風時》的歷程。 小克發千字文,分享創作《坐起雲風時》的歷程。

務必聽到最後一粒音

生離死別,難免傷感,小克卻不忘分享,「但在傷感背後如何沉澱出看待生命的新方法才最重要,『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眼淚看似蒸發掉,卻原來暗暗蒸餾出智慧。」萬物有時,慶幸還有音樂和流行曲,雖不一定能解決問題,但可叫紓解愁懷。小克藉著歌詞分享,「有這樣一句:『還未解  願你感恩生命  活著是偉大』……真正的最終章了,掩卷之際看似難過,但正如衍偉法師的口頭禪:『事情要褪後點看!』,當大家聽到這首歌的最後一粒音(務必要聽到最尾,carl叔好癲),你便會明白,有些事情沒有好壞,也毋須評判它的好壞,因為冥冥之中,它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