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生而為人,無非想快樂
2021-10-15
Am730
停工七年,藍奕邦歸位。 (圖片來源:藍奕邦專頁)

第一首聽的藍奕邦歌曲是《可樂》——說得清楚一點,是《可樂》令我認識藍奕邦,開始聽藍奕邦。

❶ 《可樂》,收錄在2005年推出的《無非想快樂》專輯。專輯名字,來自《可樂》的一句歌詞。這是藍奕邦第二張專輯。

❷ 2005年,我是某本娛樂書編輯,有爆料有狗仔隊那種,記憶中藍奕邦從沒出現過在我做的那本書,沒爆過他的料,沒出動過狗仔隊跟他伏他,而他明明是娛樂圈一分子——入得娛樂圈,平凡極,也不會太平凡。

❸ 應該是未夠紅。「不平凡」與「紅」,是兩件事,兩種形容。當年有幸慘遭娛樂書爆料和跟蹤的人,都一定要紅,不紅,沒有讀者想知你的事——這是我返工第一日就被植入的觀念,於是在我認知裡,娛樂圈只分兩種人:(值得用篇幅寫的)紅人&(不值得嘥版位寫的)不紅人。我變得有點無情。無情有無情的好,不用為某個跟自己明明沒有交集的人動用真感情,不用再像讀書時因見到有周刊寫衰某玉女歌手,頓時傷痛得慘過知道會考美術攞F。

❹ 那段時間也不太聽廣東歌——厭倦囉,不想再望見聽見香港娛圈中人。

❺ 2005年某晚埋完版,返到屋企已經夜深,但又不願瞓,便開著電視,正在播映音樂節目,正在播放一首歌的MV——MV是怎樣沒細看,當中兩句歌詞卻穿透我耳膜,擊中我個心:「如若快樂是罐可樂/到處也有發賣隨便喝光」。我不是那種只睇歌詞而不聽曲的人,這兩句能夠在剎那間擊得中我,一定是曲本身就好聽。

❻ 立即好想知道唱的是誰,作曲的和填詞的又是誰和誰,原來這三個「誰」,都是同一人,都是藍奕邦。第二日,便在返工前先去唱片舖買這隻CD——那是沒有串流的時代,想隨時隨地聽到同一首歌同一隻碟,就要買碟。買完即聽,好啱聽,《六月》、《Born Unhappy》、《40號》、《快樂頌》等都好聽,都不是情歌(我不是不聽情歌,只是不需要聽太多情歌),分別述說不同層面的事,《Born Unhappy》甚至像是一次自我解說:「Maybe I should take it easy/凡事要努力去假裝興奮點/沉著氣笑著去敷衍」,「其實是要發奮去做人?還是要發奮去做別人?還是你替我去做人?」,始終歌詞是他自己寫,不是在演繹別人塞給他的內容。

❼ 翌年他推出《潮騷》,曲風明顯有變,很多歌詞都交由別人代筆,但專輯依然好聽,而不知幸或不幸,他依然是我工作範圍以外的人,我只視他為歌手、唱作人,而不是一個需要爆他料的客體。是直到很多年後看他的訪問,才知他入行後,怎樣面對(從屬於娛樂圈的)唱片公司宣傳手法,怎樣在迎合的同時又盡量堅守防線(因而被認為阻住人收工),怎樣在《超級巨聲》因為一句Soundbite而成功入屋(但歌詞反而沒有),以及怎樣在收埋自己真實情緒的情況下盡量娛樂大家,發憤去做別人一直想他做的人。

Am730
《無非想快樂》, 記下了藍奕邦的27歲。

❽ 唱《可樂》時才不過27歲,到2014年推出《撫愛》後,停工七年,終於在這個10月推出新歌《生》。他43歲,背後再沒有大唱片公司。

❾由當年唱「無非很想快樂」的年輕人,到現在,已成中年人,去唱「生」——「生」可以指「生活」、「生存」、「生命」,總之一定不會是死,保住條命,才有條件繼續追尋——不過,這一篇絕不是甚麼歌詞解讀,《生》在唱甚麼?你自己聽啦,人生在世,何苦依賴那些充斥塵世間的所謂解讀。你還你,你條命還你條命。

❿ 生而為人,無非想快樂,即使好多人不想你快樂。

Am730
新歌《生》,繼續包辦曲詞。

生而為人,無非想快樂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