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
鄭中基 醉美的一課
2021-04-30
Am730
Am730
鄭中基開演唱會,特地送飛給基層家庭。(圖片來源:「Ronald Cheng鄭中基」專頁)

笑,不是在口罩上夾硬畫的一條弧線,而應該是很真實的情緒反應——例如我在廿一年前兩度入場看《十二夜》時聽到的笑聲。 

1. 兩次的笑聲,出現時間Exactly一樣,都出現在鄭中基出場的一刻。在戲裡,他是很配角的配角,飾演(現名「百知」)的栢芝男友,因一個八婆角色的錯誤性篤灰,令他甫出場,便被(現名「百知」)的栢芝狠撇。

2. 觀眾笑,不是在笑劇情,事實上分手戲也的確沒甚麼好笑;之所以一齊笑,是笑鄭中基本人——那一年,他剛剛在飛機上醉酒鬧事,搞到一身蟻,搞到連頭也被扑濕。一出道便瞬間爆紅的他,事業走下坡,一落千丈一沉百踩。 

3. 加上他本人是有錢仔。對很多不是有錢的人來說,有錢是原罪,然後自動連結這種罪到他任何事情上:一出道就紅?因為係有錢仔囉。機上醉罪鬧事?都因為係有錢仔囉。我不仇富,但我認,當年看《十二夜》一見他出場也忍不住笑,跟現場觀眾一齊笑,恥笑。那一刻,好心涼。

4. 我笑,不因為仇富,是因為妒忌他,妒忌當年一出道就爆紅的他能跟某人拍拖(但最後又分手),(這種少不更事亦相當九唔搭八的)妒忌,最終,轉化成莫名其妙的恨。

5. 廿一年後,你問我還有恨嗎?黐線,一滴都沒有,甚至會答你:我相當喜愛鄭中基,相當喜愛這個曾令我妒忌令我恨、恨到只能藉住望實銀幕恥笑一聲來發洩心頭之恨的人。

6. 喜愛他甚麼?在過去,可能是喜愛他的喜劇形象。這麼一個一出道就立即成名的歌手,竟然願意放下身段,去醜化自己,去扮一個點睇都係醜的女人;這麼一個一出道就被指是有錢仔的歌手,竟然願意借龍威這個紈絝子弟,在一定程度上戲謔自己,兜個圈自嘲。而龍威經過發憤而得到轉變,也似乎在說明:作為演繹者的他,一樣可以。當然還有暴龍哥。《低俗喜劇》當日想笑的,已經(因為導演而)變得不再好笑,反而暴龍哥這個明顯取笑某地方人士的形象,卻成功轉化為鄭中基日後被喜愛的其中一面。

Am730
《行運超人》扮女人,一係唔扮,一扮就要扮最醜的女人。
Am730
《龍咁威》某程度上挪用了鄭中基現實中的身份。
Am730
《暖男爸爸》,去年一齣重要劇集。

7. 那種喜愛,固然是建立在他作為藝人的面向。藝人,可以只需要做好他的表演,對現實,有權保持緘默,甚至根本無感。

8. 鄭中基卻由一個藝人,漸漸成為一個人,一個對現實有感覺、並會把感覺說出來的人,未必正經(不一定需要懶正經),未必聲嘶力竭(亦不一定需要聲嘶力竭),他自有他自己的表達方式——重點從來都不在表達方式是否正經和聲嘶力竭,而在於箇中內容。

9. 他說過甚麼?上網一搵就搵到。那些絕非無的放矢的說話證明了:鄭中基的確知道現實世界正在發生甚麼事——其實他是大條道理可以(扮)不知道的,他是絕對有權大條道理安坐家中,只管享受他的優質美好生活。就像他的大部分同行。

10. 說話有罪。今時今日說一句話,需要更講究技巧,又或將想說的話,透過表演交代。在剛舉行的演唱會,其中一位表演嘉賓,習慣了一人之境的林家謙,鄭中基透過玩笑,化解了對方因早前不善辭令而招致的抨擊,最後更補上一句:「你千祈唔好縮,要縮就等我呢啲老嘢縮,你好好地做音樂就得㗎嘞!」而不是要求年輕的對方,企在自己身邊做個畢恭畢敬的傍友。

Ranking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See AllAm730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