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在2047年 再加50年不變
2019-10-14

按特朗普的說法,他看到近日香港示威人數已遠比初期少,情況應該在降温;中美談判有進展應對香港事件有正面的影響。他的觀察與我上周在本欄的估計脗合,相信社會上的暴力事件將不會進一步惡化,香港人應很快有較安靜的日子過。

然而,若果這次社會事件中暴露出來的問題得不到恰當處理的話,社會矛盾只會持續發酵,到下次爆發時,香港所受的傷害會更加嚴重。屆時,中國想充分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就會更加困難。
 

今次社會事件的特色是參加者多為年輕人。有人說,這是因為年輕人少不更事,容易被人煽動。這無疑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果不深入去了解年輕人為何不滿,以及設法改變年輕人容易被煽動的氣候環境,這樣的事情今後還會一再出現。

據我觀察,年輕人之所以這麼積極參加這場政治運動,是因為他們覺得前程沒法確定。他們現在才十多二十歲,到2047年亦不過四十餘歲,正值盛年,但一國兩制卻可能在那時結束。他們不知道以後會在一個怎樣的社會環境裏生活。

鄧小平當年就是體諒到香港人對中國的一制有顧慮,才提出一國兩制作為過渡方案的。這個方案成功令很多香港人繼續留港發展,令香港的繁榮可以持續到97之後。

如果一切發展順利,北京以為香港人會愈來愈接受一國的制約;但現實卻是香港的年輕人比上一代更抗拒中國的一制。先不管這種想法是否正確,現實是絕大多數年輕人都持這樣的想法。而且,這種想法已融入年輕人的思想體系,很難以個別觀點的方式抽出來清洗。以特區政府做思想工作的能力,相信在短中期裏很難改變年輕人的想法。
 

擺在中央政府面前有3種選擇:①堅持原有的一國兩制做法,不作重大改變。②改行一國一制,以對付新疆、西藏的方法對付香港的分離主義者。③參考鄧小平處理香港問題的想法,在2047年後再加一個五十年不變,直到2097年。

第一個選擇其實一直在用,已證實成效不彰。第二個選擇,勢必引來西方的抵制,令香港原有的特殊地位沒法得到充分利用,代價很大。第三個選擇雖好像在退讓,但若處理得法,可帶來多贏的結果。它的好處有:

(i)這等同提供給香港人一段更長的後過渡期(由現時至2097合共有78年),如果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當可重燃香港人對美好將來的希望,令社會的注意力集中在對未來的規劃,而不是糾纏於過去的誰是誰非,有利於淡化眼前的社會矛盾。

(ii)可以全面重新制訂後過渡期的管治模式,以更適應香港的政治現實,避免重犯前過渡期的錯誤。此外在草議修訂基本法的過程中,可以令中港雙方都要清楚自己應怎樣定位,才可以令雙方的關係可以協調,產生合作互利的效果。

(iii)再次為和平統一台灣起好的示範作用。

Ranking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See All

隱私權保護政策

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按下「接受」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了解更多