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由Face To Face說到《YOLO的練習曲》
2021-04-16
Am730

二人女子組合Face To Face成員吳少芳不敵癌症離世。Face To Face於九十年代初出道,但吳少芳於1992年遇上嚴重車禍,組合只能被逼解散,可惜。
 

說香港女團,不說到年代太久遠的筷子姊妹花之類,對我來說,第一代是少女雜誌。沒有太多人記得吧,大家只記得陳慧嫻,恐怕沒甚麼人知道黎芷珊曾經出過唱片,更不用說沒有繼續在娛樂圈打滾的陳樂敏。當一大班稱兄道弟的大男人組成樂隊,要維繫一段長時間,也困難重重,想將幾個少女凝聚,難度似乎更高。例如夢劇院,李敏與劉文娟同為中大學生,《天生一對》唱到街知巷聞,前途無限,也因為各有各對學業的追求,勉勉強強捱了兩、三年便消失無蹤,好像已預示女團的宿命。

因為夢戲院的成功,誕生了Echo。我是非常非常喜歡Echo,非法盜錄了《第四者》、《不再糾纏》、《高溫赤裸》等大熱歌曲的錄音帶,聽到爛。可能,我鍾情MK味。又是三年貨仔,區海倫好像情願去電視台主持《城市追擊》也不願組女團。然後,輪到Face To Face。跟Echo截然不同。如果,Echo是通菜街,Face To Face便是香榭麗舍大道,我是聽過《情迷Milano》,才認識何謂Cappucino,才知道Milano原來是意大利文即是米蘭,不錯身在歐洲但不是法國城市。感謝Face To Face,令我眼界大開。

兩支女團,同樣大受歡迎過,證明,女團有市場。不過,算啦,我是張可頤,我可以選美然後拍劇然後做視后,又真係不用被困在PP Girls。有接近十年八載,香港女團像絕種?是直到Twins平地一聲雷,才再度捲起熱潮。後來者,還是失敗居多,Cookies紅了Stephy紅了Kary,但獨立出來拍的電影唱的歌,好像成功得多,也不用多說甚麼3T、2R之類的曇花一現。

點解呢?客觀來說,在香港,無論女團,還是男團,經營也困難。有血緣關係如草蜢,好像最唇齒相依,但你叫幾個本來互不認識的女孩,在短時間內建立深厚感情,多數只會弄巧反拙。何況,女性在人生規劃上,實在有太多可能性,有人醉心事業,有人可以愛情至上,追求婚姻,甚至視生兒育女為人生最大成就,要步伐一致,本來就接近不可能。也不用說女人可能比較愛比較,可能較善妒,可能更多是非,容易導致衝突,讓關係緊張。我話可能咋,男人都有好多愛比較、妒忌心重、專門搬弄是非的。例如我。

韓潮之下,女團風在香港也一度吹過,學少女時代,以人多取勝,結果,個別成員或者還有生存空間,但以組合之名能夠健在至今的,絕無僅有。香港出不到AKB48,反而男團Mirror、Error的勢頭,好得多。因為電視台的助力?因為花姐的功力?還是性別帶來性格上行為上心態上的差異?電視台有新節目《YOLO的練習曲》,美少女的數量多,質素也好,好像最有可能打破宿命。不過,要兩個香港女人肯由衷合作,已經難若登天,怎可能令二十個人互相包容?她們不是韓星自小受嚴格訓練,去除人性換來機械性呀?還是,兩個人相處,才講求互愛互讓?二十個人相處,需要的,其實是鬥爭是適者生存?如果假設成立,我對新女團信心十足,論批鬥,從來不用懷疑香港人。

Am730
Am730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