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留香江
2020-06-09
#Hashtags

香港是蛋丸之地,卻在英治時期變成東方之珠,孕育了不少的人才。我的上一代不少都是由中國大陸走難來到香港,跟著植根香港,並且與我們這一代共同建造香港,成為國際的工商業和後來的金融中心。可是,現在新一代卻生逢巨變,他們因為不得到民主自由的希望而要與港共中共政權對抗,因而被描成攬炒的元兇,更被建制人士視如敝屐。上一代要投奔到香港,大多因為不信任共產黨,特別是被清算過的地主等的家屬;於是他們扶老携幼離鄉別井,來到香港重建家園。可是,到了香港後,中國要收回香港,又 因六四天安門事件, 不少人又因怕共產黨而重新要投奔外國,為要另建家園來保留民主自由或資產。所以,港人擁有外國籍者大不乏人。只是因為九七回歸後前十年,中共對港政策仍算寬鬆,留港或重回港的人也不在少數。然而,最近因為反送中運動並延伸出來的港版國安法的影響,便令不少港人心灰意冷,打算移居外地的人便大幅增加。 當然,對某些熱愛香港的人,他們認定「香港是我家」,就是打死也不會離開。但畢竟有這種想法的人,相信只是少數,不然,就是些老弱殘兵,走也走不動,於是便只好留下。我想只要問,究竟有多少港人不怕共產黨?想到民主自由和資產不受保障,那個人會肯留下?就是那些所謂建制人士,不少也拿著外國護照,又或已把資產轉移國外;他們並不是真正愛國,只是投機而已。

昔日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留下來的只是賤民餘民,其餘大多人才都被擄去。而當時只有耶利米被留下來作為安慰的先知,他也被稱為流淚的先知,就是看見國破家亡下唯一能夠與民在本地共度患難的人。所以現在港人不論去留,總有各人自己的考量;我們不必互相批判。想到英國也考慮給與二三百萬持有BNO資格的人長久居留,好歹是對香港負起道義上的責任時,大家便知道香港問題的嚴重性。我亦想到有人願意為著留守香港的人,他們是否像清朝譚嗣同持有的心志,就如他詩《獄中題壁》中最後一句: 「去留肝膽兩崑崙」。那就是說,有人選擇離開,有人如他選擇留下,但都是肝膽兒女,昭如日月。

#Hashtags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